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十多年前的灭门案被证实了。木田三一承认是他们五个人计划并实施的。他在中途曾经想过不干了。甚至在作案结束之后他还想过去警局自首。

    木田三一关于自首的事情,他说过了好几次。其余几个人在思考了之后答应了他。其中藤岛哲夫还说,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他现在做梦都会看见那些人的样子。

    “大概会判死刑吧?”他猜测着。然后其他几个人都沉默了。日本的死刑很少,如果因为矛盾杀死人更有可能判不了几年。但他们这样的行为已经符合了死刑的范围。

    木田三一有些不忍。他自己愿意去送死,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偿命。可是,他的朋友们。他忽然很感动。为了他自己一个人心底难安他的朋友们可以为他做这么多。

    “大家不是想去死亡之岛吗?”藤岛哲夫的这样一句话缓和了这里的气氛,他说,“就让我们在死之前去一次这个地方吧!这样或许我们还不用麻烦警察呢。”

    就这样,他们五个人很快乐的去了死亡之岛。那时候的这座岛上还没有这么多的游客,他更神秘,也更危险。但木田三一觉得很快乐。其他的人看起来玩的也很愉快。

    这座岛比想象中的要大,他们足足玩了五天,在第五天他们准备要返程的时候,他们到达了这座岛的最里端。那是一个只能容得下一个人侧身而过的窄小的山道,下边是看不到底。

    作为女性八杉淳美很喜欢这种活动,她跑到了第一个,而藤岛则跟在了后边。木田三一是第三个。因为阪内苍健说他要保护在最后对这个有些不适应的笠木由纪子。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他们已经玩过了这么多的地方,对这个也很在行,他们不认为会出现什么问题。直到他们走到了中间,藤岛和阪内忽然用力把木田三一向下退去。

    木田三一没有防备,他一下子就踩空了。他想要伸手抓住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但可惜的是他的掉落速度太快,他连衣角都没有抓住。他只能看着上边的几个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你说的没错。”八杉淳美看着下边说。“他的确想不到我们会选择在这里动手。”

    藤岛露出了一点骄傲的表情。“这种地方稍微用些力搞不好我们也会一起掉下去。他肯定是这么想的。却不知道我前天就趁夜里来这边探过地形了。只要抓住这里……”

    这座峭壁上有很多石头都有突起的部分。不是人为建造,但就像是人为制造一样,它们刚好可以供人攀爬。藤岛在找到这里的时候,他就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掉木田三一的地方。

    笠木由纪子在发现木田三一被活着找到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死灰。她明白有些事情不可能继续隐瞒下去了。她活了这么多年该知足了,可是她还是不甘心啊。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幸福,有一个很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那些幼年时候犯的错都该过去了啊!她非常痛苦的想。她颤颤巍巍的指向了那边说话的木田三一。

    “你……为什么要编造出这些谎话?”她的眼睛里全是痛苦。还有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我们没能救下你,这的确是我们的错。但杀人,还有故意推下你?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出?”

    这是最后一个他没能杀掉的人。木田三一有好几次想冲上去,但全都被毛利小五郎或者风间信长给挡了下来。他们两个人也询问,他到底有没有当初那件事的证据。

    木田三一绝望的闭上了眼,他没有。他保存的证据在他悄悄返回他家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一件没剩的全都销毁了。他说:“如果有那些东西我大概就不会选择自己报仇了。”

    笠木由纪子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些欣喜,但很快就被掩藏了下去。风间信长和柯南这两个人却都没错过她的这个表情。但这些不能当做证据,他们只有慢慢的追查下去。

    外边的风暴渐渐的小了,目暮警官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说他们马上就能到达这里。这么说着,天上就传来了一阵阵直升机的声音。这里的案子终于可以完结。

    这次接警的是目暮警官,风间信长警官纯粹是休假,他把犯人转交给了目暮警官。就在目暮警官他们下了直升机的时候,木田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没在他这里再度冲向了笠木由纪子。

    短短的几秒钟,木田三一的嘴已经狠狠的咬住了笠木由纪子的喉咙。笠木由纪子想叫但她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她的喉咙被咬出了一个洞在不停的往外喷血,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所有的人对这一情况发展都有些措手不及。木田三一的双手被手铐反绑在了背后,他的脸上带着兴奋、喜悦还有圆满的笑容。鲜血已经溅满了他的脸。他的牙齿还在紧紧的咬着那里。

    警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连忙上去把木田三一拉开,他的嘴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这让警方费了很大的力气。而躺在了一遍的笠木由纪子早就已经没了气息。

    柯南忽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这次他是亲眼看着案件发生,但来不及阻止。

    风间警官那对情侣还留在岛上,柯南,还有毛利父女也终于恢复了游玩的兴致。不过柯南发现那位安室先生又不见了。或者说,在他去冲个澡以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

    而波本他现在在哪里呢?他当然还在这座岛上,不过的确不在这座酒店里了,他现在身处的是在一辆黑色的保时捷里。他的身旁坐着的还有位银色长发的黑衣男人。

    “没想到你会主动要求参与这次的任务。”波本坐在后排懒洋洋的说着。

    而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的女孩子,则一脸的赞同,她说:“只不过是交易而已。这件事波本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她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的嫌弃,“我可对这座岛没兴趣。”

    “这是因为……”驾驶这辆车的那个男人则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大哥他很喜欢这种地方。我还记得上次游乐园的那次交易,就是因为……”

    “闭嘴。伏特加。”琴酒很严厉的打断了他。伏特加只好乖乖的闭了嘴。然后,琴酒才回应刚刚女孩的话。说:“我又没有让你也一起跟过来。”

    “我是你的搭档。”女孩的声音中忽然多了些抱怨。“你做任务,我可以不来吗?”

    “那位先生没说。”琴酒只沉声回了他这么一句话后,他就不再言语了。反而是波本在这个时候忽然看了看前边,又看了看旁边,插嘴,说:“你们的感情还真好啊!”

    “那是!”女孩点头表示赞同。“他是我搭档嘛!你说是不是啊?琴酒先生。”

    “只有你那样认为。”琴酒面色不变的说。而伏特加表示不理解的说,“不是波本和清酒他们两个人都这么认为吗?”在后排的琴酒狠狠的扫了他一眼后,他很自觉的不说了。

    BOSS和那人约定的地点,是在这座岛上的某个山洞里,组织的下层人员已经提早一步去了那里埋伏。只等着那个人出现了。保时捷356A直接开到了山洞里,波本一个人走了下来。

    这里埋伏的可不止有组织的人。还有另外一波人马。在场的除了伏特加外,有代号的人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波本却还只是很随意的就走了出去,嘴角还挂着个微笑。

    交易的人几乎是同他一起出现的。那人很是肥大的脑袋上带着一种很虚伪的笑容。他正面的看了看波本说:“你就是那个组织的波本?”他拿出了箱子,“这里就是所有的钱。”

    黑色的箱子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就被开了。里边摆满的的确是成叠的日圆。波本还是带着笑得站在那里没动,那个人有些心急的亲自打开了给他查看。最后他说:“我要的东西呢?”

    波本不知道从哪里就拿出了一个盒子,他把盒子拿在手里,那个人立刻垂涎的看着它,他那个架势,他恨不得立刻就把盒子给抢过来。波本却还是稳稳地。

    这个盒子里只有一个软盘。软盘里装了一种很厉害的病毒程序。只要拥有了它,他想要破坏或篡改哪里的程序都行,即便没联网的地方都没问题。就比如自卫队,或者国会的。

    周围的人已经蠢蠢欲动。波本很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嘴角隐隐带着一种有意思的感觉。那边车里的两个人的手也都已经放到了自己的手/枪上。有一场混战马上就要开始的样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