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03.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你认为这所学园怎么样?”

    CLAMP学园大礼堂的外侧,在来来往往不停穿梭的人群之中,有人说。

    “很不同寻常!不愧是唯一的学园都市。”

    伊藤朔月没有回头。她只是停下了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

    “有没有考虑转回这里上学?”那人的声音中有着些随性。

    “妹之山董事长为了招生可真是费心啊!”伊藤朔月微笑着转了身,直视了那个男人。金发蓝眸的特征与她还有妹之山残都有些相似。

    父亲吗?她故意忽略了他的表情里隐约可见的关心。“伊藤朔月。很荣幸能和您见面。”

    被称为妹之山董事长的男人,低头笑了。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答案。

    “刚刚的表演很精彩。”他很主动的转移了话题。

    伊藤朔月接受了这样的夸奖,她耸了下肩表示:“除了完全不像怪盗基德的作风。”

    “有吗?”那个男人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些好奇。“我看和报道中的差不多。”

    怪盗虽然都是怪盗。但每个怪盗的作风都不太相同。就如这个怪盗基德,他永远在黑夜中穿着白色礼服现身,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在昭示着他是在进行着一场演出。

    “怪盗基德只会用魔术。”伊藤朔月的视线刚好落在了那边大礼堂的大门。已经有维修的工作人员走了进去。她笑着:“破坏电源这种事,他也只会用他的扑克牌手/枪。”

    “你和那位怪盗很熟?”妹之山董事长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怎么说我家也被他光临过。”伊藤朔月给出一个很敷衍的答案。眼前的这个男人知道的究竟有多少,她并不十分清楚。不过无论多少这些对她都没有什么影响。

    警方的保密工作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对于最初的怪盗基德和黑羽盗一的等式。

    “这样啊!”妹之山董事长轻微的点了下头,表示接受了她的说法。

    怪盗基德从未在CLAMP学园的范围内犯过案。所以他原本并没有关注。直到他发现朔月和黑羽快斗走的很近的时候,他才找出学园的资料,并稍加调查了下。

    他从来都没相信过,今年再次出现的怪盗基德,会和当年的是一个人。

    现在的怪盗基德是个很好的孩子。这是他在最后得到的结论。既然朔月喜欢,他不会去阻拦。不过,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想,他好像就算去阻拦,朔月也不会听他的。

    这对父女没有彼此挑明身份,但他们聊天的氛围十分和谐。妹之山董事长也很欣慰,朔月这个孩子对他没有排斥。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了。

    伊藤朔月这次来CLAMP学园很平静。她并没有再次感觉到神剑的召唤。这和上次的情况很不相同。究其原因也很简单——神剑目前正处在相对稳定的阶段。

    在释放了大量的能量之后。它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且,它也习惯了伊藤在附近。

    如果这样的话。在离开CLAMP学园的时候,伊藤朔月轻微的翘起了唇角,她偶尔来这里一次也未尝不可。本身他们这几所学校也处于合作之中。

    在回家的路上,伊藤朔月遇到一个人,有些奇怪的人。如果硬要说想象,这个人应该和春绳很相似。就是那种身体和灵魂的不和谐感。他们就那样擦肩而过。

    这个东京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她只是感慨了一下,就继续向前走了。

    伊藤朔月没有想到,再次和这个奇怪的人相遇会这么快。就在她去旁边的商场买些东西的时候。这个商场就遇到了抢劫。而她和那个人一起都在这层的顾客里。

    那个人的身手很好。在那些劫匪拿出枪的时候,他就上前一下子撂倒了两个人。其他劫匪见势不好,居然直接就按下了扳机。那人发现的时候只能勉强的躲开了致命处。

    即使这样,他也流了很多的血,意识也有些模糊,那个开枪的人把他的头踩到了脚下。□□再一次顶住了他的头部。对着周围的人就说:“我看还有谁不知死活。”

    这层的顾客都被震住了。他们不敢做什么,只能听从这些劫匪的命令。只听他们让其中一个人打电话报警。那人听见还不敢相信。直等到劫匪暴怒的说:“让你做你就做。”

    那人战战兢兢的打了电话。而刚刚才把茂山一也送回警视厅的目暮警官等人。他们脚步都还没站稳就又赶到了这边来。但他们都被铁栅栏给挡在了商场的门外。

    既然是劫匪要求报的警,他们在警方到达之后,又联系到刚刚报警的人的时候,他们就把手机给抢了过来。他对警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不答应,他们手里有很多人质。

    这层所有人都已经被劫匪控制。只有伊藤,她在最开始他们没顾上的时候就悄悄的躲到了一旁。众目睽睽的使用那些不科学的力量。她还没有这样的兴趣。

    劫匪要的是10亿美元。还有可以安全离开这里的车子。还有一个毛利小五郎。

    这些都是很难答应的事情。但目暮警官还是打电话给毛利小五郎了。他是侦探。或许还可以想到其他的办法。毛利小五郎想了想他主动答应进去和劫匪谈话。

    这很危险!他们还不知道里边的情况。这个时候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工藤新一。他说他就在商场里边。并且告诉他们人质中除了有一个受了重伤,其他都很安全。

    这个时候,毛利小五郎看见毛利兰也出现在了这里。而毛利兰则四处在寻找柯南。她刚刚在CLAMP学园遇到的柯南,结果他们才走到这附近,柯南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

    当毛利兰知道,这家商店里有劫匪,他们还指明叫她爸爸的时候,她有些担心。还有新一也在里边。毛利兰自告奋勇的想要陪同毛利小五郎一起进去。

    里边的劫匪总共有十二个人。他们都有枪。这是‘工藤新一’传递给他们的消息。这样的情况,如果只进去一两个人即使武力再好他们也很难把这些人制服了。

    而要带着大队人马强冲过去,他们开枪的话,那些人质就危险了。

    柯南是躲在洗手间打的电话。他要想办法分开解决那些劫匪。还有刚刚那个受了重伤的人,他必须尽快得到治疗,否则,那样重的伤,他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劫匪的主要目标是在二层。楼梯那里只有一个人看守。柯南故意在他能看见的地方制造出了一点小小的动静。那个负责看守的劫匪果然一个人找了过来。

    在那个劫匪走到上边的人已经不会听到动静的时候,柯南把他鞋上的开关打开,利用腰带里的足球,他一下子就把这个人给踢晕了。然后又很费力的把他拉到了洗手间。

    还真是努力啊!小侦探。而伊藤朔月只在房梁上坐着,默默的露出了个笑容。

    柯南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绳子,为了防止某次银行劫案的覆辙。他很认真的把这个劫匪给捆绑住了。然后他翻了他的手机,但这个劫匪的手机里什么都没有。

    一时之间,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把那些劫匪分开,吸引下来。外边警方还在和劫匪交涉,但劫匪只让毛利小五郎一个人带着钱进来。其余多一个人都不可以。

    毛利小五郎警察出身,虽然当侦探有时候有些糊涂,但这种时候他还是很靠谱的。他答应了劫匪的要求。现在反而是那10亿美元是唯一存在的问题了。

    而就在柯南想不到其他办法的时候,他借助手机查询了这些劫匪的身份。最后他终于找到了,这事关十多年前的一起案子杀人案。他们这些人都是那个真凶的手下。

    那个案子是毛利叔叔办的。那时候他还是警察。一个大企业的继承人因为求爱不成杀死了一个小职员。企业的人想要花钱把这件事压下去。但最终他还是获罪入狱。

    记录里写着,他没过几年就在狱中病死了。他的这些手下都不知所踪。

    柯南在看到这些内容以后,他的眼神立刻变得凝重了很多。他们特意叫一个人叔叔进来很可能是要对当年的事情进行报复。他立刻把这情况转告给了外边的警察们。

    “那我更该进去了。”毛利小五郎整理了整理衣领。一副很严肃认真的模样,不过他这一次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举动。他的背影看着都显得非常的高大。

    与此同时,目暮警官也抓紧让所有的人布置好,准备随时冲进去给他们以增援。

    叔叔!而看不到毛利小五郎,却从电话里知道了一切的柯南。他的眼神也全是严肃。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想到办法。他握紧了拳,然后悄悄的溜回了二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