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客房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有一个泄了气的足球就掉落在了它的下方。一进门,某位大少爷就看到这非常不华丽的一幕。不过,他的反应也就只有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是柯南小朋友的成果。这个时候,始作俑者才有空注意到这一情况,他一下子心虚了起来。而某怪盗则对他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意,他的魔术牌不着痕迹的已经被他回收。

    房子被破坏了的事情,某位大少爷宽宏大量的并没有计较。他的『回忆之心』被保住了。为此他还感谢了在场的三个人。尤其是这位毛利侦探家的小学生。

    “这是朔月姐姐的功劳。”小学生仰着脸,一副很天真的样子说。

    迹部景吾还是一副非常骄傲的样子,不过他的眉眼中带着一些清晰可见的笑意,他很习惯的去摸上了他的泪痣。不容置疑的说:“本大爷早就知道她可以。”

    “柯南君可是帮了很大的忙呢!”伊藤朔月则又把柯南小朋友给推了出来。她在笑着,可她的神色中有些神秘莫测。“如果不是柯南,这次的事情可就要麻烦一些了。”

    江户川柯南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伊藤朔月。他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排除了那个小女孩的犯罪嫌疑。他对此是有些无力的,眼看着那个小女孩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杀了,但没办法阻止。

    柯南因为专注在案件上,他并没有注意到怪盗DARK说过的话。黑羽快斗却很清楚的听到了。不能离开嘛?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他的心里默默的吐槽了起来。

    在离开这个客房,返回大厅的路上,某位大少爷知道了他们几个并不是一起过来的时候,他夸奖了柯南。柯南小朋友则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说:“我只是运气好啦。”

    并不是运气好。是柯南看出了那副画卷是假的。这不是拥有很多年历史的作品。它看起来只能是最近新仿造出来的。所以在怪盗DARK消失的时候,他就迅速的朝着那个方向追去了。

    在这之后,柯南有悄悄的问过黑羽快斗,他为什么也会出现在那里。他可不相信是伊藤朔月找他过来的。而黑羽快斗只露出了一个白痴的眼神,说:“迹部是伊藤的青梅竹马。”

    如果迹部家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依照伊藤那个令人头痛的个性。她百分之百会出手。

    这里距离举办酒会的大厅很远,他们几个并没着急。就在他们大概才走了一半的路程的时候,他们看到在前边有两个人围在了一个房间的门口。迹部景吾问了他们怎么回事。

    他们两个的表情都有些着急。在看见来的是迹部景吾的时候,终于稍微松了口气。“迹部少爷是这样的。东尾先生说让我们在这个时间叫他,还再三叮嘱一定不能晚了。可……”

    房门是从内侧上锁的。除了中枢控制之外,谁都没办法从外边打开。这是为了保护里边的人员。迹部景吾本想让他多休息一下也没什么,但他们说他们刚刚听见有些奇怪的响声。

    迹部景吾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他们眼前的这个门就被自动的打开了。那两个人立刻跑了进去。但接下来的情景却让他们愣住了。最后不知谁大声的尖叫了一声。

    东尾正圭……就在这间客房,准确的说是休息室里。他的头部被吊在了房梁上,脚下是已经被弄倒了的凳子。柯南还有黑羽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们联手把那个人托了下来。

    “他已经死了。”最后下了这样的定义的是江户川柯南。他让在场的谁去报警。自杀吗?他看了看这个房间的情况,门和窗子都是从内部上锁的,这个凳子立起来也刚好够到死者。

    不对。这不是自杀。柯南的眼神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掀开了死者的衣领,脖子上的勒痕清晰可见。他看了看四周,眼镜又一次闪过了白光,这是一场不可能犯罪。

    警方大概在五六分钟后就赶到了。是黑田兵卫管理官亲自来的。柯南见是他来只能稍微收敛了一些。而这也是黑羽快斗第一次看见黑田。喂。这家伙就是那个组织的二号人物吗?

    看起来很凶神恶煞吗!黑羽快斗在心里为他做了点评。这人还非常喜欢吓人。

    当黑田兵卫忽然出现在黑羽快斗身后的时候,他简直就被吓了一跳。喂喂!就算把你当成了朗姆的嫌疑人也不用这样吧!那是那个英国回来的名侦探查出来的。不关他的事。

    他真的是朗姆吗?黑羽快斗忍不住抓了抓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他前不久才下决心不再管这件事了。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思考了起来。伊藤已经潜入了这个组织。

    扑克脸。扑克脸。在意识到自己的思考可能外露的时候,黑羽快斗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句话。幸好黑田兵卫此刻已经去检查尸体去了。他应该没发现他的异状。

    黑田兵卫每次都会立刻离开,不管是面对柯南还是黑羽。但此刻有另外一个人看向了他。伊藤朔月,她在很远的地方就感觉到黑羽快斗身上那独属于怪盗基德的冰冷和凌厉的气息。

    在案发之前东尾正圭曾和一个人起过冲突。警方很快就把那个人找了出来。上条佑人。他是一家大型食品公司的继承人。而他们正好与被害人东尾正圭是竞争关系。

    据说上个月,上条佑人的一宗很大的声音,硬是让东尾正圭以非常低的价格抢到了这里。

    那是连成本都不足的价格。据说上条佑人的父亲自那个事情后就一病不起。他的公司的效益也一落千丈。但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这样的价格无论如何他都给不起。

    上条佑人因此很仇视东尾正圭。如果他想要报复,他的确有理由。

    接下来是东尾正圭的弟弟,东尾真圭。他是最后一个和被害人见面的人。他也是唯一被发现进入过这个房间的人。他们谈了什么没人知道。不过有人听见他们争吵的声音。

    东尾正圭在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他觉得有些疲惫就去了迹部为他们准备休息室休息。但想到一会儿有个他很想见到的人也会出现在这里,他就又停了下来交代了一下他两个助手。

    他的助手今川亮和实川广平证实了这一点,他们两个人很为难的看了看彼此。最后还是由今川亮告诉了警方,“东尾先生要见的是木藤家的夫人。他们……是很久的老朋友了。”

    警方联络到木藤夫人的时候,她才刚从她家的车上下来,在听到对面的人说起东尾正圭的时候,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然后她呵呵的笑着表示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被对方挂断了电话的警员,他不太了解的看向了今川亮。只见今川亮叹了口气,“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两个月前东尾先生还和木藤夫人交往。这次东尾先生也是想借机复合的。”

    这么说着,警方在命案的现场发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边有很多东尾先生还有木藤夫人两个很亲密的在一起的照片。信封上已经写好了木藤先生的名字还有地址。

    不仅如此,在那个信封下边还压着另外一个完全一样的信封。除了收件人改成了报社。

    木藤夫妇一直都恩爱,至少这是他们给所有人的印象。如果这件事被揭发出来,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婚姻。还有名誉。尤其是木藤先生这样很有名的上市公司新上任的董事长。

    警方在这之后亲自去找到了木藤夫妇。在木藤夫人知道了东尾先生已死,并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他们的亲密的照片之后,她直接就站不稳了,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我……我……”木藤夫人看见她丈夫冷漠的眼神,她慌了,“你听我解释。亲爱的。是他在引诱我。我的心一直在你的身上啊!请你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

    “我怎么会怪你呢?”木藤先生忽然笑了。他很温柔的扶起了地上的妻子。“总是会有人为了目的接近我的家人。是我的不好。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乱七八糟的人的纠缠。”

    木藤夫人愣愣的看着她的丈夫,她的丈夫的动作看起来很轻,但她感觉被他扶住的地方非常的疼,她疼的都已经掉出了眼泪。但她只能流着泪的露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幸福的笑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情况?木藤夫人她想不通,她明明已经选择结束了那段错误的感情。

    “咳咳。”有位警官终于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是不是可以跟他到现场,配合一下警方的工作?而木藤先生的脸忽然红了一下,他很有礼貌的让这位警官先生在前边带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