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尤金·戴维斯醒了。就在‘阿笠博士’揭露真相的时候。

    “抱歉。”在他意识还有些迷糊的时候,他就看见了这里唯一看向了他的伊藤朔月。他立刻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起来。“最近我特别容易犯困。”

    『……』伊藤朔月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这是正常的反应。』

    “是啊!”尤金的表情中忽然有了些黯淡。他原本温柔的笑意,这会儿也带了一些不太一样的感觉。不过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他就看向了那边阿笠博士那边。

    “那个人的灵魂……”尤金还是有些在意。他感觉不到那个人的灵的存在。

    『对。』伊藤朔月没有否认,她的表情很平淡,就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横岛先生的灵魂已经不存在了。』

    “果然是这样嘛?”尤金轻声的叹了口气。然后他轻微的摇了摇头,表情中又恢复了一些温柔的平和。“之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了吗?”

    如果是以前,尤金大概会从那鲁或者麻衣那里了解这里发生的情况。但这次……尤金有些苦笑,他才刚醒就又困了,这期间他并没有多余的精力了解到这件事。

    这座房子里曾经有过恶灵。但它已经消失了。这是他能知道的所有内容。

    『没什么特别的。』伊藤朔月很无所谓的说道。『只不过就是,他的灵魂和恶灵融合到了一起。』所以,两个一起被她给消灭了而已。

    “融合?”尤金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词。他问:“是融合,不是附身?”

    『嗯。』伊藤朔月很‘轻声’的答道。然后她不再说话,那边‘阿笠博士’那里也有了新的发展。横岛武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他的喊声足以让身处在其他房间的人都能听到。

    “新一。”阿笠博士悄悄的对躲在他身后的柯南说。“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他可不是因为受了打击。”‘阿笠博士’的声音很坚定的在说。这让阿笠博士本人有一会儿的手忙脚乱。他连忙又开始装模作样的配合了起来。

    横岛武很明显得不相信。这不是受了打击还能是什么?

    “在包括横岛先生在内,所有人都离开,去悠香小姐的命案现场的时候……”阿笠博士突然转移了话题,他说,“这座房子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次横岛先生请来了几位除灵方面的专家。你们看到的那些机器就是他们的。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那些机器在某个房间突然停止了工作。”

    这个时候,有名警员从外边走了进来。这名警员附在黑田兵卫的耳边说了什么后,他就退出了这个房间。没多久,那个人就带着一堆的东西从外边进来了。

    “这是博士要的东西。”那名警官说。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一切都和您说的一样。”

    这是已经断裂成几节的斧头。已经黯淡无光了的斧头的刃上,到现在还包裹着一层干涸了的血迹。警方把他们拼成了整个,它的刃部也可以和几个被害人的致命伤吻合。

    上边的血迹,警方也已经做了验证,的确是最后两位被害人的。

    “这……”在这个斧头被拼上以后,横岛武就认出了它。他看向了横岛志弘。这到底……

    这把斧头的确是父亲的东西。横岛武还记得他的父亲在偶然得到一把旧刀后的兴奋还有激动,他也亲眼看见父亲郑重的把那把刀送去了熔炼最终被做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它……这个斧头是死物。”横岛武还是不可以相信。“它可能早就被人偷走了。”

    这是没有人会相信的理由。就连横岛武自己说出这话,他都觉得这么牵强。“这怎么可能让人相信啊?”他说。“如果真是它的话,为什么它又会这么容易就断掉。”

    “这不容易。”阿笠博士的声音有了一些的幽深。他背后的柯南则有些严肃的看向了那边的伊藤朔月。他说:“为了掩人耳目,横岛先生请了很多人来查这件事。”

    “其中,他就请到了一位非常厉害的人。”柯南有些惋惜,有些难受,又有些无可奈何。虽然这一切都是横岛志弘的自作自受。“这连他本人都没想到。”

    『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出自他的本心。』在江户川柯南当众说出他的推理前,他曾经这么问过伊藤朔月。而当时的伊藤朔月只是看了看他。『这只能看你自己的判断了。』

    『他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柯南有些思索的在说。『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永远都不会恢复了。』伊藤朔月在笑,但柯南却从她的语气中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种危险的气息。『你打算怎么做呢?名侦探。这件事是我做的呢。』

    『如果你不这么做,死的就是更多无辜的人。』柯南的神色很严肃、认真。然后,他又轻微的翘起了嘴角。补了一句,『虽然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认同你的做法。』

    『啊!和我想的一样。』伊藤朔月耸了下肩答道。却不知她到底指的是哪点。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阿笠博士’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这不是因为不能说。而是柯南即便他现在可以接受了涉谷他们的证据,但他没有办法把这件事也当成推理说出来。

    “这把斧头原来是把刀。”横岛武终于放弃了反驳。他很疲惫的坐到了那边的椅子上,开始诉说起这把斧头的来历。“把它卖给父亲的人说它是村正。可是我没有信过。”

    “父亲他倒是信了。在拿到那把刀的第一个月他简直就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身边。无论是吃饭、睡着,甚至洗澡。他都要把它放在他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父亲忽然说想要把这把刀熔炼成一把斧头。我当时还以为他终于对它失去了兴趣。结果,他说他这样就可以真正的用到这把刀了。不会有其他人觉得奇怪。”

    横岛武说完这些,他认真的看着他的父亲。但他的父亲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是只有一个躯壳一样。他重新的望向了那些破碎的斧头。“真的是它夺走了父亲和妹妹吗?”

    传说,妖刀村正可以吞噬人心。柯南的视线此刻还在伊藤朔月身上,他的目光中有着思考他还是第一次有些相信了,传说不一定就是假的,不一定就是人们凭空捏造出来的。

    “刚才的恶灵就是这把刀的刀灵?”尤金这次倒没有这么快就睡着。他也滤清了所有的事情。“难怪可以和人类的灵魂融合。这类物品的灵最容易发生这种事情。”

    『何止。』伊藤朔月略低了头,她的笑容带着一些试探,还有什么深不可测的东西。『没有契约的约束。不论是什么样的灵都容易变成这样。』

    “你的意思……?”尤金温和的眼睛里有了些意外。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飘在天上的他望向了涉谷那个方向。“那鲁,还有麻衣他们都没办法缔结契约。”

    『我可什么都没说。』伊藤朔月则笑着很无辜的回应了他。

    “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吧?”尤金很明白。他是灵能者。这是天生就带有的能力。对灵这方面的了解他也多于他那个笨蛋学者的弟弟,还有麻衣他们。

    『或许。』伊藤朔月没有否认。不过她的‘声音’猛然严肃了起来。『不过,你该知道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可不是单纯的有没有能力的问题。

    “嗯。”尤金轻微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用这个方法。”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些感慨。最终又化为了一个有些随意的笑容。“现在谈这些好像也没什么用处。”

    客厅中的所有人都沉默着。黑田兵卫率先出了声,他让他的手下把那些斧头的碎片作为证据带回警视厅。并且让横岛志弘跟他们回去调查。

    不过,横岛志弘现在的这种状态。他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释放吧?!有人想。

    天草流和美南惠终于回来了。带着他们刚刚找到的线索和证据。不过,在他们看到这边真相已经大白。他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柯南却对他们的线索更感兴趣。

    他们找到了切实的证据。仅靠着美南惠看了一眼的最初案件的照片。他们在那附近的某个老鼠洞里找到了沾有被害者胃液的属于横岛志弘的衣服纽扣。

    那是一种很难得见到的纽扣。曾经的横岛志弘还和其他人炫耀过。

    横岛志弘第一次的作案很生涩。不止是让被害者咽下一个纽扣。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力,砍了他无数下以后,才把那个人杀死。在他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有人从附近经过。

    在匆忙间,他把本来当做晚饭的大块的肉留了下来,这是附近的野狗喜欢的东西。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他们能在五分钟后就赶到。另外又放了一些巧克力之类的甜食。

    这样就没人发现他做了什么了。他是这么想着就回了家。

    在后来的作案中,横岛志弘就比第一次有了经验,虽然前几次还是会砍很多下。但至少他会做一些伪装了。他还误导了别人这些都是怪物所为。他也愈发的享受起了这样的刺激。

    当昨天他发现横岛悠香可能看见了他的斧头之后,他就起了杀心。他说她的同学找过她,约好和她一起出去玩。横岛悠香信了。她开开心心的准备好了一切。结果……

    妖刀村正或许的确可以吞噬人心。但那也只能在人心已经接受了它的前提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