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吉山先生终于承认了他杀害了河野小姐的事实。

    “我喜欢她。”他说,“昨天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她告白。结果那个女人不但无情的拒绝了我。还拿一些刺耳的语言来奚落我。我一时忍无可忍……就决定把她杀了。”

    “这不可能!”渡部加奈子抬起头,一脸的肯定。“请不要再诬陷河野小姐了。河野小姐她的性格那么好。她喜欢称赞别人,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重话!”

    吉山先生的脸上有讽刺。“不可能?我原来也以为她像她表现的那么善良、温柔。我都想象过,即使被拒绝了也还要继续喜欢她。可这些都是假象。装给所有人的看的假象。”

    吉山先生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警方想要阻止,但在看到他拿出的只是个稻草人之后,他们就停了下来。他说:“那个女人身上竟然有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在确认了那是个稻草人的时候,柯南的嘴角抽了抽,眼睛也变成了半月眼。

    “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我。”吉山先生的笑声有些发狂的感觉,“被拒绝的是我。被讽刺的也是我。还轮不到她拿这种东西来诅咒我。她有什么资格诅咒我!!!”

    稻草人就这么被吉山先生拿在了手里,它脖子上红色的绳子随风飘舞。然而下一刻忽然这里起了更大的风,等风过去的时候,柯南惊讶的发现那个稻草人就不见了。

    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真的?柯南托起了下巴,开始思考了起来。这里是室内,连微风都吹不进来。更何况这么大的风……正好这时他看见了在一旁的伊藤朔月。

    伊藤朔月只是淡笑着,她在感慨死神体质真的很好用。这一次水树萤的问题可以解决了。

    稻草人上边隐藏着的气息。就和水树萤身上的一模一样。伊藤朔月早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大概就是地狱少女交给委托者的信物吧!她猜测。

    这是什么风?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变化弄的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稻草人怎么就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消失了。柯南还有目暮警官他们都看向了伊藤朔月。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柯南的表情,还有语气都很肯定。

    伊藤朔月有些无所谓的耸了下肩,反问:“有什么人会不知道吗?”

    “你是说诅咒真的存在?”柯南的语气里多了些难以置信的感觉。这类的传说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但到了现在社会,大部分人,包括他自己之内都不可能相信这种东西有用。

    “当然存在。”伊藤朔月很‘好心’的对柯南进行误……不对,是帮他解释。“只要方法正确,就连普通人都能顺利的运用。”不过那些方法这个世界大概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

    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黑羽快斗在前不久就尝到过它的厉害了,那时的使用者是小泉红子。

    “居然是真的。”在回过神后,吉山先生就偶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现在的脸上有了一些庆幸,他说:“还好我先下手了。否则这次会死的就是我了。”

    柯南总觉得伊藤的话里有漏洞。但到底是在这里?他思索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

    “你就是那个小鬼说的‘朔月姐姐’吧?”吉山先生这下终于平静了。他看了看旁边经过试验后还纹丝未动的书架说:“真想不到竟然这么年轻。这是我想了一夜的方法啊。”

    “它并不会这么容易失败吧!”他问她。“你是故意等我忍不住自己承认。”这是吉山先生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她看出了他使用的方法,却没找到证据。

    这应该问那位小侦探。伊藤朔月在心里默默的吐槽。那家伙又一次冒用了她的名义。而在旁的那位小侦探则急的有些冒汗了。伊藤……她不会又说出什么引人怀疑的话吧!

    最终,伊藤朔月只是微翘了嘴角,“你之前的试验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吧?”她解释,“其他地方可以办到的事情,在另外的地方未必可以。”

    什么嘛!这家伙果然什么都看出来了。柯南小朋友终于松了口气。

    吉山先生做试验的时候,他并没有能完全复制这里的情况。这让他的试验充满了漏洞。他自己杀人时又用的不一样的方法。所以,他也一直都没发现这根本就不能实行。

    没错。这样的设计他只是想让人证明,这件事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而事实上他是亲自站在书架的背后,看见河野南走到这里的时候推倒的。书架上的线也是因为他的推力才断开。

    “原来是这样嘛?”在警方要把他带走的时候,吉山先生充满了可惜的说。“我一时也找不到完全一样的地方。但我已经没办法等下去了。”他一刻都不想等下去。

    米花书店终于又恢复了正常。店长和渡部加奈子的情绪却一下子都低落了起来。他们相处了几个月的下属/同事死了。不管她是不是假的,但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不难过不可能。

    整点的时钟响了起来,渡部加奈子一看时间,这已经距离她下班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她想起了刚刚帮助河野小姐找到真凶的那个中学生。她还答应过带她去找那本书。

    “对不起!”渡部加奈子带有歉意的笑容里,还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疲惫。“我现在就带你去找那本书。”这么说着,她开始匆匆忙忙的整理东西,然后就准备带着他们离开。

    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孩子兴头不减,和柯南在一起后,他们遇到了这么多的杀人案件,这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很习以为常了。他们现在特别想早点见到那个妖怪的书籍。

    “河野小姐诅咒的人真的是吉山先生吗?”在路上,柯南故意和伊藤朔月走在一起,他问。

    “为什么会这么问?”伊藤朔月很随意的回答着他。有一些赞赏被她很好的掩藏了下去。小侦探的确敏锐。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则在旁一边低头的向前走着,一边在认真的思考。

    “稻草人上边没有标记。”他没抬头,甚至都没思考就把他的疑问说了出来。“理论上应该是谁都有可能。这件事从始至终就只有吉山先生自己认定是诅咒他的。”

    就在确认吉山先生拿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柯南小朋友有稍微的调整了一下他的眼镜,这让他清楚的看见了那个稻草人。除了有些不协调的红线,就是普通用稻草编织的人偶。

    渡部小姐在前边和几个小朋友有说有笑,这时她还回头和他们三个走在最后的人打了招呼。伊藤朔月看了看他们,笑说:“你是对的。河野小姐想要杀害的人的确不是吉山先生。”

    “你是说……”柯南猛的张大了眼睛。然后他又恢复了正常。他的声音透露出了紧张还有严肃。“她的目标是渡部小姐对不对?这种诅咒竟然是足以致命的吗?!”

    “至少我感觉到的是这样。”伊藤朔月有些无所谓的回答。然后她就没有再讨论的意思了。

    河野小姐为什么会这么做。她和渡部小姐之间又有什么事。柯南不知道,他是侦探,找寻真相是他的本能。但河野小姐已经死去,这件事又没有实施。就让这一切都过去了就好。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他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的死亡。柯南的眼镜有了一些的阴影,他最后问了伊藤朔月一句:“这样的诅咒……你知道它的来源吗?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它?”

    柯南停了下来,他看向伊藤朔月的眼神很坚定,现在唯一可以给他答案的人就只有她了。而伊藤朔月则继续向前走着,只在走的过程中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谁知道呢!”

    “不过……就算有,那也是你没办法办到的。”从远方飘来的这句话,让柯南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随后又松了。这是他不甘心却又没办法不承认的事实。

    柯南在今年之前也有过无力的时候,那是在他没办法阻止案件发生的情况。而今年在遇到了这么多以前不相信的事情之后,他的无力也越来越多了。但他还是相信他可以做些什么。

    “真的没有办法呢!”伊藤朔月有些无可奈何的看向了江户川柯南。她的表情中终于有了些认真,“在诅咒发生之前你就先找到那些稻草人。这大概是个可行的办法吧!”

    “不过,没有人知道什么人有那些稻草人。也没人知道它们会多少时间会出现。你确定你能阻止那些事吗?”伊藤朔月的语气里并没有太大的不相信。

    如果是小侦探的话……那些怨恨或许能够被提前抹消也说不定。前提是,小侦探可以找得到他们,并且还没因为他的死神气场而让委托者、或者目标人物死亡。

    前一点还好说,至于后一点,伊藤朔月表示,她对这个完全不抱期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