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88.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冰帝学园周边一家名叫『King』的咖啡店最近很热闹。据说是这里新来了一位非常厉害的甜品师。他的甜品比很多大财团的私人甜品师做出的还要美味。

    不仅美味,还很美观。又足够的上档次。这让身为财团继承人的很多旁边学校的学生都很满意。虽然只是在一家普通的咖啡店里,但这可以勉强忽略。

    因为在来过了之后,他们才知道,这家咖啡店里还有同样好喝的咖啡。

    不过,好喝的咖啡很不容易遇到。这家咖啡店的老板表示,那个金发黑皮肤的年轻人只有偶尔才会来这里打工。连他都没办法控制这件事。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泡出的咖啡再好,在这之前也不是很出名。

    那个年轻人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打工的钱。老板对于他经常性的请假、早退很习以为常。省钱、还会泡很好的咖啡,人还长得帅可以吸引小女生,这很划算。

    咖啡店的顾客越来越多,现在都已经到了需要预订才能排上位置的程度了。旁边学校上课的时间都会有很多其他的人等着。那个年轻人打工倒还是和以前一样。

    老板隐晦的和他提过,是否可以把每个星期的打工多加上一两天。这边的顾客太喜欢他的咖啡了。他们又有很多都是他们没办法得罪的人。

    金发黑皮肤的年轻人,做出了一个大大的遗憾的表情。“没办法啊。”让人觉得既可爱,又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我还有别的工作要做。”

    “说起来,我记得安室君还是个侦探。”老板理解的点头。他没有再纠结这件事,甚至连失望都没有什么。因为这是早就可以想到的结果了。

    这家咖啡店的火爆,伊藤朔月也真实的感受到了。在午休时间,她几乎每见到一个学生。他们就都抱着一盒或几盒刚刚从那家店里买回来的甜品。

    当她看到网球部正选,一向都在睡觉的芥川慈郎,抱着一个刚刚买来的慕斯蛋糕兴冲冲跑来的时候,她有些黑线的觉得,她这么做是不是不太明智了。

    波本大概会抱怨她吧!不过,他和那个孩子省的每次都只吃单调的三明治了。

    在这之后,伊藤朔月还在她自己的学校里看见了立海大的丸井文太。他是从神奈川直接被芥川叫过来的。为的依然是那家咖啡店的蛋糕。

    还真是。在离开学校的时候,伊藤朔月不得不感慨。甜品还真是有魅力。

    现在这个时间是咖啡店最忙碌的时候了。伊藤朔月只在外边停了一会,看着里边忙碌的波本,和已经排出了很远的队伍,她最终没有选择进去。

    正当她转头要离开的时候,前边正在排队的人群忽然出现了一阵混乱。

    有人死了。不用进去,伊藤朔月一眼就看出了情况。她推开了人群走了进去。

    是一个中年男子,据说是刚刚喝过这里的咖啡就倒了下去。此时此刻他身边有个美丽的女人在大喊着他的名字。

    波本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摘下了他的围裙就走了过来。

    “他已经死了。”几乎立刻他就下了结论。他的脸上有些难过、有些严肃。

    死者身边的女性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过了好久,她才大声的说:“是这杯咖啡。或者是这里的蛋糕。他是吃了这些东西后他才会死的。”

    她的声音太大了。不论是咖啡馆里,还是排到外边的队,所有的人都听得到。他们不约而同的围到这边来。连同这家咖啡店的老板都不得不出来了。

    警方是在五分钟后赶到的。在目暮警官看到又是安室透的时候,他再一次露出了半月眼。然后直接吐槽了出来:“你们几个侦探不会都是死神转世吧!”

    泽田爱警官这次也在。听了目暮警官这话后,她忍不住笑了出声。然后在除了波本本人,别人还没来得及往她这边注意的时候,她又连忙掩住了笑声。

    死者:江口大悟。三十七岁。目前无业。他身边的女人是他从小学起的同学藤原优。他们两个从几年前就开始了同居关系。

    死者的死因是氰化钾中毒。他的嘴角有些淡淡的杏仁味。警方收集了桌上还剩下的蛋糕和咖啡。最终他们在咖啡里检测中了氰化钾的成分。

    从咖啡店的监控上来看,接触过这个咖啡杯子的只有负责泡咖啡和送上来的服务生安室透、死者的朋友藤原优和死者本人三个人而已。

    警方把嫌疑人的身份锁定在了藤原优的身上。他们调查出就在昨天,两人的邻居说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为了什么事情大吵了一架。然后不欢而散了。

    江口大悟无业,且欠下了很多的外债。但他花钱还总是大手大脚的。这让他们的生活有些艰辛,多亏了藤原优这么多年来一直贴补才勉强度日。

    藤原优是做某种特殊服务性工作的。这让江口大悟在用着她钱的情况下,还能很看不起她。他们的邻居还说,在这之前他们听过江口经常大骂藤原。

    如果说,藤原优因为无法容忍,所以动手杀了他。这是很符合逻辑的杀人动机。

    波本又仔细的看了遍监控录像。他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他摸着下巴,缓缓的开口说:“不会是藤原小姐。她并没有机会做下这件事。”

    依照‘安室透’的指示,警方注意到了藤原优接触到那个杯子的时候,全程都处于监视器的镜头之下,她的确没有机会做什么小动作。

    剩下的嫌疑人只有‘安室透’和死者本人了。这个时候一个警员跑过来在目暮警官耳边附语了几句。等到那位警员又走了,目暮警官才把注意力放在藤原身上。

    死者的账户上昨晚忽然被转入了一笔巨款。而就在他死亡的前五分钟,他又把这比钱转入到了藤原优的账户上。“能解释一下这笔钱是怎么回事吗?”

    藤原优咬了咬嘴唇,她什么都没说。最后,她才说:“我不知道。”

    “是有人给他钱让他演出了这场戏。”‘安室透’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他的声音很缓、很慢。“用他的性命做代价,破坏这家店的名声。”

    “这的确是好办法。只不过他们没有找对人。”‘安室透’说着说着就贴近了藤原优,这让藤原优不由自主的倒退,“你在这之前没有同意他做这个决定吧!”

    “昨天你们两个的大吵也是因为这个吧!”‘安室透’补充。

    这个时候,藤原优忽然停了下来,她大声的反驳说:“不是这样。我……他……我……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比活着还要重要?”

    为了钱。‘安室透’也不再向前了。他的脸上带有了一些笃定,还有怜悯的表情。他低声说:“江口先生不像他表现那样讨厌你。”

    藤原优已经快要被击溃,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不觉的她攥紧了她右侧上衣口袋的上端。与此同时‘安室透’的眼睛中闪过了一抹了然。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藤原优恢复了一些。“什么都证明不了。”

    “你能解释一下你上衣口袋中的东西吗?”那是一种能把人逼到绝境的语气。悠然、笃定又充满了自信。“如果你能说出,帮他掩藏证据之外的理由。”

    警方要求检查,藤原优在愣了片刻后,她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有些安心的笑容,说:“一切就像这位侦探先生说的。”

    江口大悟的确是自杀。他也的确是受了人唆使的。就在他们前边不远处的那家甜品店的店主,给了他们一大笔钱。指示他们做下这件事。

    那是家很有资产的大企业的一个分店。他们不允许有人抢走他们的客源。江口大悟接受了。这些钱足够还掉他的欠债,足够让藤原优过上稳定的日子。

    之前围观的客人都还没有走。在知道这件事后,不管他们还敢不敢再来这里买甜品。但至少和那家甜品店有关的地方他们是不想、也不敢去了。

    “安室先生真的很厉害。”不知是哪个女生忽然说。

    “对啊对啊!”有人跟着附和,“长得帅。性格好。会泡很好喝的咖啡。连推理都这么厉害!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人。”

    “我听说他是个侦探。还是那位沉睡的小五郎的徒弟呢。”另一个人说。

    “真的吗?那位鼎鼎大名的沉睡的小五郎?”最开始的人说,“我还亲眼看见他破案。不过,还是安室先生更帅呢。”

    咖啡店的一角一时间充满了花痴的氛围。而被提及的人只露出了一个相当纯良的表情。然后在他转头打算继续工作的瞬间,伊藤朔月恰好与他四目相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