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41.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这不是偶然!在他们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柯南终于做出了这个结论。

    大久保纱绘不是不懂机关。她是非常擅长。她每次站的位置看似很简单,其实都是随之而来的或短箭、或长矛的死角。她站在那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如果事情的就是这样的话,她每次的误碰就有很大的问题了。她的目标不是一个人。

    “大久保姐姐好幸运啊!”柯南的眼镜在这种情况又一次反射了强烈的白色的光芒。然后,等他低下头,再抬起的时候,他的表情又像足了小孩子。“每次都不用避。”

    大久保纱绘愣了一下,她反问:“有吗?”她旁边的毛利兰忽然恍然大悟的表示,好像确实是这样。她则笑着表示,“看起来我的运气有的时候确实不错。”

    这段话没说过多久,他们就又遇到了一个机关。这是一个和前边完全一样的机关。大久保纱绘险险的才躲了过去。这时她才表示,原来幸运这种话也不能随便说说。

    他的判断没有错。柯南的眼神则更自信了。她是故意选在她勉强才能避开的地方。

    在柯南说了刚刚的话后,大久保纱绘就很注重看他的反应。此刻,她的眉头在确保其他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深锁了起来。在看向了前边一会儿后,她忽然挂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们很快就又经过了一个机关。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机关。机关里同时放出了短箭、长矛还有长钉。并且还有铁板出来把他们站的这个位置硬生生的分成了几段。

    一支短箭正好刺中了大久保纱绘的右肩,而柯南小朋友则被两块铁板夹在了中间,最后连上都有一块缓缓的下降了下来。长矛配合着短箭从两侧刺向了他的头部、腹部等位置。

    毛利兰几乎立刻就发现了情况,她用出她的空手道想要前边的铁板踢坏。但这次的铁板太结实了。它除了中间出现了一块洼陷外,就那么坚固的挡在了原处。

    没办法了。柯南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些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他按下了自己腰间的那个按钮。只见一个很大的足球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足球硬是把那些武器全都挡了下来。

    那个足球还在变大,他周围的铁板似乎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它们也在随着它渐渐地变大。没多久,柯南小朋友就从那里边走了出来。而那个铁板就被那个巨大的足球架在了那里。

    自始至终,伊藤朔月都在一旁围观。看不出有任何插手的意思。

    毛利兰很关心柯南的情况。柯南只露出了一个小孩子的笑容,表示他什么事情都没有。而当其他人看向那个足球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说:“这是博士的发明。”

    阿笠博士给柯南他们发明了很多的东西。包括刚才的伸缩带,太阳能滑板、侦探团的徽章还有追踪眼镜。所以,毛利兰的反应就是点了点头,表示她明白了。完全没其他的反应。

    柯南悄悄的松了口气。还好这次不得不暴露的不是麻醉针和蝴蝶结变声器。

    如果这两样东西被兰发现的话,他就再也没办法解释了。江户川柯南希望那一天不要来,因为如果他的身份被兰知道……他不会把兰卷进和黑衣组织的事情里来。绝对不会。

    在毛利父女的注意力都被柯南吸引的时候,大久保纱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有些阴霾,而又恶毒的表情。她暗自的咬了咬牙。最后在别人想起她的时候,她又露出了平常的笑容。

    大久保纱绘受了伤,所以接下来的路程,柯南就提议不让她带路了。柯南本想自己跑到最前边。但不知何时伊藤朔月已经走在了他的前边。她对他只露出了一个难测的表情。

    柯南在一瞬间却读懂了。他了然的微笑之后,自己又跑到了这个队伍的最后方,在这个位置无论前边发生什么情况他都能立刻就知道。而毛利兰就在紧挨着他的前边。

    他们一行人走着走着,大久保纱绘的表情就越来越不好,在期间她还曾经说过,我们是不是走错了方向。不过很可惜,前边带路的人根本就不给她什么反应,她只管往前走。

    最后,他们走到了一个不大的房间。再进来的时候,所有人就都闻到了一股非常刺激鼻子的血腥味。侦探的本能让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立刻就冲上去查看。

    小泽隆介的尸体就躺在了前边的角落里。他的心脏部位被插上了一支短箭。周围还有一些挣扎过的痕迹。包括大久保纱绘在内三个‘侦探’都围在了这具尸体的周围。

    大久保纱绘忽然很悲伤。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些哭腔的说:“如果不是我们分开了,小泽先生应该就不会死在这里。我为什么没有跟小泽先生更紧一点。”

    这个女人演起戏来很真,柯南认为,就连他自己都要怀疑他之前的判断了。

    大久保纱绘挡住了小泽隆介的一侧。毛利小五郎被她转移了注意力,剩下还在研究这次的命案的就只有江户川柯南一个人了。凶手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侦探大久保纱绘。

    他们在这里没多久,另两位走散的名侦探就找到了这里。大久保纱绘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次就连还在其他的人的视线范围的时候,她都没能控制好她的表情。

    刚刚在他们分开之后,茂木侦探和江崎侦探聊了很久,他们把彼此发现的内容都结合在了一起,终于判断出刚刚想杀害他们的人就是大久保纱绘。

    “那么年轻的女侦探啊!”茂木侦探对大久保纱绘感到惋惜。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比起美女,茂木侦探更爱的是他的爱车。那才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只可惜这次来的地方是一片大海的中心,他的爱车根本就没办法开过来。他只能和他的‘爱妻’分居几天。

    茂木侦探和江崎侦探配合着说出了他们的推理。当他们把所有关键的信息都说完的时候,他们就听到柯南小朋友一声,“啊咧咧。”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全都集中到了柯南身上。

    “这里怎么会有字呢?”柯南指着刚刚被大久保纱绘站立的地方。那里依稀有些模糊的字迹,等他们所有人仔细盯着它辨认后发现,虽然字迹少了一半,但是『大久保纱绘』无误。

    大久保纱绘已经没办法再抵赖。她露出了一个有些疲惫的笑容,“真是的。如果早知道他还能有精力写下这些。你们还都能找到这里。我就不该让他多活了那么久。”

    毛利小五郎有些受打击了。不过他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害小泽先生?”

    “她要杀的根本就不是小泽先生一个人。”回答他的是茂木侦探。“你、我,江崎先生都是她的目标。至于小兰小姐那次则是她无差别的杀害。绳子什么时候断掉她都无所谓。”

    江崎侦探也附和了他。“她的目的大概是为了这里的宝藏吧!所以她要杀死所有人。”

    “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大久保纱绘承认了他们的说法。她的表情里透着一股阴霾下的坚定。“这是九头龙匠送给黑王由利香的礼物。而我是黑王由利香唯一的传人。”

    黑王由利香唯一的传人?她怎么不知道?!在一旁闲闲的围观的伊藤朔月,她的嘴角缓缓地翘了起来,看向了大久保纱绘。她的语气很平淡,“那位天才杀人魔女还有传人?”

    “是……啊!”大久保纱绘一脸的非常骄傲的样子。她几乎条件发射似的说了出来。“她是我的曾祖母。因为她曾经天才杀人魔女的身份,所以这件事一直被隐藏了下来。”

    ……伊藤朔月忽然有一种很无语的感觉。祖父的母亲只有他一个孩子。而他又只有母亲一个孩子。这是她知道的事情。祖父既然瞒了她这么多事情,再多瞒一两件也不会太奇怪。

    不过,眼前这是假的无疑了。伊藤朔月并不想揭穿这个事情,至少这件事不能由她揭穿。

    那份宝藏的确是属于黑王由利香的。柯南忍不住的握紧了拳,“这不是杀人的理由。”他的眼睛被阴影遮住,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但语气中有些愤怒。

    另两位名侦探什么都没说。他们只是很沉默的看向了大久保纱绘。眼神中流露出的是让犯罪分子感到压力的感觉。而大久保纱绘大声的表示:“你们懂什么。你们什么都不明白。”

    “就因为我的父母迷恋天才杀人魔女。所以,我不得不在还不懂事的时候就要学习这些复杂的机关。”大久保纱绘的表情已经绝望。“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出来?!”

    如果这些名侦探没有被请来,她也会在近期来这里。她有自信找到宝藏的所在。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们要来?他们要来抢走她这么多年努力的成果。这是她无法容忍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