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07.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上田医生与什么人结过怨啊?这个不用想。肯定是北条医生。”

    “他们两位医生之间的矛盾,整个医院都知道,就跟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就算哪天他们之中的谁杀了谁都不会有人感到意外。”

    “我看昨天他们就吵起来了。北条医生还扯着上田医生的领子。”

    “不过,北条医生好像和谁的关系都不好。”

    警方询问了这家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都给出了诸如此类的答案。目暮警官犯了愁,这位北条医生他们早就调查过了。他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毛利老弟。”他只有询问在他身边的名侦探去。“你有什么看法?”

    北条时人医生是个瘦高的男子,他戴着一个度数很高的近视眼镜,脸阴沉沉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还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自傲的感觉。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忽然正了正脸色。“凶手就是你。北条时人。”

    “这个,毛利老弟。北条先生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目暮警官提醒了他。“案发的时候他正在对面的这座大楼里。两位目击者在案发前还在楼道里遇到了他。”

    毛利小五郎没什么尴尬的‘哈哈’了两声,表示他把这件事给忘了。

    喂喂!一旁的柯南小朋友直冒黑线。不过他现在也没搞明白。他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监控的录像是完整的,没有断帧的现象出现。犯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真正的犯案时间或许要提前。这可以避开监控的时间这没问题。但后来目击者看到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柯南在那个杂物室找了好久,他都没发现可以做出这种效果的东西。

    从对面的人目睹之前,到警方赶到,犯人都没有机会进入这个杂物室。

    柯南边思考着,边走向了那边目击者的病房,门并没有关上,他抬头正想要和里边的人打招呼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然后他的眼镜闪了道白光。嘴角带上了自信的微笑。

    现在只需要……柯南借用了毛利小五郎的名义,他悄悄的在高木警官的耳边说了什么。

    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在柯南的提议下,又去了目击者的病房,结果,走在最前边的毛利侦探刚刚进门,目暮警官就发现沉睡的小五郎的经典造型终于出来了。

    “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的声音说。“对面就是案发的杂物室吧?”

    目暮警官本能的看向了对面。结果他看到对面那个杂物室又映出了杀人的场景。他连忙联络上应该在那边的高木警官。然后他看见打开了窗帘后,露出的就是高木涉本人。

    “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又说了一遍,“你确定那就是案发现场吗?”

    “是啊!”目暮警官毫无疑问的点了头。然后他又盯着那边的房间了一会儿。他一时有些不明白。恰好这个时候高木警官对他说,他目前在的位置是隔壁的杂物室。

    那两个杂物室的窗子距离很近。对这边不是特别熟悉的人难免会认错。

    “犯人会故意把电梯的零件换成坏的……”毛利小五郎的声音故意停顿了一下。就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似的。“北条医生。我说的没错吧?你就是因为这个。”

    “害怕他们两个一不小心闯入到正确的房间,看到你当时还没来得及处理的道具。”

    高木警官这个时候回来了。带着几张照片,还有一些绳子烧断了的黑灰。毛利小五郎的声音解释,“这就是两位目击者看到的真相。为了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

    在看到他的手法重现的时候,北条时人的脸色就已经非常不好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警方在这之后,又在北条时人的办公室里找到了绳子和一些很厚的布。经对比这些绳子有烧坏的痕迹,还有可以和房梁上的留下的完全能对的上的伤痕。

    眼看一切都已经明白,北条时人只能认罪了。他说:“我不能不杀他。你们知道吗?那混蛋根本就没资格当医生。他为了能给有钱人治疗疾病,居然就对普通人见死不救。”

    “明明只要稍微认真一点抢救,那些人就可以救活的。他就那样放任他们的死亡。”

    像北条时人这样外表的人,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人很有违和感。但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放下蝴蝶结领结的柯南目光有些严肃,他杀了人,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警方查了这家医院的记录,上田负责的病人里,只要有富商需要移植,在同期都会有普通人抢救无效死亡。无一例外。院方在之前甚至都有过怀疑。

    “上田医生不是故意的。”另外一位医生听说了这事后,忽然说话了。

    北条愣了一下,然后他满脸的不相信。那位医生继续说:“他和我同届。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看见他非常拼命的努力。但成绩总是不够好。连基本的东西都比别人多花两倍时间。”

    “等他毕业,好不容易来医院了以后,他的压力就更大了。每一次手术他都在担惊受怕,生怕一个不小心害了别人的性命。他有次喝醉了曾说过,他是不是不适合当医生。”

    “他只是在找借口。”北条时人还是不相信。“这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每次有富人……”

    “他的确对那些人更重视。”那位医生说,“但不能说他故意害普通人。在遇到那些人的时候,他的压力会比平时还要大。你还记得吧?有好几次手术都是我陪着他一起做的。”

    “不过,他说对了,他的确不适合当医生。那些人也的确算是被他害死的。”

    这还真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无言了。他们都不知该如何评判。不过这也早就没有意义了。北条时人扯出了一个冷笑,“不管怎样,这里至少没有人再被他害死了。”

    没有足够的能力,又硬要做某件事,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害人害己。伊藤朔月从旁边的大树上跳了下来。她已经不想再表达,某位侦探的死神能力了。

    上田方史是真心想做医生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的生命被医生们救回来的那一刻,他就把这当成了他毕生的愿望。他想救和他妈妈一样的人。

    “好像有什么人?”‘日之原革’的病房里,织部实名走到了窗边四处的看了看。但什么人都没有。‘日之原仍’必须回家一会儿,现在的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日之原革也看向了外边。他什么都没感觉到。为此他的伤口又被牵扯到了。

    织部实名不让他乱动了。但她也低眉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她的感觉一直都非常的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次……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被封印着的力量。伊藤朔月在最初见到她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诧异,如果把这层封印去除,她真正的力量或许都不会比春绳,或者她差。

    不过,另一方面伊藤朔月也觉得这次很巧。她才刚发现一个疑似是和春绳一个世界的人,第二个就出来了。而且还就这么在这样的病房里认上了亲。

    织部实名决定放下这件事,不去思考的时候,她抬头忽然看见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她的脸上还带着些冷淡的微笑。

    “你是……什么人?”织部实名最先问了出来。她出现的这么突然,不会是普通人。

    日之原革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疑问。他还有些惊喜。差点又没顾上他自己的伤。“是你啊?”然后他告诉织部实名,“她是好人。就是她在前几天救了我一命。”

    ‘好人’这个词还真是有种莫名的违和啊!伊藤朔月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下。然后,她没什么真情实感的说:“我不知道你这里还有其他的‘客人’。”

    “我和她……”没什么。日之原革又一次想要否认。但最后还是没有否认出来。

    伊藤朔月并不关心这样的事情。她只关心了一下他的伤势。日之原革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回答,他已经没事了,就算现在让他出院都可以。这换来了织部实名的一脸的不赞同。

    “我不打扰了。”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就真的像是只是来关心一下自己救过的人。

    “等等。”日之原革忽然叫住了她。他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伊藤。”伊藤朔月的唇角微微的勾起,然后,在她回头看向日之原革的过程中,这个弧度缓缓地越变越大,“伊藤朔月。这就是我的名字。”说完她就离开了。

    日之原革没有印象,但织部实名记得这个名字,前段时间某个绯闻的女主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