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5.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波本没有联络他们。在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伊藤朔月发现她已经回到了正常的世界。她捡起了那时候掉在地上的那把日本刀。

    这次的穿越时空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伊藤朔月发觉了她的记忆现在有些混乱,有些地方存在着两种不一样的印象。

    不过她的这些都无关紧要。倒是那两个人……

    波本在八年前的那段时间做过什么,伊藤朔月并不知道。她只知道他关心的苏格兰威士忌还是死了。虽然时间上和之前有些出入。

    赤井秀一!回到自己住处的波本眼中有压不住的怒气。他握紧了拳又松开。他比原来更想杀了他。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个成事不足的FBI。

    唯一能令波本感到欣慰的就是,伊达航还活着。他更改了的记忆中已经显示在前些日子他借机去警视厅的时候,他还和伊达小聚了一次。

    伊达已经是警部了。现在在搜查三课,主要负责盗窃之类的案件。

    黑羽快斗这边则什么改变都没有。他的父亲黑羽盗一还是在八年前的那次魔术表演中意外去世了。他还是在今年发现了这一切以怪盗基德的名义现身。

    失败了吗?那个历史并不能走到现在?或者其他别的原因?黑羽快斗有些失落。但就在他失落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有些地方有了改变。

    青子那家伙没有用鱼来吓他。黑羽快斗托着下巴思考着,还有老妈第一次提到伊藤时候的表情。这些都和他以前的印象不太一样了。

    老爸现在是诈死,并且这件事老妈知道。这是黑羽快斗的推测。

    不过老爸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伊藤?黑羽快斗表示他完全没有印象。他自己的身份被猜出这没什么意外。可他和伊藤会和前,他早就亲眼确认老爸已经离开了。

    黑羽快斗给他老妈黑羽千影打了个电话。于是,当天晚上他老妈就又难得的出现在了她自己家里。黑羽快斗默默的觉得他老妈的少女心又强烈了。

    黑羽千影这次‘终于’把真相告诉了他。从他老妈的话中黑羽快斗确认了他老爸的确没死这个事实,并且这么多年一直在海外,还加入了FBI。

    “FBI?”黑羽快斗有些奇怪。这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地方。

    “他有个师弟就是FBI的搜查官。”黑羽千影想了想说,“这个人你也见过,就是上次的那个怪盗科尔博。八年前盗一‘死后’就联络了他。”

    黑羽盗一想要调查这个组织。他不能用自己的身份,怪盗基德这个名义也不能用。那么对他来说最方便、便捷的也就是这个方法。刚好这个组织也涉及到美国了。

    这个组织很复杂,比另外一个以日本为基础的跨国犯罪组织还复杂。所以这样的调查在FBI里也就极机密。除了上头,和涉及的人员其他不论是谁都不知道。

    他老爸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回国。这是黑羽千影透露给黑羽快斗的。她还夸奖快斗终于长大了。这弄的黑羽快斗脸红红的,他扭头说:“我本来就长大了。”

    老爸。扭向了一旁的脸上带着些幸福的表情。能再次见到他真是太好了。

    穿越了时间的三人此刻分别是不同的心情。但在这个时间里的人,他们对于改变毫无所知。冲矢昴眯着眼,从工藤宅的窗子望向了隔壁阿笠博士的家。

    柯南小朋友刚刚从外边回来。冲矢昴开门就发现了是。他露出了一些难以揣测的表情后,就让柯南进来了。然后,他还很有耐心的给他准备了蛋糕和茶。

    如果是赤井秀一做这样的事情会让人觉得怪异。但冲矢昴不会。

    冲矢昴看见灰原哀进了阿笠博士的家。柯南对他说,他们今天又遇到清酒了。并且清酒还和灰原单独呆了一会儿。“那家伙还和以前一样。”柯南补充。

    冲矢昴依旧在眯着眼,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直到很久过后,他才拿出了一份文件给了柯南,“这是你要的东西。”

    柯南想都没想的就直接打开了。他快速的用眼睛扫描了几页,然后又带着很感激的眼神,真诚的对他说:“非常感谢。昴先生。”

    新宿,歌舞伎町的那家宠物店。柯南在这之前调查出过,他在搬到那里之前是在美国纽约的中华街。但美国未公开的命案他并没有地方去查。只有求助昴先生了。

    美国曾经有个刑警对那位店主很怀疑。不过现在那位刑警并不在美国。他们一时也没有办法联系到。据他和他上司的报告是找到那位店主。即使是走遍了全世界。

    短短的一两年中,有几十起死亡的案件。死因各不相同。但都是在那家宠物店买过了宠物过后。其中有些案件的死因离奇。还有小动物跑满了街道的情况。

    冲矢昴不认为这些东西会有什么用。他也不关心这些。他虽是美国FBI的搜查官,但他的关注点只在黑衣组织上。那是他即便拼了性命也一定要消灭的组织。

    “那个清酒很厉害。”直到这个时候,冲矢昴才又回到了最初的话题。“不过我也认为她并不是那个组织的人。或许波本又骗了你。”

    喂。昴先生,不用特别强调‘又’吧!柯南默默的在心里抗议了一下。他还记得上次夏子老师那次的案子他就被他骗了。为此他还紧张了整整一天。

    『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最后波本都只给自己这么一个答案。

    “我们和波本该坦诚了。”冲矢昴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这样他们才能合作。

    冲矢昴这次并不是简单的说说。他是真打算这么做了。柯南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他说:“可是……”如果被波本知道了他伪装的身份,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

    “那家伙多半已经猜出来了。”冲矢昴挂着笑的摇了摇头。“工藤先生惯用右手。那天领奖的‘工藤先生’又和平时不一样。他只要回去调查就能知道。”

    “还有那些窃听器和监控器。”他补充,“这些都没有给他足够的解释。”

    如果清酒真的是日本的zero。冲矢昴还记得清酒拿出的APTX4869的样本。志保的事情恐怕他也知道了。他们只需要把话题挑明了。

    他们现在也在赌,赌波本懂得大局为重。赌他可以为了共同的敌人暂时放下个人恩怨。这件事如果不亲自出面,他们之间就永远有一道跨不过的鸿沟。

    波本在当天深夜接到了柯南的电话。他说冲矢昴先生想见他。

    如果是以前的波本,他不会想见他。在知道了他就是赤井秀一之后,他怕他会一个控制不住就动手杀了他。现在好像就更没什么意义了。

    他已经信过了一次赤井秀一。但事实证明他信错了。那是难以挽回的错误。

    “波本……哥哥?”堂本幸子不知怎么醒了。他看见波本这边房间的灯还开着,就走了过来。波本也很警觉的在她到之前就发现了她。

    “怎么醒了?”他笑着,很有耐心的问她。就像刚才的情绪都不曾有过一样。

    堂本幸子的脸上带着忧郁,她闷闷的说:“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我梦到有两个我面对面的站着。梅酒问我哪个是我,可是我怎么都没办法证明。”

    这个梦倒和符合他之前的情况。波本缓缓的蹲下了身,和堂本幸子平行了视线,然后笑了,说:“梦只是你平时想的事情,不用太介意了。”

    “是这样吗?”堂本幸子有些半信半疑的问。但她也想不出还有其他的理由。

    堂本幸子不是梦见。她更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她的梦并非就是没有含义的。波本只把她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这可以组成拼图的一部分。

    波本很无辜,却又真诚的眼神看着她,还有种孩子气的感觉。这让他看起来就和十来岁的堂本幸子差不多。然后,他听见堂本幸子说:“可是我觉得有些害怕。”

    “波本哥哥可以稍微陪我待一会儿吗?”最后她很小声的说。

    堂本幸子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有些红红的,不过因为这间房间的灯开的并不是特别的明亮。所以,波本也只当没有看见而已。

    看了下时间,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波本笑着说,他们刚好可以开始吃早点了。他昨天带回来的是King的草莓蛋糕。堂本幸子有些失望的表情。

    “我最喜欢吃草莓蛋糕了。”最后,她却扬起了一个笑脸。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

    而此刻的工藤宅。柯南看着早就被挂断了的电话,渐渐地严肃了眼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