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3.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作为初代怪盗基德,黑羽盗一很擅长易容。他从第一眼就看出那个打工的少年是经过易容来的这里。这让他不得不对那个少年多加以关注。

    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在前段时间遇到了一个犯罪组织。他们有过几次交手。但他还没有办法掌握他们的深浅。他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查到了他真实的身份。

    他发现那个少年的易容手法出自于他。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观察黑羽盗一发现了这点。是莎朗或者有希子教出来的?他思考。不对。连她们自己都没学到这种程度。

    这个世上可以做到这件事的只有千影。但在他的脑子里浮现了每次易容出现在他面前的千影的时候,他摇了摇头,那个少年并不是千影。

    那少年在做的事情……黑羽盗一挂着他的扑克脸,走到了不久之前十七岁的黑羽快斗‘工作’的地方。他蹲下亲自又检查了逃出口。什么异常都没有。

    喂喂!不要这么敏锐吧!老爸!直到这个时候终于注意到了这点的黑羽快斗,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老爸解释啊!

    那个少年再次出现在黑羽盗一面前的时候,他又换了一张脸。依旧是工作人员的打扮。黑羽盗一故作什么都没发现一样,他询问了他舞台的布置情况。

    在这次近距离接触后,黑羽盗一又多了一个感觉。他觉得这个少年很熟悉。

    “你知道些什么?”在无关紧要的问题结束后,黑羽盗一很平稳的说。“不停的更换易容,我想在这里工作并不需要这些。”

    “看起来瞒不下去了。”黑羽快斗放弃似的笑了一下,有些说不出的轻松。

    “黑羽盗一先生。”他故意表现的和他不熟的样子。但他眼中的痛出卖了他。“有个以宝石为目标的犯罪组织,计划让您死于这场魔术表演。”

    “我并不知道他们想怎么做。”假发的阴影恰好挡住了一只眼睛。他只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的老爸就再也没走出过那片火海。“但我不想再看到那样的情景。”

    黑羽快斗借此机会要求,在魔术表演开始以后,他想在装置下边接应。

    “你还没有成年吧?”黑羽盗一对这个要求是不赞成的。他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你能把这些告诉在下,在下就很感激了。”

    黑羽快斗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预告函。然后在下一刻那张预告函就飞向了黑羽盗一。黑羽盗一顺势接住。只见它的背面画着一个大大的怪盗基德的笑脸。

    “怪盗基德是无所不能的。”黑羽快斗在一瞬间流露出很自信的表情。

    黑羽盗一还有疑问,前边的那个少年就不见了。他拿着和他自己那相差无几的预告函。脸上是那种把一切都看穿的表情。另外一个怪盗基德吗?

    如果长生不老这样的事情存在,那穿越时空会不会也存在呢?!

    这场魔术的表演时间终于到了。幼年的黑羽快斗坐在了台下,很兴奋的在等着他父亲的演出。少年的黑羽快斗则顺利的混到了那个逃生口的下方。

    大火和记忆中同样的时间着起。黑羽盗一在一瞬间就被他们围绕了。黑羽快斗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试了那个逃生口,却发现它被死死的定住怎么都打不开。

    黑羽快斗不敢多想,他也没时间多想。他连忙用他的魔术手/枪朝向那块地板射击。在他一连放了几十张扑克牌后,那块地板只是出现了几个划痕。

    必须快点想办法。否则……黑羽快斗的眼中有痛,也有坚定,他双手拿着他的魔术手/枪对着上方的那块地板。渐渐的他的魔术手/枪,他自己的周围都起了火。

    舞台下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魔术师的手已经被反绑上,他要怎么从这束缚中解脱还要逃离那一片的大火。不知是哪个人说这次的火真大啊!

    居然是BOSS亲自出手的。伊藤朔月趁着观众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的时候,她从房顶上跳了下来。不过,在看了看舞台上的情况的时候,她停止了追上去的举动。

    逃出口是被那位BOSS用魔法封住的。伊藤朔月的眼睛一下子就变成了灰紫色,可在下一瞬间她就又恢复了正常。她的眼中带笑,黑羽他居然做到了。

    黑羽快斗的魔术牌一下子冲破了那块地板,且随着那张扑克牌,舞台上,黑羽盗一的周围又被它上边带来的火光包围,以致外边的火没办法进来。

    渐渐的两股大火融合到了一起。黑羽盗一借机从逃生口下了舞台。虽然那块地板已经被毁,但在一片的火海中观众也完全无法看到。

    大火烧了很长的时间,黑羽盗一也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舞台下的观众还有旁边的工作人员从开始的紧张的欣赏,变成了慌张,直到这大火烧到了观众席。

    观众中,年幼的黑羽快斗不愿意走,他一直站在那里,最后还是被这里的工作人员给硬拉走的。他固执的说,他的老爸还在舞台上。他要等他一起走。

    “这样好吗?”已经走到外边的十七岁的黑羽快斗看着那些匆忙,但都完好无损的观众。他的眼睛中有些快乐,“这样您魔术大师的名声会受损。”

    “我这次的确是失败了。”黑羽盗一很坦然的承认了这点。

    这是他临时做出的决定。就在他被那个少年救下的同时,他对那个组织的了解不够多。既然他们想要他的性命,他这次不‘死’,以后还会不断有类似的事情。

    快斗年纪还小,他不想让他也变成目标。等他长大了再慢慢告诉他。想起提早就在家中布置的机关。八年后,等到快斗十七岁的时候他一定会大吃一惊。

    或许,那个时候的快斗也会让他大吃一惊。黑羽盗一看着前边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了的那个少年。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会心的微笑。这是很有可能的。

    黑羽快斗没有问黑羽盗一在这之后他有什么打算。他老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在这次的危机过去之后,不会有什么问题能难住他。

    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两人会和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安室先生还没回来,看起来他们一时半会也回不到自己的时间。他们就近在杯户酒店入住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已经易了容换了个身份的黑羽盗一也选择在这家酒店暂住。他没看到那时候少年的真实面目,但在黑羽快斗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他。

    他的外表和现在的快斗几乎没太大变化。那个女孩称呼她‘黑羽’。

    在这样的世界里,伊藤朔月很希望低调。可事情总不会尽如人意。就在她和黑羽快走到他们各自房间的时候,他们看见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那是个有些慌张的人影。黑羽快斗觉得奇怪。他没看到那人的脸,只看到了半个后背。他刚要继续走,就在前边房门外的地方看见了一大片的血迹。

    黑羽快斗很快就叫来了工作人员,又让工作人员打电话报了警。这时候另外的工作人员也拿来了备用的钥匙。就在那边的床上果然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门是用钥匙上锁的。而唯一的一把钥匙就在死者的身上。不过这并不是不可能犯罪。黑羽快斗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那边阳台外的窗户并没有关上。

    “如果从窗户离开的话……”黑羽快斗这么说着,他就走到了阳台上,他探头看了看。确定了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这中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一米左右。

    黑羽快斗不是侦探。但命案已经发生在眼前了,现在这里又没有侦探。他跳上了阳台边缘。没费力的就跳了过去。总之这件事他不能不管。

    隔壁的房间据说是被定了很久的客房。它的主人今天一早就离开了。到现在也没回来过。黑羽快斗回忆着刚刚看到的那个人影。他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房间。

    警察这个时候也来了,依旧是目暮警官。虽然这个时候他还不是警部。身边也没有佐藤和高木警官。他首先就问了两位目击者,伊藤和黑羽一些当时的情况。

    死者,神泽光次郎。五十六岁。京都的知名企业家。这次是有个会议来东京。

    黑羽快斗让警方调查下附近的几个房间住的都是什么人。他说或许这里边有线索。并把他自己的怀疑告诉给了目暮警官。目暮警官认为有理,他就立刻让人去查了。

    看着对侦探这行表现的非常熟练的黑羽快斗。黑羽盗一露出了个有些意外的微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