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28.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King』咖啡店的下午,安室透今天的打工刚刚结束,他就在门外遇到了一个熟人。是某个一直叼着牙签的男人。他的表情有些惊讶,还有一些被他完全隐藏了下去的欣慰。

    “你小子还真是神秘啊!”伊达航抱怨。“出现了一下就又消失了。”

    “抱歉啦!”安室透语气里可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他笑着,虽然是他常常会展露的表情但此刻他的笑容里仿佛包含了更多的真心。“最近有很多事要做。”

    伊达航给了他一个『这次就不计较了』的眼神。他说:“如果不是高木君我还找不到你。”

    “高木警官?”安室透反问。伊达航则很爽朗的大笑,解释说,“那小子是我的后辈。在我被调到搜查三课之前。我们可是『Wararu』兄弟呢!。”

    安室透遇到过高木还有佐藤为伊达扫墓。那是已经被覆盖了的历史。对那些事情其他人早就没有了记忆,只有当时去了历史的那三个人,他们的记忆被保留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很随意的走在了街上,伊达航还在感慨,“你居然选择当了私家侦探。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们一样,毕了业就到警视厅报到。我那时可是第一时间就去问了你的去向。”

    安室透只是在笑着,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反而,他翘起了唇角,问起了伊达航,“你不是那时候就一直念着去搜查一课。怎么又主动要求调到三课?”

    说起了这个,伊达航的表情里,有一种非常幸福的感觉。他哈哈的笑了,“我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孩子。我想有更多的时间陪他们。三课是警视厅最清闲的部门了。”

    伊达航突发奇想的想带安室回家。虽然距离有些远,但现在还早,他自己也下了班,他们从毕业以后就没怎么联系过。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可以好好叙个旧。娜塔莎也会很高兴。

    安室透答应了伊达航的邀请。这让伊达航兴冲冲的就给在家里的妻子打电话。他的朋友还活着,并且他过得很幸福。安室透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了。

    波本有警校背景。这件事即使在组织里都不算什么特别的秘密。BOSS知道,很多高层人员也都知道。在他们看来,波本在小时候就和组织有渊源,警校只是他锻炼自己的场所。

    那个时候他用的名字就已经是『安室透』了。距离这里不远的冰帝学园里,某棵高耸的大树上正在午休的金发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睛。那个男人怎么有一点眼熟的感觉?她思考。

    下午还有一节课,某位金发少女果断的翘了课。她直接从树上跳落到了学校的外边。然后就边思考,边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波本身边出现了他的朋友呢。

    这个季节是翘课多发的季节。因为她才走出没多久就看到了同样翘课的人。比他们低一年级的木之本,还有李。和迹部的婚约者大道寺家的知世小姐。

    他们遇到了敌人。伊藤朔月可以感觉到,在这附近有一股阴暗而又能让人感觉到邪恶感觉的气息。那几个人在谨慎的观察着四周。他们也不知道敌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

    伊藤朔月停了下来,那股黑暗的气息很自觉的避开了她。然后,渐渐地它们都围绕到了前边那三个人的周围。等到最后在那股气息中间却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和木之本一模一样的人。

    木之本身上的卡片不断的飞向了对面的那个人。她本能的想把它们抓回来。李小狼和大道寺知世也帮忙。可他们在最后也只抓回了少数的几张魔法卡片。

    附近的天空一下子变得黑了起来。是那种纯粹的黑,没有任何的光亮,就连旁边的冰帝学园都受到了影响。课堂上一下子变得只有老师说话的声音。却彼此都没办法看见。

    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会儿,紧接着连老师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这里仿佛就像是静止的时间,窗外的微风声,就连自己说出的话,他们都没有办法听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上课的迹部大少爷试了试他的手机,他无论怎么试手机都没有办法发出光。根据记忆拨出了电话号码,但无论他说了什么,对方都没办法听到。他也一样。

    如果那家伙在,她或许可以想到办法。某位大少爷想到了刚刚才翘了课的某人。他根据自己记忆中的环境走出了教室,又走出了学校。又往伊藤家的方向走去。

    『暗牌』和『静牌』木之本樱一下就认出了对方用了什么。但现在她能够想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樱牌都已经不在她的手里。到底该怎么办?!她握紧了她的魔法手杖。

    『不要往前走了。』找到了这里的迹部大少爷忽然听到了伊藤朔月的声音。“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他有些郁闷。“这么不华丽的场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完这些后,迹部景吾更郁闷了。他还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不过伊藤朔月很快就回应了他。『谁知道呢!』她的语气带着一点点调笑,『或许你的知世更清楚。』

    “你可以听得到?”某大少爷感到非常的好奇。然后他有些严肃了。“现在该怎么办?”

    『只有两个办法。』伊藤朔月很随意的说着。某位大少爷觉得他好像看见了她。她此刻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笑意。『跟着我离开。或者,等他们把敌人打败了。』

    “他们几个不会有问题吧?”迹部景吾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刚刚伊藤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前边的人里有大道寺。这样一来木之本肯定也在,李或许也有。那两个人都会一些魔法。

    『他们很有经验。』伊藤朔月这么说着,『所以这次大概也没问题吧!』

    这个理由还真是……某位大少爷的嘴角抽了抽,他的头上也默默的挂上了一道道黑线。他习惯性的扶上了他的泪痣。这才让他的嘴角又重新翘起,“本大爷希望真能这样。”

    与他们两个人的聊天不同。木之本樱正处于一个嫉妒安静的空间。她知道小狼和知世就在她身边。可她看不到他们。手中的这几张樱牌她都已经试过了。但什么都没改变。

    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什么也都感受不到的世界。木之本樱很希望这个世界变成这样。小狼君。知世。她不要!!!她的表情已经跟要哭出来一样。她的魔力在一瞬间也强大了起来。

    迹部景吾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伊藤朔月。她就靠在自己旁边的那堵墙的前边。她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的方向。可是,他看不到她再看的是什么。那个方向还和之前一样一片的漆黑。

    其实是这家伙会发光吧!这是迹部景吾最后给了符合他审美的伊藤朔月的评价。

    『这里很快就会恢复了。』伊藤朔月忽然看向了他,然后,他看见她一转身就不见了。那里又重新变得纯粹的漆黑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她刚刚看过的方向,就返回了他们的教室。

    光!光牌!拜托!光牌请回来!木之本樱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对面的人死死的抓着那些牌。但她越发的感觉她抓不住了,那些牌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在挣脱着她。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那个人终于稍微松开了些手。所有的牌一张一张的都飞向了木之本樱。而木之本樱在光牌到达她身前的时候,她挥动着魔杖刚好叫出了它的名字。

    世界终于恢复了光明。两个木之本樱一个目光坚定,一个有些惊慌失措。仅仅的一瞬间在最后一张牌也飞向了木之本樱的时候,那个惊慌失措的她就忽然变成碎片后消失。

    迹部景吾不知什么时候也离开了。这里仅仅剩下的只有他们三个人。在大战的结束,李小狼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而大道寺知世则很关心的去询问木之本樱有没有受伤。

    木之本樱很有活力的摇了摇头,不过她的表情里却可以看出,里边有很明显的疲惫。刚才那样的场景对她的心理有很大的影响。另两个人的表情里也逐渐有了担心。

    “不要紧!”木之本樱很肯定的点了下头。“我知道小狼君还有知世,你们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一点不孤独。”她扬起了可爱的笑脸。“这次还多亏了你们。”

    两个人的表情终于有了缓和。木之本樱和李小狼相视一笑,有一种默契还有暧昧的感觉徘徊在两人之间。而大道寺知世则终于有了心思去后悔,她这次又没有拍到小樱的英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