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14.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凤长太郎没有杀人的动机。

    坂口幸助是个很努力的人。天赋大概也有些。在这拥有几百名成员的庞大的冰帝男子网球部里,他发挥好的时候可以进入到二队。

    冰帝的二队,和其他很多学校不同,他们有很多正式比赛的机会。虽然不像正选那样,有那么多的支持者。但在很多人看来那也足够令他们羡慕和嫉妒的了。

    可凤长太郎,作为在现场的唯一嫌疑人,他偏偏就是正选。

    三之宫和仁。坂口幸助的好朋友。他在网球上同坂口幸助一样,是有机会进入二队的人,在多次的练习中,他和坂口幸助互有胜负。坂口赢的次数稍微多一些。

    不过,没有人会为了这种原因杀人吧?即便他嫁祸成功了。学校一样会被禁赛。

    接下来,迹部告诉了他们一件事。三之宫,还有江藤他们两个在上个星期就交了退部申请,他也批准了。他们的退部申请中并没有写出原因。某位大少爷也并不在意。

    “我记得上周就是校内的排名赛吧?”波本有一种爽朗又笃定、自信的笑意。

    目暮警官他们不知道。但这个网球部的所有人都知道。某位大少爷嗯哼了一声表示,没错。确实就是这样。其他的发现者也表示,最近的一次排名赛确实是在上周举行的。

    你怎么又知道了?目暮警官露出了一个半月眼看向了波本。波本则很无辜的眯着眼睛,表达这是网球部的正选们告诉他的。在这之前他偶尔会来这所学校和他们练习网球。

    在目暮警官的目光移开他的时候,波本的目光缓缓的严肃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这次跟来了的泽田爱警官。而泽田爱警官正在认真的和高木警官讨论着什么。

    三之宫和仁,还有江藤相辉的退部是否和排位赛有关?目暮警官又询问了两个事情的时间。迹部大少爷则表示,他们的退部申请就是在校内排位赛结束的第三天交上来的。

    在校内排位赛上,三之宫仅仅以很微弱的劣势输给了坂口幸助。最终无缘二队。

    命案的几位发现者说,他们到的时候,那间更衣室是锁着的。警方检查过,这种锁内、外两侧都可以锁上。这大概是凶手担心被害人轻易的跑出来才锁上的吧。

    “都有谁有这里的钥匙?”波本很随意的就问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不是凤长太郎。

    那几位发现者都没有考虑,直接就说出了答案:“榊教练,包括部长在内的所有正选。还有就是坂口、三之宫和江藤,我们并不知道三之宫和江藤退了部,所以……还像原来一样。”

    坂口的钥匙被发现就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榊教练和其他正选们的钥匙也都没出现问题。就连凤长太郎的也好好的被放在了他还没换上的制服里。

    目暮警官此刻已经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三之宫和仁的身上。和被害人坂口幸助有利益冲突的就只有他。而且他也有命案现场的钥匙。在那个时间段里他也没有不在场证明。

    “有谁会为了争一个名额就杀人啊!”三之宫和仁有些不满意的说。“何况还是自己的好朋友。我喜欢网球不假,但我没喜欢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目暮警官有些尴尬的呵呵了两声,这的确是不太能站住脚的杀人动机。

    出去调查的警员这个时候回来了,他在目暮警官的耳边说上了几句后,目暮警官又一次的看向了三之宫和仁。“你的妹妹是被害人的女朋友?”

    三之宫的脸色立刻有些难看。他有些勉强的说:“曾经是……”但早在几个月之前他的妹妹就出了意外去世了。“但这和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玲子是车祸去世的。”他有些痛苦的回忆。“那只是一场意外。”

    目暮警官没说什么。这份记录上写的的确是意外。当时在场的人只有三之宫玲子和这次的被害人坂口幸助。他又去问了问高木和泽田爱的看法。

    高木涉想的有些费力,他对着那份记录努力的思考了半天,最后他还是觉得三之宫和仁的确有嫌疑。“他会不会认为那次的意外是被害人造成的?”他试着推测。

    泽田爱这会儿的注意力完全没在这里,她趁着旁边两位警官研究的空挡,悄悄的看向了一旁的波本。而波本也刚好看向了她。然后只给她一个灿烂到自信的笑容。

    坂口幸助的手机是找不到了。学校负责清洁的人员没看到。哪怕只是他可能经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看起来的确像是那位年轻的侦探说的。那是犯人特意拿走的。

    这样一来,就在更衣室没有离开的凤长太郎就排除了嫌疑。目暮警官他现在只能等,等通信公司调出来的昨天发生命案的前后,那个号码和什么人通过电话。

    另外一个就是继续找。连各个垃圾桶,还有运送出的垃圾站,还有什么地下水道。只要有可能的地方。那个手机如果是被刻意藏起来的话,它里边一定藏着什么重要的线索。

    不用警方多做什么,冰帝学园的学生就都非常主动的帮起了他们。他们早就接到了迹部的命令。无论警方要做什么,他们都要尽最大力量帮他们最快速的完成。

    手机最终在一个下水道里找到了。它早已摔坏,不能用了。警方打开了手机发现手机卡早已不见了。随后,他们又在不太远的地方找到了变成了几个碎块的卡片。

    通信公司的消息还没有来。迹部景吾在离开了一会儿后,他就又率先的抱着——让桦地抱回来一堆的东西。他说这是他调出来的。冰帝整个学园的人那段时间的通信时间还有通信人。

    目暮警官的眼睛又一次变成了半月眼。这些大财团的继承人们还真是厉害。

    迹部景吾看了看时间。然后他让桦地先把被害人本人的交给了目暮警官,又把其他的那些统统都交给了其他警官。目暮警官也很认真的看了下去。

    “江藤?你昨晚为什么给坂口打电话?”目暮警官抬眼看了看在那边的江藤相辉问道。

    这个时间是他们离开学校以后。三之宫也怀疑的看向了他。不过仅仅是看看。江藤相辉则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悲伤的说:“老妈做了牛排叫他一起来吃。他父母都不在国内。”

    “那时候电话接通了,但一直没有人说话。”他的表情中有些懊恼。“我早该察觉到不对劲的。如果我立刻找到他……如果我立刻找到他说不定他还能救回来。”

    目暮警官对这个答案没什么疑问。高木警官也一样,他还宽慰了江藤相辉:“你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江藤相辉的表情却还是很悲伤,不能释怀的样子。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过来了,迹部景吾一看是他们,他的脸色一时没忍住表现了一喜。然后又装出了认真的样子。那几个人很恭敬的对他说:“少爷,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那几个迹部家的人没有多说,他们直接就把手里提着的笔记本电脑给了打开,并在迹部景吾的面前放了一段画面。迹部景吾边看着这边的画面,边又看了看那边的几个人。

    最后,迹部景吾的神色有些凛冽,就像是要爆发似的。不过他咬牙忍了下来,他选择把目暮警官叫来,又让他看了一遍这些画面。目暮警官看着看着眼光也看向了那边的目击者。

    这是昨天命案发生前后的影像资料。不是监控器拍摄的画面。学校里本来也没安置监控器。而是一种很让人难以相信的卫星拍摄出的画面。

    昨天命案发生前后,有三颗卫星从这边路过,其中一颗通信卫星,一颗气象卫星,还有一颗防卫卫星。而能够把画面拍的这么清晰的,这只能是防卫卫星了。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调出来的东西。如果不是迹部财团的地位,还有他家的老头子和那些人的交情,他不可能拿得出来。迹部景吾为了调查清这个案子可谓是倾尽全力了。

    卫星照不出室内的情况,但凶手出出入入了好几次,在凤长太郎进去以后依然如此,期间他还拿了后来证实出现了凤长太郎指纹的东西。凶手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

    “江藤先生,请你和我们去警视厅配合调查吧!”目暮警官说。

    江藤相辉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他愣愣的看着他们,又看了看迹部景吾和迹部家的那些人。然后他低声的笑了起来。“居然……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真是不甘心啊。”

    迹部景吾都不屑看他一眼。但他的意思很明显,本大爷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敢动网球部正选的人。不管他的手段都高明,他大少爷一定能你揪出来。

    “真嫉妒啊!”江藤相辉自然看明白了这一点。他在跟着警方离开的时候,他还不忘看向迹部景吾。“可是,如果不把他拉下来,不把足够多的拉下来,我又怎么能安心呢?”

    “都是因为他们啊,有他们在前边挡着。我才没有办法进入二队!”

    他爱网球,能够代表学校参赛是他最大的梦想。他幻想着在比赛场中成为众人的焦点。为了这个梦想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这绝不是几年的好朋友就能给打消的。

    而当这个愿望被人打破的时候。他也同样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毁掉他。“如果我没有退部就好了。”只要他再早一天下了这个决心。现在的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三之宫和仁仿佛不认识他一样。他看着他的眼里全是陌生,他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