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黑衣组织的底层人员共有三十人。对方隐藏在各处的少说也有七、八十个人。那个肥胖的男人很自信。对方只有一个人,就算这个人再厉害,他也很难全身而退。

    战斗的开始是起源于这次交易的完成。当波本把磁盘扔给了那个肥胖的男人的时候,从他们周围一下子就闯过来了有十个身材非常高大魁梧的男人。

    这些男人的速度很快,他们一下子就把那个肥胖的男人挡在了他们的身后,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波本却只是笑了。在他的脸上呈现了一种阴影的状态。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呢?”波本微眯了眼睛,他的语气很危险,这不禁让对面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只有在最后的那个肥胖的那人还不自知。

    “这不是很清楚了吗?”他说,“我希望你能把软盘和钱都留下。”

    这是他好不容易才赚来的金钱。他可不想把这些都给别人。肥胖的男人脸上有了阴狠。如果这个‘波本’能够识趣还好。否则……他也不会再顾忌那个名不见经传的犯罪组织。

    “原来如此!”波本的语气里有了一些恍然大悟的感觉。但下一刻,他的话锋就猛转,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而又带着轻蔑。“能不能拿走就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周围响起了一阵阵的枪声。那个肥胖的男人这个时候才惊讶的东张西望了起来。只见那些潜伏的人都暴露了出来,与此同时,还多了几十个他不知道的人。

    底层的人员已经战斗了起来。那个肥胖的男人有些着急了,他让他前边的这些魁梧的男人赶快开枪,只要把眼前的这人杀死,其他的那些人自然就群龙无首了。

    波本在他们开枪之前就闪过了他们。他的枪口已经抵住了那个肥胖男人的头部。这让前边的那些魁梧的男人一时没了办法,他们不敢动手,唯恐他伤到他们的BOSS。

    那个肥胖的男人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看见外边他带来的人已经死的几乎没人了。他有些绝望,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组织到底……他们就连底层人员都这么厉害吗?!

    其实,这还真不是底层人员解决的。那些人的能力充其量和对方带来的人差不多。在人数少了这么多的情况下,他们肯定要落下风。但这次有琴酒和伊藤朔月在。

    波本的任务是参与交易。而琴酒的任务则是确保这次交易能够顺利的完成。这次交易的对象是日本很有名的黑市商人。平常都是他提供或信息、或物品,而其他人付给他钱。

    保时捷356A靠近外边那侧的两个门都敞开着。琴酒和伊藤朔月两人的枪都已经换过了两次子弹匣,伏特加则被要求驾驶着这辆车沿着这巨大的山洞的四周转圈。

    “他们两个的动作也太快了吧!”波本的枪口没动,他自己倒还是一副悠闲的状态。

    现在的形势非常不好。那个肥胖的男人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自己的性命就在别人的掌握之下。他想逃,可是他相信他只要稍微挪动一下,这个人一定会按下扳机。

    “你输了!”波本他的嘴角微翘。而那个肥胖的男人他举起了双手,说:“软盘和钱我都不要了。你只要放我离开就行。你一定要放我走。否则他们也不会让你平安离开的。”

    “那就让他们试试好了。”波本这么说着,他扣动扳机的手指就开始用力,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飞过来了一枚子弹,它直接就镶入了那肥胖男人的眉心。

    那个肥胖的男人连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直直的向后倒去。前边的那十个魁梧的男人见状,他们都惊讶的动不了了。一会儿之后连他们几个也都躺成了一排。

    保时捷356A这时已经开到了他的前边不远处的地方。波本觉得他这次的行动真的很轻松,他收回了□□,没忘记把掉在地上的软盘和箱子都拿好,然后,他走向了他们。

    对方总共有八十个人整,除了最后由琴酒解决掉的那十个外。其余七十人,由底层人员杀了十五个;琴酒杀了三十个;而伊藤朔月则击毙了二十五个。

    这些不太重要的人没什么。那个肥胖男人的死,就连琴酒都有些诧异,不过一瞬间就被他的冷哼一声掩饰下去了。那样的距离不要说是□□了,连狙击枪都不一定能成功。

    波本最不喜欢其他人抢他的目标。他此刻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是你做的?”他问。

    “为什么这么认为?”她笑说。杀人这种事交给她就可以了。

    他当然知道。但他不该知道。波本看起来完全没有思考一样,他说:“不是琴酒的手法。但也不可能是那些底层的成员,他们没有那种本事。”

    “你就知道我有了。”伊藤朔月撇了撇嘴说。她的部分能力在这几个人面前当然不是秘密。

    “这是我最近才到手的新枪!”伊藤朔月说的却并不是能力的事,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在场的几个人都已经见过了。“这次刚好可以试一下它有多大的威力。”

    “我知道组织里有个做武器很厉害的家伙。”琴酒的声音有些冷,那个人很神秘,平常不露面,就连他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他猜测着:“这就是他的手笔吧!”

    伊藤朔月看向琴酒的表情里略有一些诧异。连琴酒对他都不熟吗?这可有意思了。然后,她点了点头,“我没想到组织里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制造师。”

    “那是个自由散漫的家伙。”琴酒给他下了定义。“一年愿意做一件武器就很难得了。”

    琴酒对那个人很不满意。他一向最不喜欢的就是神秘主义。偏偏组织里还就是这样的家伙最多。贝尔摩德、波本,清酒,还有制造出这个武器的那个人。

    “那我还真是幸运啊!”伊藤朔月的语气很随意。她选了个不错的要求。

    波本悄悄的把这部分信息记在了心里。表面上他的态度却还不是很好。他的脸黑黑的,有些阴沉的感觉。琴酒没感到什么意外。这次还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如果清酒和波本这两个闹起来,组织里大概又不会平静了吧?他想。

    这个时间,外边风暴已经完全平息。他们走出没多久就分开了。从伏特加上次不小心的透露,琴酒应该是去玩去了。伊藤朔月和波本为了避免受到怀疑,他们两个也很快就分开了。

    波本找到了正在游玩的毛利一家,他还采取了和来时一样的交通方式,而伊藤朔月则叫来了自家的直升飞机。在知道某位小死神也在这里的同时,她就嫌麻烦的觉得她该回家休息了。

    这一次的外出,伊藤朔月终于没有遇到杀人案件。虽说这次死的人绝对不算少。

    伊藤朔月回到家没看到水树萤。大概又出去‘工作’了。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比如她喜欢的那个男孩。不过她在水树萤的门外看到了经常跟在她身边的老爷爷。

    “小姐还不太成熟。”那位老爷爷没有预兆的跟她说道。伊藤朔月心里赞同了这个说法。只听那个老爷爷继续说,“这样下去她会痛苦。对她不得不完成的使命。”

    “她遇到什么了?”伊藤朔月很直截了当的问道。而那位老爷爷却只是叹了口气。最后语焉不详的说:“那是她的因果。我们都无法插手。你就当没有听过我说的这些话吧!”

    喂!伊藤朔月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这算什么?水树萤的客房就这么大敞着,她走了进去。她的电脑打开的放在了那里。屏幕上还在闪耀着红色的和血一样的光芒。

    门外的那位老爷爷又出现了。他往房间里望去,露出了一点点复杂的表情。

    水树萤在房间里,她就坐在了最里端的墙角。她抱着膝,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伊藤朔月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她把声音放到很轻,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这次又是不该下地狱的人。”水树萤抬头看向了她,然后很小声的回答。

    在她成为地狱少女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她已经遇到了十几次这样的事情。平常她也会痛苦还有挣扎,但这次……她在和某位侦探接触了这么久之后,她已经觉得这是错的了。

    她不想做这件事。可是这是她的宿命。存在这个世间的怨恨她必须消去。

    “如果有其他的地狱少女……”她的眼神有些空洞洞的,轻声的提出了自己的假设。“她们也会这样吗?”明明知道是不对的事情。但没办法不做。她……不想这样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