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00.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灰原哀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她刚刚做好的解药的试验品不见了。从阿笠博士那里她知道是被工藤拿走了。她没有说什么,就又转回去了实验室。

    这次的依然不算解药。不过,这个时间工藤已经把它服下了吧!

    美人鱼的舞台剧马上就要开始了。剧场里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的观众。在后台准备的毛利兰有一些紧张。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倒是这个时候还没忘记斗嘴。

    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朋友这个时候也钻到了后台。步美先是赞叹了一下小兰姐姐。然后在发现柯南没在这里的时候,她又露出了一副失望的样子。

    “柯南他今天一早就去了博士家。”毛利兰把柯南早上和她说过的话,转达给了这些小朋友们。学校的这次活动对小学生们没有太大的限制。

    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孩子被毛利兰哄回了外边的观众坐席上。他们刚一落座剧场里的灯就都灭了。这几个人也就开始兴致勃勃的准备观看起小兰姐姐的表演。

    美人鱼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作为第一主角毛利兰首先登场了。

    CLAMP学园的舞台效果很惊人。台下的观众在那一刻仿佛真的看到了一片无边际的大海,在那个大海中,那个美丽的长着鱼尾的少女在动听的歌唱着。

    海上的暴风来的特别的真实。坐在前排的观众有些都忍不住撤到了后边的位置。仿佛一不留心他们就会被卷到那片大海里一样。只有冰帝和原本这所学园的学生还算淡定。

    王子的登场引起了女性观众们的尖叫。只见他穿着一身和体的白色礼服。他的眼中带着一些睿智、一些稳重、一些笃定。就连被风打翻了船,落入水中他都没显出狼狈。

    接下去的剧情依旧是人们记忆中的那样。人鱼公主很费力的把王子拉到了岸上。她就这么静静的盯着他看。她爱上了他。直到她发现有人赶了过来,她才折返回大海。

    来的人是邻国的公主。她想都没有想就把这位落难者救了回去。

    “人鱼公主该是天真无邪的。邻国公主倒是可以温柔善良。”观众中有人小声的对他身边的人说,“这次的选角确定没有选反了?我看她更适合人鱼公主。”

    “小人鱼当然是善良的。”那个人反驳了他。“否则她又怎么会舍弃了自己。”

    邻国的公主的扮演者此刻心里却非常的惊讶。王子不该是快斗吗?但现在‘苏醒’的这个人,虽然外表和快斗很像,但绝对不是快斗。她险些就在舞台上问了出来。

    王子还在正常的演戏,他感谢了邻国公主的救命之恩。但他的眼神却不知望向了哪里。

    而真正的黑羽快斗,他已经坐到了台下的观众席上,在吐槽某位名侦探真的很爱吃醋的同时,他也在庆幸还好不是他在上面,他绝对绝对不想面对那样真实的可怕的鱼。

    “不过,那家伙没看过剧本吧?”黑羽快斗最后很不负责任的想到。

    在这边上演着舞台剧的同时,大礼堂那边也坐满了人。他们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会错过那两位大怪盗的出现。但礼堂只是静悄悄的,连钟表走动的声音都听得见。

    『我们要嘛!我们就要那个!』伊集院玲的头脑里全是昨天两位妈妈的声音。这次的目标道具是全世界最大的蓝宝石。但他的目标却是这次的防盗装置。

    当‘预告函’的时间抵达的那一瞬间。有一张卡片从天而降。负责看守这个防盗装置的人捡起了那张预告函。只见它上边画有一个很可爱的怪盗基德的自画像。

    『蓝宝石我就收下了。——怪盗基德。』翻到背面,他们念出了上边的文字。

    看守的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最后,他们同时看向了那个防盗装置。结果发现玻璃的箱子里什么都没有。他们怕看错,又趴上前看,但还是没有找到那颗蓝宝石。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没人知道。明明前一刻它还就在那里。他们只有把箱子打开了。

    就在他们打开的下那一刻,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是怪盗基德打扮的人。他只是对着周围的观众微一躬身,“希望大家有个愉快的下午。”

    “果然!”在观众席上的鹰村苏芳满头的黑线。

    当看守的人要围了上去的时候,大礼堂的灯忽然全灭了。然后,在紧急电源接上之后他们就发现那个白色的身影不见了。不仅如此连那个防盗的玻璃箱都不见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又在地上捡到了一张卡片。是怪盗千面人的。他收下了这个箱子。

    表演宣告结束后,‘妹之山残’上来把蓝宝石还给了那些守护的人。与此同时还附带了另外一张怪盗基德的卡片。只见上边写着,『这不是我要的宝石。——怪盗基德。』

    鹰村苏芳这个时候也找到了贴着假胡子的真妹之山残。妹之山残被他识破了之后他哈哈的笑了。他转移了话题说:“朔月穿起CLAMP学园的制服还真很合适。”

    和他一模一样。妹之山残琢磨着,他到底是哪里暴露的。应该是说话的声音。朔月的声音有故意压低了些,但听起来也只是个略显冷淡的少年音。和他完全不一样。

    他们两个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边电闸的旁边。电闸上有些烧过的痕迹。妹之山残从地上又捡起了一张怪盗基德的卡片。上边没有字,只有一个可爱的自画像。

    “她和玲都很适合扮演他们各自的角色。”妹之山残忽然转过头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只不过,由于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他脸上的胡子都险些掉下来。

    边把假胡子重新贴好,妹之山残边不解的说:“说起来,既然这次来的又是真正的怪盗千面人。那玲去了哪里?”玲不会就是怪盗千面人吧?妹之山残不由得思考。

    没多久,伊集院玲也找来了。他还一脸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妹之山残问起他也只是哈哈的说在下边看他们的表演。他满头的问号问,“会长是怎么把宝石拿走的呢?”

    伊集院玲认为这是特别厉害的事情。不愧是会长呢!他距离的这么近都没看见会长是怎么出的手。想到这里他满脸都是非常崇拜的表情。

    “这问题只能问朔月了。”妹之山残他全程有仔细的在台下观看。可惜他只看出这个电源是怎么破坏的。至于那宝石,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它看起来不存在。

    “这么说刚刚的会长是朔月小姐?”伊集院玲很认真的在思考。然后终于露出了‘我明白了’的表情。还有继续的崇拜。“不愧是会长的妹妹呢!朔月小姐真的很厉害。”

    伊藤朔月这个时候已经换回了她自己的装扮。黑羽,这样做看起来还像怪盗基德吗?

    故意在那个玻璃箱里制造出一个隔绝的结界,又在他们打开的时候,趁机取走了里边的蓝宝石。伊藤朔月知道,如果是真的怪盗基德绝对不会这么做。他只会用真正的魔术。

    黑羽快斗此刻正坐在剧场的观众席上,看那位名侦探的表演。名侦探已经彻底把剧本给改了。王子在回国后,他就让他的属下们四处寻找当时救了他的女孩。

    毛利兰被他这样乱改的剧情,打的有些措手不及。人鱼公主在来到了岸上之后,她找到了那时候的王子。王子一见到她就露出了很高兴的表情。

    “黑羽君。”她趁着两个人靠近的时候悄悄的提醒着王子。“台本上不是这么写的。”

    王子一副很笃定的样子,对全世界、对着整个舞台下的观众说,这就是他的新娘。

    黑羽君很像新一。毛利兰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错觉。但她告诉她自己。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当剧情自然而然的进行到吻戏的时候,她感到无比的慌张。

    “我不可以!”人鱼公主也随性的演了起来,她退后了一步。“我终于记起了。我和她是同一个人。她才是那个爱你的,也是你该爱的人。我只是受了她的影响。”

    “我没有她的记忆。但她的感情、她对你的每一份感觉,都深深的融进了我的内心。从第一次见面时候开始,我就莫名的对你很有好感,我一直都把它当成了对你的喜欢。”

    “你记起来了?”这是原本台本上就有的设定。中森青子很快就明白了,她立刻就接了上来。“可是王子他爱的是你。不是我。”她的眼中流露出了慌张。

    “我们原本就是一个人啊!因为受到海巫的帮忙,我们才分成了两个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属于陆地,我在海洋。我都忘记曾经答应过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大海了。”

    人鱼公主笑得很温柔,然后她又看了看那边的王子,她猛地跳进了大海里。

    “什么意思?”王子问邻国的公主。邻国公主看着海面上浮起的泡泡,她还难受的捂着她自己的心脏。“这是最早的誓言,当她记起一切的时候,就是她永远消失的时候。”

    旁白的声音这个时候响起来了。人鱼公主到底爱没爱过王子。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王子因没了新娘而不得不取消了婚礼。他与邻国的公主也终其一生再没相见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