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4.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根据酒店提供的信息,警方很快就调查出,隔壁客房的客人利田裕夫。他与被害人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前阵他还险些被被害人害的破产。

    这个时候,利田裕夫从外边回来了。他在看到警察,和听到隔壁客房的神泽先生被人杀了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惊慌。

    警方问了利田,在这之前的半个小时去了哪里。利田裕夫的眼神有些发虚,他不敢看向问他的警察们,只能低着头,小声说:“我只是出去逛了逛。”

    利田裕夫没有不在场证明。他又有杀人动机。看起来一切都很符合逻辑。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结案了。但黑羽快斗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在此之后,警方还询问了跟随被害人来东京的他的秘书,黒木春菜小姐。据她所说他们会住在这里,全都是利田先生的安排。

    黒木小姐本和被害人,神泽先生住在一起,但在案发之前她被神泽先生要求出去买一些吃的东西。她提了下她手中拎着的便利店的口袋。表示都在这里。

    这里距离便利店并不远。即使去过也不能证明她不能赶回来。但便利店打出的小条上却恰好记录了当时的时间。刚好和黑羽两人看见那个人影的时间重合。

    利田裕夫终于认罪了。他坦承他无法忍下这口气。神泽光次郎他是故意害他。

    “我们是做高科技生意的。”利田裕夫解释,“他在卖给我的时候,一直向我保证这是目前最先进的,它的效益很好,我这才买下。但转眼他就又发布了更新款。”

    利田裕夫恨恨的说。但总感觉这股恨意浮于表面。就像是装出来的恨意一样。

    “你知道吗?我几乎所有的财产都因为这笔生意赔进去了。房子也没了。连妻子都和我离婚了。”他的声音终于有了真挚,“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都是因为他。”

    “利田先生想要保护某个人吧!”黑羽快斗终于开口了。他的表情有些伤感。但他的语气很坚定、执着。他说:“你不是我那时候看到的人。”

    利田裕夫本能的看向了黒木春菜。然后在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时候,他又连忙转回了头。说:“你肯定是看错了。当时就是我。我怕被人看见所以做了些伪装。”

    黑羽快斗笑了,然后摊手不管了。“我相信警部……警官先生已经有了定论。”

    警部?黑羽盗一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他的脸上带了些『原来如此』的笑意。

    目暮警官的眼睛此刻却变成了半月状。有什么定论?在他沿着刚刚的思路努力的想了半天,最后才不太确定的说:“你的意思是黒木小姐才是那个凶手?”

    “不要开玩笑了。”黑羽快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黒木春菜就抢先说了。“我怎么有时间做这件事。你们不是说过我在便利店的时间刚好是凶手出现的时间?”

    这个时候,警方又有人进来了,他们从那个便利店的口袋内侧的底端检测到了利田裕夫的指纹。目暮警官这时候才郑重的问:“黒木小姐可以解释一下这件事吗?”

    听到这件事的黒木春菜狠狠地瞪了利田裕夫一眼。利田裕夫的眼睛里闪过了些痛苦和愧疚。他张了张口,最后只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用处。”

    利田裕夫的确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黒木春菜跟他要了他房门的钥匙,又叫他去便利店买些东西,最后一见面什么都不说就把东西拿走了。

    距离这里最近的那家便利店,越是到这种临关门的时候人越多,大家都急匆匆的结账、离开,那里又没有监视器,不会有人注意到什么人来过,又买了什么东西。

    神泽光次郎是黒木春菜的父亲。这是在之后,黒木春菜亲口说出来的。她的脸上带着不屑,语气也全是讽刺。是出生就把她给抛弃了的仅仅是血缘上的父亲。

    她恨他。是他让他们母女生活的很艰辛,母亲为了她打工打到最后劳累而死。

    “我母亲居然到最后还想着他。”黒木春菜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声让人听了就觉得悲哀。“那我想就让他去陪她好了。反正那样的人也不配活在世上。”

    “你错了。”这个时候出声的居然是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的伊藤朔月。她的表情有些冷漠。“神泽先生他一直在找你们母女。你不认为你进入他的公司太容易了吗?”

    黒木春菜愣了一下。然后她冷笑,“你又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

    “如果你认为这样能好过一点。”伊藤朔月耸了下肩,表示她对此无所谓。她看着天上漂浮的那个透明的身影。即使被她杀了那人还是希望她幸福的。

    “我没有!”黒木春菜反驳。“如果真像你说的。他为什么在那之前对我母亲不闻不问?还有,总是让他的母亲找我母亲的麻烦。无论我们走到哪里。”

    在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之后,黒木春菜扭过了头又说:“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空气中的那个人影有些愧疚。伊藤朔月看见原本已经有消散迹象的他,忽然变得有些清晰了起来。这样的变化让黑羽快斗都看出来了。他问:“那是……?”

    伊藤朔月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他猜的那个人。黑羽快斗有些新奇的看了看,然后很好奇的问:“你是从他那里知道的这些?”

    “猜的!”伊藤朔月笑着说。“那个‘人’刚刚根本就没能力说什么了。最多就只能流露出一些悲伤、痛苦、不舍还有关心之类混合到一起的表情。”

    这不是她自己的时代,所以她的信息来源没那么便利。虽然她也用了其他的。

    黑羽快斗这时候发现这里有些冷,但他看到前方那些人都有些冒汗,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即使这是伊藤朔月隐去未说的内容。

    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两人一直都只是互称姓氏。这显得有些不够亲近。但他们的互动又偏偏默契中带着亲近。黑羽盗一觉得这件事有些意思。

    说起来,黑羽盗一记起了,前两年快斗一直说他遇到了一个小妹妹。那是他们刚刚搬到东京的时候。他一脸骄傲的说,他的魔术也可以给别人带来快乐了。

    案子已经定了下来。警方还有些不明白,他们问利田裕夫为什么愿意帮黒木顶罪,最后还是利田裕夫交代了出来。他喜欢黒木小姐。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神泽的办公室。他与她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利田裕夫觉得他整个世界都被照亮了。在那之后他拒绝了其他所有的生意,只专心和神泽往来。

    他们的生意做了很多年了。他对黒木春菜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但他已经有了妻子、儿女。黒木春菜有比他小了那么多,她一定有很多追求者,他只能把这掩盖了。

    事情的发展本该是各自幸福的。可就在前几天他接到了神泽光次郎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只是想把尾货卖掉,并没想到会给他带了这么严重的打击。

    神泽光次郎准备出一些钱帮助他,恰好过几天要来东京,他就让黒木帮他安排一下住处。到时他们有什么事情可以更方便的谈。说完这些他才松了一口气。

    神泽光次郎和利田裕夫其实是朋友。只不过那么多年的合作关系让他忘了。

    再后来的事情这里的人都清楚了。在神泽父女到了之后,黒木以约会作为借口,和利田出去了。只不过没走多远,黒木就说有东西掉他家里了要回去拿回来。

    利田裕夫本打算和她一起回去的。但她说她已经买好了音乐剧的门票。那些门票不需要对号入座。所以去的太晚的话,就没有好的位置坐了。

    利田裕夫在剧院等了好久,他都没有等到黒木春菜。直等到音乐剧都散场了。他才不得不给她打了个电话。最后只听到她说忽然有些不舒服。

    听到她不舒服,利田裕夫也顾不上失望了。他连忙询问她情况,并急着赶回去。最后只听她笑着说:“你能帮我买些吃的回来吗?就在旁边的便利店就好。”

    利田裕夫这时已经跑了很远,除非折回,他能去的便利店也就只有那家了。

    黒木春菜现在对利田裕夫的眼神依旧是鄙视。一来是这个男人是神泽光次郎的朋友。再有就是她很讨厌他的这种眼神。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还抱这么龌龊的思想。

    面对这样的眼神,利田裕夫只有低下头露出了个苦涩的表情。他终究失去了她。

    黒木春菜被警方带走了。天空上的那个人影飘了下来,他直直的看着她的背影,最后在他的身形显示的最清晰的时候,忽然变成了一阵风,就此彻底消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