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7.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根据'毛利小五郎'的提示,警方很快在下水道发现了:数量多到已经快要把这里给堵塞了的铁砂,被剪成碎块的塑料薄膜。还有一些血液的痕迹。

    “这么说……这些都是犯人留下的?”目暮警官有些不解。这时候毛利小五郎也走过来了。于是目暮警官直接问他:“毛利老弟,犯人用这些东西做什么?”

    毛利小五郎什么都不知道。他刚想说'这些都是碰巧在这里的”,一枚麻醉针就射到了他的脖子上。只见他左右晃了两下,坐到了地上。

    沉睡的小五郎的经典造型出来了。泽田警官想要上前去扶他,目暮警官表示不用。他摆出这个造型就是要认真揭开案件了。

    “这样吗?”泽田警官露出了一点疑惑的表情。她有些好奇的看向毛利小五郎。

    柯南这个时候已经躲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身后。很奇怪,明明位置不算隐蔽,但就是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他用毛利侦探的声音说:“目暮警官,这些就是这次案件的凶器。”

    塑料的薄膜很结实,如果不用利刃是没办法把它给弄破的。这从这些碎片上就可以判断出来。

    毛利小五郎又问了警方,是不是这些东西附近还有些碎的硬纸。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毛利小五郎让柯南出来帮忙做一个实验。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纸,把它卷成了圆筒的形状,又先用塑料薄膜包裹在外边。

    在警方的帮助下,这个工作很快就完成了。然后柯南又不知从哪里弄出了些铁砂装进了那个圆筒里。在把圆筒填满后,他就在外边又裹了几层塑料薄膜。

    这些工作都做好了以后,目暮警官亲自试了试,难以想象,这个东西真的不会破,而且很沉,如果打到人的后脑的确会出现类似被害人那样的伤害。

    这些纸和塑料薄膜并不占地方。凶手可以很容易就带进来,但是……目暮警官有些不明白的问:“那这些铁砂呢?一下子带进来这么多铁砂不会没有人发现吧!”

    “这就要问前泽先生了。”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中透着笃定。所有人在听到他这么说后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死者的朋友之一,那个站在最左侧的健壮男子。

    那个男子,前泽广矢愣了一下。然后他摆出了一个有些假的笑容,说:“毛利先生搞错了吧?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我也很想知道凶手是怎么做的。”

    “那可以和我们解释一下你腿上的负重去了哪里吗?”毛利小五郎的声音顿了顿,“你应该很习惯带负重吧!你现在走路还有用力过猛的不协调感。”

    “怎么回事?广矢。”另外一个男人不解的说。“你的负重不是睡觉都要带着吗?”

    前泽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想要解释什么。但又被毛利小五郎的声音给打断了。只听他的声音严肃,说:“还有你手上的红痕和伤口。那是你剪掉那些塑料薄膜时弄的吧?”

    那些被冲散的血迹里,不单只有被害人的,还有他这个真凶的。

    前泽的左手深深的握紧了他的右手,他的脸已经全黑了。最后,他不得不承认。“我没想过会受伤。之前试过好几次了,每次都非常顺利,只有这次……”

    “广矢?“那位刚刚一直在哭泣的女子愣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不可能是真的!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根本就没有理由啊!”

    “他看不起我!”前泽广矢讽刺的笑了。“我承认我短跑比不上他。如果输了我也认了。对他我也心服口服。但他在最后关头故意输给我算什么?”

    就为了这个理由?那位女性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她显然没有办法接受。目暮警官和毛利小五郎背后的柯南也只感到无语。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的。

    【他在最后关头故意输过我算什么?!】莫名的,伊藤朔月觉得这个杀人的理由很熟悉。这种熟悉感并不是来源于她本身。而是某个和她订立了的契约。

    是春绳吗?她第一个就想到了他。或者更准确的说该是门协将人。因为在她的意识里,那也应该是跑步这类的活动。而其他几个契约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场面。

    远方的春绳的头脑中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副画面。那是一场学校的跑步比赛。在临近终点的时候,他惊讶的看到旁边的少年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日之原是我的朋友。他会带我们得到全国的冠军。】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不用您管!我就是喜欢田径。田径部我是参加定了。父亲。】

    我不是你!春绳的表情里非常的扭曲。他虽然平时就可以看到别人的记忆。但这种却令他感到不快。他们只是互相交换了所在的世界。他们两个不可能有别的关系。

    这次的记忆重现。还有上次门协準人的死。春绳和门协将人之间真的没有其他联系了吗?没人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天和国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记录。

    春绳这边的情绪,伊藤朔月那边完全没感觉到。她只是把视线重新放回到雪莉的身上。比护隆佑认出了她,上次帮忙寻找案件线索的小女孩。

    “比护先生喜欢的是冲野小姐吧?”伊藤朔月一副随笔聊聊的样子说。这让比护隆佑有些尴尬。“没有。没有。我现在喜欢的是足球。”

    “这次的事情你想怎么解决都好。”伊藤朔月微勾出一个笑容。这是和妹之山残完全不同的笑容。“不管你采用什么方式。我都无所谓。”

    黑羽见过妹之山残,他不会误会。喂喂,她为什么要考虑他会不会误会?

    伊藤朔月就这样走掉了。即便这样,在她离开前,她都看见有记者从外边钻进了这家咖啡店里。那个记者也看见了她,但想要拍照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她的去向了。

    去哪里了?记者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目标。不过咖啡店里的比护隆佑就躲不开了。

    伊藤朔月在不远处就遇到了妹之山残。她和比护隆佑等了很久的人终于出现了。妹之山残笑了,转而又有些苦恼的样子。他没想过会因为这个给她带来麻烦。

    “没什么。”伊藤朔月耸了下肩,就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你的身份我之前也用过几次。这次下来就可以算是互不相欠了。”

    “可是让女士遇到麻烦。这还是不符合我们clamp学园侦探团的作风。”妹之山残有些伤脑筋的笑着。如果由他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受人怀疑。

    “我不认为这是麻烦。”这可是让她看到了雪莉不一样的表情呢。

    她和雪莉不熟是不假。可关于雪莉的事情她在组织里可没少听人提起。尤其在她和琴酒搭档之后,有不怕死的他的部下还和她吐槽他们两个的关系。

    “朔月喜欢的不是比护选手。”妹之山残很肯定的说。然后,伊藤朔月看见远处的草地轻微的有一些不自然的波动,还有一些窸窣的声音。她的笑容更有意味了。

    “这个嘛……”她故意放慢了语速,并且让那边都可以听到的程度。过了好半天她才继续把剩下的说完。“至少我这是第一次和他见面。”

    雪莉没有留在比护选手那里,而是追到她这边。这让伊藤朔月有些意外,还有那位小侦探。妹之山残好奇的跟着她的视线望去。一阵风吹过,那两个人恰好露了出来。

    “朔月姐姐说的是真的吗?”灰原哀难得的装起来小孩子。但因为感情到位,奇迹的完全没有违和感。“你刚刚才是第一次见到比护选手?”

    伊藤朔月点头,看了眼那边的妹之山残,“照片上的人是他。”

    原来如此。柯南这个时候也想到了,他看到那张照片的违和感是什么了。不是伊藤朔月难得的灿烂的笑容。而是同样的笑容他就在另外一个人的脸上看到过。

    灰原哀又满血复活了。她居然很开心的就和伊藤他们告了辞。然后高高兴兴的就回到了刚刚的咖啡店。柯南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一抽。

    “她很喜欢比护选手啊!”伊藤朔月对着柯南感慨了一下。然后她歪了歪头,有些神秘莫测的笑了。“不过她可能马上就要'失恋'了。”

    喂!你又知道了什么?!柯南默默的吐槽。不过这种事情他就无能为力了。

    '失恋'的人可不止雪莉一个。还有你家的那位毛利大叔。不过,伊藤朔月略翘起了嘴角,她有理由相信,小侦探的女朋友一定会很乐于见到那样的场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