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13.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室江里纱很高兴。这种高兴源于她可以体会到没有多少人能够体验的事情。杀人、被抓还有在这之后的坐牢。她在狱中好好表演的话。等她回来的时候……真是太美好了。

    这样的犯人。目暮警官很少能见到。连江户川柯南都觉得她有些可怕。

    “室江小姐。”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在案件大白之后说道。他的声音中透着一种难以言表的严厉的感觉。“对生命没有尊重的人。没有人会想看这样的人演戏。”

    室江里纱忽然愣了。在被警方带离这里的路上,她时不时的回头看向毛利小五郎。毛利小五郎没有动。而悄悄走到前边的柯南,则安静的站在了那里,只有他的眼镜闪了闪白光。

    “熊本先生的确是个很差劲的人。”在警方这些人走后,千代穗子又像是对柯南,又像是自言自语,“但我知道,他们两人交往是彼此愿意的。他会利诱,但从来不屑于威逼。”

    “千代姐姐喜欢过熊本先生吧?”柯南小朋友忽然扬起了头问到。

    千代穗子摇了摇头,她笑着,但完全感觉不到开心的说:“直到现在,我都很喜欢他。但我只知道他不是我能够驾驭的了的人。他的心从来都不会在一个人身上停留太久。”

    “你知道吗?他对室江小姐是最认真的一次。前段时间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她。”

    千代穗子她的心里很难受。但这种难受都让她压了下去。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笑得更灿烂了。“真是的。已经决定离开了。他的事情我该不会关心才对啊!”

    柯南沉默着。这个时候毛利小五郎终于醒了。他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真没想到……室江小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毛利小五郎醒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那么漂亮的人。还是冲野洋子小姐的朋友。

    柯南的肚子突然响了。然后毛利小五郎也同样的响了。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他们是因为小兰不在家,出来吃饭的。结果因为遇到了命案,他们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

    黑羽快斗则早就走了。和伊藤朔月一起。在他把提示告诉了名侦探,而某位小小的名侦探明显已经明白了的时候。那个女人,他咋舌,他可不想再看到那么变态的表情了。

    在这次的案子结束后,伊藤朔月终于平静了两天。在这两天正常的上学、放学,并且给学校男子网球部重新调整了一下训练安排。最近这段时间又有和其他学校的练习赛。

    不但没有命案发生,连世纪末日那些人都没看见。这让她都有点不习惯了。

    就在第三天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还是件难得的和她扯不开关系的事情。冰帝又发生了命案。还是在冰帝的男子网球部的更衣室。正选的凤长太郎还被扯进了这宗命案里。

    事情是发生在一早,晨练还没开始的时候,有替补的队员事先来这里打扫卫生,然后就在他们打开更衣室的大门的时候,他们发现在地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他们惊呆了。这个时候从那个人旁边又传来些动静,他们看过去发现了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的凤长太郎。他好像刚醒,一时之间还没有搞清状况。

    “是幸助!”有一个人在看清了那个死者的脸后,他大声叫道。然后就是不可置信。

    这几个人先去找迹部,但他这个时候还没来学校,他们只好打电话报了警。等迹部景吾听说了情况赶到学校的时候,警察们也到了命案现场。他们正在询问报警人看见的情况。

    警方已经问过了凤长太郎情况。凤长太郎只是摇头表示,他只记得,昨天晚上结束了训练,在他刚进入更衣间时就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其他的他就全不知道了。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警方的人问,“你们是网球部。其他的人呢?”

    “因为我最近的状态不太好。”凤长太郎的脸上还带着一些温柔的感觉。虽然他实在是笑不起来。不单单是为了他自己。“所以我想自己多调整一下。”

    警方对这个说法采取了保留的态度。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不能拿来当做证据。

    凤长太郎在警方去询问其他人的时候,他坐在了那边的长凳上,愣愣的看着他自己的双手。仿佛上边还有很多的鲜血。仿佛刚刚的血迹还没有洗下去一样。

    他缓缓的将手握成拳。这么动作进行的很慢,他费了很大的努力才成功。但随之而来的是在不停的颤抖。他用右手想要按住左拳,最后却变成了一起颤抖。

    在这之前他见过两次命案。他很努力的想要保持平静。但这次竟然……他还是做不到。

    血液那粘稠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能感觉的出来。还有那股刺鼻的腥气。凤长太郎他闭上眼都能感觉到,他还可以看见被害人的那凄惨的样子。

    凤长太郎醒来的时候,就有人赶到了。紧接着警察们就来了。他其实并没怎么看见被害人的样子。但在知道这件事后,他没有办法不去想象。

    迹部景吾在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他也明显感觉到了不适。这时候,听说了这件事而过来的人已经很多了,某位大少爷很干脆的就把他们都给赶走了。

    “长太郎。”迹部有些担心他。他要知道到底哪个家伙敢在这里做出这么不华丽的事情。

    迹部景吾有些暗暗的咬牙切齿。他决定动用他迹部家的力量。把主意打在了他的网球部身上。“本大爷,和本大爷的迹部财团可不是好惹的!”

    波本在这种时候来了。这主要源于他侦探的本能。他在要去咖啡店的时候,看见了警车过来。还有就是他本来就接受了这所学校网球部的邀请。今天要和他们打几场练习赛。

    伊藤朔月比他来的要早。迹部景吾赶走了围观的人。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冰帝学园都知道了。他们不由自主的去议论。没有人会相信凤君会杀人。

    “这是陷害啊!”有人这么说着。她很不满。“连凤君这么温柔的人都要陷害。”

    “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有人附和。然后,她还感慨了起来。“真想不到我们学校竟然还有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并不一定是学校的人吧?”有些怀疑的声音。“学校又没有严格禁止外边的人进入。”

    “外边的人会做这么多余的事情。”之前的那人语气里全是不相信。

    “也对。”开始的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勉强。显然她还不太接受这样的说法。

    “话说回来,”另外那人说。“我听说咱们学校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命案了。一次是在学园祭的鬼屋。另外一次好像是去CLAMP学园时。听说都是被迹部压下来才没报道出来。”

    “学园祭那次我也记得,我看见警车开进来的。不过那次不是有很多其他学校,还有些社会人士来咱们学校的吗?应该和咱们学校的人没关系吧?”

    “听说是咱们学校的毕业生。”那人很小声的对她说。“这还是我爸告诉我的。”

    被害人:坂口幸助。十四岁。国中二年级。是男子网球部的替补队员。

    死因是颈部被刺了一个血窟窿。不止是那把水果刀上,被害人的身体附近都染满了已经变成了暗红的血。警方比对了伤口,那的确是凤长太郎拿着的那把水果刀导致。

    除了那把水果刀上肯定会有的凤长太郎的指纹。警方在坂口幸助的书包上,还有他教室里的座位上,还有几本书上都找到了凤长太郎的指纹。这让他的嫌疑更大了。

    坂口同学有没有和别人发生过争执。警方从这个方面调查了这件事。但结论是没有。

    他很要好的两个朋友,江藤相辉、三之宫和仁。恰好都在今天发现现场的人里。他们说昨天下午放学,他们明明看见坂口幸助回了家。他们也不知他怎么又回来了。

    这是一个疑点。警方是这么认为的。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回来的?

    警方问了学校的门卫,那个门卫在看了被害人的照片后,回忆,昨天放学后的确有个学生又跑了回来。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因为那时候人已经少了,所以他能记清楚。

    “他当时好像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他一边跑一边不停的拿出手机看时间。进门的时候还不小心把手机掉到了地上,最后还是我捡起来,交给了他。”

    “他带手机了吗?”只是默默听取众人说辞的波本忽然问了出来。问的却是警察。

    高木警官看了看他,然后,他很认真的看了看他手上的记录,最后摇了摇头。回答:“没有。现场发现的物品中并没有手机。是后来又掉在哪里没发现吧?”他猜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