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01.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毛利兰一下了舞台就找了王子。她还是不太能理解。在这之前,他们不是都已经很认真的排练过了吗?为什么到了台上却突然改剧本。

    “他不是……”中森青子想要和她解释。这个‘王子’并不是快斗。

    “这可不能怪我。”这个时候从他们身后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声音。毛利兰回头看过去却发现又出现了一个黑羽君?他带着贼兮兮的笑容说,“是某位名侦探非要和你表演。”

    这么说……他……真的是新一?!毛利兰停顿了一下。

    工藤新一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从外边就传出了一声尖叫的声音。紧接着外边的舞台上聚集了很多的人。他们听见有人说类似『那个人是不是死了?』的话。

    “等等我。”工藤新一挣扎了一下,他有很多的话想和兰说。但他最后还是丢下这一句话后,就跑了过去。他是侦探,对于这样的案件他不能置之不管。

    拨开了人群,工藤新一看到他们原本站的舞台的下端,有个满身是血的人躺在那里。

    这个舞台是可以移动的。死者所在的位置在舞台剧进行的时候,上边的那根不算太长的铁柱刚好会插到这边。而死者胸口上的两个大洞,完全符合这一情况。

    已经归到了原位的那根铁柱上还沾着很多的血迹。工藤新一特意的看了。这么说这是一场单纯的意外?因为不小心误入到了这里?!他思考着。

    他明明就在舞台上。工藤新一有些自责。他却根本就没发现底下的情况。

    死者:时山真惠。十八岁。冰帝学园高中三年B班的学生。跟在后边追来的毛利兰还有中森青子和黑羽快斗都认识此人。她此次被安排了为他们这些扮演者化妆的工作。

    昨天下午的带妆彩排,她还在场。中森青子虽然是警官的女儿,但她是这些人中最不适应这样场景的人。想起昨天她还和这个人有说有笑的聊天,她根本就不能接受。

    黑羽快斗很快就注意到了这点。他说着这里有名侦探在场,就把她拉了出去。

    警方这次来的稍微晚了些。因为CLAMP学园的特殊地位,他们需要经过他们的允许才能进来。但在他们检查过发现,死者在死前服用了有安眠效果的药物。

    CLAMP学园还告诉他们一件事。为了防止出现误闯之类的意外,这个地方他们有设置了最好的锁。钥匙只有四把,这次他们给了每个学校各一个。连一个剩下的都没有。

    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单纯的意外了。工藤新一向目暮警官询问了拿到钥匙的都有什么人。而目暮警官这时候才看见他。他一脸的死神又来了的表情。

    “黑羽君。”目暮警官对工藤新一说,“你都发现了什么线索?”

    工藤新一这一次黑线了。他忙双手摆了摆手,说:“目暮警官。是我。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他不是怪盗基德。虽然他今天一开始就是冒充他才来的。但他还是不爽。

    这个时候,工藤新一忽然记起来一件事。自从去纽约的飞机上,他第一次独立破案开始,目暮警官就经常错口叫他‘黑羽?这件事直到过了好几个案子后才逐渐消失。

    难道基德那家伙比他更早就开始破案了?还是因为中森警部的关系,他们在更早的时候就认识了?工藤新一在这一瞬产生了疑惑,和好奇。

    目暮警官的眼睛忽然瞪圆了。他很惊讶的说:“工藤老弟你回来了啊!”

    有钥匙的四个人分别是CLAMP学园中等部的妹之山残、冰帝学园的迹部景吾、帝丹中学的学生会长茂山一也,还有江古田中学的藤江美里子。

    迹部景吾这几天根本就没来CLAMP学园,他和他的网球部因为有非常重要的训练,所以特别的请了假。警方向他了解,发现他的钥匙给了参与这次活动的松川俊夫。

    当警方再找到松川俊夫的时候,他们被告知,他的钥匙在昨天就不见了。

    在拜托阿笠博士查询些资料的时候,工藤新一发现,松川俊夫就是被害人时山真惠的未婚夫。而藤江美里子也和他们很熟,在高中之前他们一直都在一个班。

    松川丢失了的钥匙,让这次案件的嫌疑人的范围不得不扩大。

    被害人时山真惠是个性格很好的女孩子。即使被人欺负到头上,她也只是微笑着忍了下来。她的同学,还有认识她的人都不觉得她会和什么人结怨。

    “这些都是假象。”松川不屑的说了出来。“那个女人比谁都阴狠。这次得了这么一个结果,也算是报应了。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那个人呢。”

    “如果不是这个人。我就要被迫和她结婚。她也真有一套,哄得我老爸、老妈对她那么好。我跟他们说了真相后,他们都只相信她,不相信我。”

    “俊夫!”藤江美里子制止他把话说下去。“她人都已经死了。”

    “难道不是吗?”松川俊夫的脸上一片的嘲讽。“不要说你不恨她。她在别人面前装作受到你的欺负。还一副她不怪你的表情。她那样看着真是让人恶心。”

    “还有,你在高中的时候不得不转校。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害得你被你爸妈骂。他们最看重的名声……呵呵,最严重的那次你们不是险些就断绝了关系。”

    “我……”藤江美里子有些哑口无言。她小声说:“如果再说下去,警方会怀疑你。”

    “反正她又不是我杀的!”松川俊夫很没压力的说。“你倒是有足够的杀人动机。对了,你也有这里的钥匙。说起来不会真的是你做的吧?”

    目暮警官的目光中有些凝重。这么说起来他们两个的确有杀人动机。

    最后有人看见被害人的时间是在昨天傍晚,舞台剧开场前的两个小时就陆续有工作人员和一些观众入场了。这段时间应该没有机会在舞台上打开这块地板。

    警方挨个询问了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不在场证明。结果没有不在场证明只有帝丹中学的茂山一也。他的父母常年不在家,甚至连他自己回家了都没人知道。

    其他人的不在场证明则有些刻意。但想想这样的日子也就可以理解了。藤江美里子在和朋友准备今天的活动,松川俊夫和朋友出去玩了。至于妹之山残则直接被排除了。

    如果是这两个人做的。他们是如何改变的犯案时间?或者说是这不在场证明是如何做出来的?但同他们在一起的人,都非常肯定,这个时间中他们甚至都没有长时间外出。

    藤江美里子身处的位置是在CLAMP学园中。抵达这里用不了太长的时间。

    警方问了藤江美里子的朋友,他们中途有没有累到打瞌睡。可答案依然是否定的。因为今天的活动他们也有任务,他们还有很多工作没做,所以不敢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

    在问过了这些之后,警方又去了他们当时所在的地方。洗手间是在他们几个人坐的地方的内侧,而且只有一扇很小的窗子,藤江美里子是不可能从那里出去的。

    在这个发生了命案的剧场前方,有个供人们休息的长凳,CLAMP学园的清洁人员从它的下端找到了松川俊夫丢了的钥匙。然后送到了学园特设的失物招领处去了。

    这把钥匙被捡起的时间是今天早上天还未亮的时候,工藤新一跟着警方听到了所有的内容。他认为这两个人很可能不是凶手。

    剧场的门卫有一个突然提出了一件事。昨天傍晚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疑似是茂山一也的人。最后他补充:“在这之前我也只见过茂山同学一次,所以也不太肯定。”

    因为是四校联合的活动,CLAMP学园的安保人员有些不足。余下的这些,尤其是比较重要的几方学校都有参与的地方,就由这几所学校的学生会长负责招人。

    这位门卫就是那个时候见到的茂山一也。在那两个会发光的男孩子旁边,他的普通却恰恰更能引人们的注意。虽然妹之山也很亲近。但那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藤江和松川几乎被排除了嫌疑。从被害人本身又找不到任何线索的情况下。这件事对警方无疑又是一个线索。他们在一边调查其他可疑的人员的情况下,开车去了他家。

    茂山一也没有想到警方会提出这个要求。他的头上隐隐有些汗珠。当警方和工藤他们到了之后,他们发现,在这个家里各个地方都摆了一个笑得特别灿烂的女孩子的照片。

    工藤新一把这个女人事情,在网上仔细的查了查。然后他又打电话问了阿笠博士。最后他只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他已经知道了,他的犯罪动机。

    现在缺少的依然是决定性的证据。仅仅是这几个人的态度这是没有办法定罪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