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2.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青野榎子醒来的时候,她没顾上别的就急着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这时候她已经坐到了警视厅的审讯室。在外边等着问询的高木警官如实的告诉了她。

    “来不及了。”她愣愣的说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在高木警官还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她就挣脱了手腕上的手铐,想要袭击高木警官。

    青野榎子的身手很好,高木警官却什么体术都不会。这本是一个必输的情势。但恰好这个时候佐藤警官进来了。她一下子就把青野榎子制服了。

    “我之前说的话是真的。”被压在了桌子上的青野榎子终于急了,她的声音中甚至都带了些哭腔。“那把日本刀会毁灭半个东京。不赶快离开的话……”

    警视厅内的钟表这个时候响起了整点的报时。“最多还有五分钟。”她沮丧的说。

    潘多拉的宝盒会给人们带来灾难。但打开盒子是需要时间的。青野榎子本已经安排好了直升机,她可以趁这两个小时逃到不会被波及的地方。可现在……

    佐藤和高木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高木警官慎重的看着她,严肃的问:“你确定说的是真的?”青野榎子果断的点了下头。然后闭上了眼。

    如果查实,青野榎子所犯下的罪就不止是涉嫌杀死两个人了。

    警方问她把宝藏放在哪里了。只要把宝藏放回原处,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就都可以解决了。但青野榎子却说出了不同的答案。这种方法只能在开始的一个小时有效。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他们在刚把这件事告诉给目暮警官。时间就到了。

    青野榎子绝望的闭着眼睛。等着将要到来的毁灭的打击。然而,一秒、两秒、一分、两分,分针已经转到了五的位置。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难道连她知道的内容都是假的吗?青野榎子的眼中有十足的激动、欣喜,也有一些的不解。如果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她会更早的就把那些宝藏搬出来了。

    如果不是等到这个时候,她不会遇到那个小侦探。她记得其他几个小孩自称是少年侦探团的。现如今她也知道,可能连之前的推理都是那个小鬼告诉那个老人的。

    “那家伙到底去了哪里?”柯南临走时,看了眼河对岸的房子,表示了一下不解。

    与此同时的地下,伊藤朔月很悠然的站在了那把日本刀的面前。而那个日本刀在放着非常强烈到刺眼的白色光芒。旁边的地面都隐隐的出现了裂痕。

    地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已经有好几处明显的塌陷了下去。伊藤朔月却还只是站在那里。即使她脚下就是不完整的地面。就像完全不需要什么助力一样。

    “很有意思嘛!”伊藤朔月的笑容忽然有些张扬。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张符很顺手的就扔了出去。在伴着长串的咒语下,沿着那两张符的外侧形容了一个圆。

    那个圆渐渐的缩小,日本刀的光芒也渐渐的弱了下来,当那个圆恰好包裹住了日本刀的时候,那个光芒就全被压到了日本刀里。伊藤朔月的咒语也停了下来。

    那两张符自动掉了下去,在一阵火光下消失了踪影。伊藤朔月这个时候再看那把日本刀,它就和刚才又不一样了。它的刀身晦暗无比。就跟早就废弃了的一样。

    如果有懂得阴阳术的人,在这过程中路过这里。那个人一定会认出这就是封印。

    这样的刀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伊藤朔月对这个表示有些好奇。这把刀的力量和它流露出的气息,都表示它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所有物。

    伊藤朔月上前准备取下那把日本刀。这样的东西不能留在没人能控制的地方。

    就在她的手刚刚接触到那把刀的时候,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她周围的景色立刻变了个样子。在她身边还多出了两个人。——波本,和黑羽。

    黑羽快斗对突然到这个地方感到很奇怪。他左看看、右看看的充分的表露了他的好奇心。波本则只有在刚到的时候,眼中闪过了抹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黑羽快斗在最后终于想起了问伊藤朔月。伊藤朔月则稍微耸了下肩,表示这件事她也不知道。“我想有人可以帮我们解释。”

    伊藤朔月也并非全不知道,她至少感觉到了和每次穿越时空相同的气息。这里不是他们所在的世界,不过,她望着正前方的东京塔,至少这里还是东京。

    一颗发着光亮的宝珠自动自发的从波本的口袋里飘了出来。它‘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说:“这里是八年前的世界。”

    “八年前……的世界吗?”黑羽快斗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的眼中闪了抹不一样的色彩。是痛苦?是悲伤?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这个时间。

    八年前黑羽盗一死于一次魔术意外。黑羽快斗问那颗宝珠,“具体时间是什么?”

    “就是你想的那个时间。”四魂之玉很理所当然的回答了他。然后,它的语气渐渐的显得有些炫耀。“这次我可是根据你想要的时间才发动的能力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伊藤朔月歪了下头,略微思考了一番后,问波本:“在你拿到它之后,就只有我们三个进入过它做出来的异世界吧?”

    “不愧是阴阳师小姐。”和波本很相似的声音回答的她。“小透主人还没熟练我的力量。刚好那个时间你在和异世界有联系,而那个少年又想这个时间的事情。”

    “小透……主人?”伊藤朔月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忍不住带着笑意的看向了波本。只见波本表情自若,但脑袋上挂满了一堆的黑线。

    八年前的东京,除了铃木塔还没建起来之外,和现在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街旁的大屏幕上正播报着,就在今天晚上黑羽盗一最精彩的魔术即将上演。

    改变历史会带来什么影响?黑羽快斗不知道。但既然来了这个时间,他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他的父亲,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他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黑羽快斗握紧了手中的魔术手/枪,他向伊藤朔月郑重的说出了他的决定。即便他们不能理解,他也要这么做。

    “我们没有什么。”伊藤朔月一副很轻松的语气,“等到正常世界那边的时间恢复运转的时候,会受到这件事影响的只有你。或许现在的你都会不存在。”

    “你确定要这么做?”在说出这最后一句的时候,伊藤朔月微勾起了唇角。那里边的信息很多。但无疑她已经笃定了黑羽快斗一定会这么做。

    “嗯。”黑羽快斗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既轻松,又有些坚决的表情。

    黑羽盗一这一级别的魔术师的表演,门票早就售卖一空了。黑羽快斗想进去就只能利用他‘怪盗基德’的能力,化作了普通的工作人员的样子混入了现场。

    舞台已经开始做准备了。黑羽快斗亲自确认了逃出的出口,完全没有问题。如果那时候就这样,老爸他不会出任何的意外。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的呢?

    在他‘工作’的期间,他看见了年幼时候的自己。他正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的父亲。

    因为不放心黑羽快斗一个人,伊藤朔月也悄悄的跟来了。而波本……这个时间他已经上了警校了。他拿出了手机又收了回去。苏格兰和伊达这个时候都还活着。

    穿越时空这种事情,苏格兰和伊达他们都不会相信。波本按照记忆独自走向了警校的方向。但那时候的他自己会相信。毕竟那时候他已经……

    两个黑羽?毫不费力的进入了舞台现场的伊藤朔月,她一边坐在天花板上铁质的支架上,一边有着一瞬间的诧异。这么说,原来是她搞错了吗?!

    青龙,或许你不是没机会再见到晴明。伊藤朔月对她身边的那个小动物说。

    两个完全一样的灵魂,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世界里。在看到小黑羽和易过容的大黑羽说上了话后,他确信了这一点。不过,小黑羽还真有些冒失啊!

    这个年纪的黑羽……伊藤朔月有时看着都有些恍惚。和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样子更接近了。算起来,这时候大概才过了两三年左右。

    黑羽快斗从来没想过他会被自己撞到。而且小时候的自己还很喜欢自己,他对着他手中拿着的刚刚小时候的自己给自己变出的糖。一时之间不知该有什么表情了。

    十七岁的黑羽快斗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黑羽盗一正远远地看着他。眼神有些复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