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44.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柿内毅走的很快,柯南小朋友比他更快,在路上就追上了他。

    “原来是睡着了啊!”萱沼先生的门没关。他们在外边就看清了里边的情况。柿内毅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他很自觉地就走进了办公室里。

    “喂!该醒醒了。”他摇了摇趴在办公桌上的萱沼东史。但他依然没有转醒的样子。柿内毅连忙又用力摇了摇,只见萱沼东史忽然从办公桌上滑了下来。

    柿内毅惊呆了。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手上全是血。柯南小朋友连忙跑了上去。在确认了一番之后,他的表情也变得非常的严肃和沉重。“他已经死了。”他宣告。

    “这……”柿内毅愣愣的看了看他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边已经躺在了地上的萱沼东史。在柯南的提醒下,他才匆匆的把他的手机拿起来准备报警。

    在报警电话没挂掉多久的时候,白鸟警官就第一时间的冲了进来。少年侦探团的几个真小孩子们在看到他匆匆的从他们前边跑过去的时候,他们还露出了难以理解的表情。

    “小林老师明明在这里啊!”其中小岛元太很大声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嘘!”另外两人一起让他小声点。然后,三个小朋友悄悄的看向了那边的小林老师。她没有注意到他们。还好。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注意到了柯南不知道什么跑去了哪里。

    小岛元太再次指责了柯南的狡猾。圆谷光彦也分析,白鸟警官没来找小林老师应该是他遇到什么案件了。三个小朋友一商量就准备也悄悄的命案现场。他们都是少年侦探团的。

    三个小孩子就这么想要悄悄的溜走。但小林老师一下子就发现了他们。这让他们赶到有些奇怪,明明他们早就确认小林老师没看向他们。只有灰原哀把一切都看清了。

    侦探的事情,有工藤在就可以了。灰原很乐于看到他们几个被老师给拦了下来。

    其他的警察没过多久也赶到了。小林老师管着眼前的这些学生就更严了。连绀野老师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学生们也都表现出了好奇。有学生都已经想要跑过去查看。

    小林老师终归只是小学一年级的老师,绀野老师又实在管不住人,所以没多久就有几个学生悄悄的跑了。幸好这个时候警方的人已经到了,他们没让这几个学生从他们那里通过。

    这次的办公楼有设置监控。从监控中,在萱沼东史进去以后就只有三个人进去过。这要归功于他们把场地打包租给了那几所学校。所以平常很多的工作人员今天都休了假。

    角屋夏穗、花崎纯子还有柿内毅。柿内先生本就在此处,没多久,警方,由高木警官联系,另两位女性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她们看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花崎纯子猛的捂上了自己的嘴,这才没让她发出太大,而又显得不雅的惊叫的声音。她的眼睛里还是不敢相信。最后,她终于把视线放到了角屋夏穗的身上。

    角屋夏穗的反应则小了很多。她有些不耐烦的表示,萱沼死不死和她没有关系。

    “柿内先生在三个小时以前曾经进过这里。”警方在后来的各自询问中,他们很自然的陈述了这件事。然后他们问出了:“你是来做什么的?那个时候的被害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柿内毅的表情有些改变。他看起来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最后他还是说了出来:“我是向萱沼先生借钱来的。前不久的股市让我损失了全都的财产。所以想请他帮忙。”

    “你们不要看我和夏穗、纯子都在他的手下做事。但其实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柿内毅的表情里似乎多了一点说不清的感觉。“还记得小时候我喜欢夏穗。他喜欢纯子。”

    “如果凶手一定是我们三个。我想应该是纯子吧!只有她才有理由。”这么说着他忽然惨然一笑。“不明不白的就被他甩了,转头就去追自己的好朋友了。他还真是差劲啊!”

    “他这么说的吗?”花崎纯子的表情有些惊讶。然后,她又笑着摇了摇头,说:“不是莫名其妙。是我跟东史……我跟萱沼先生说了:我还是没有办法喜欢他。”

    “萱沼先生为我做了很多事,说实话,我那时候真的很感动,所以在他提出要交往的时候我想没想就答应了。不过在真的交往后,我才发现,原来感动是不能当成喜欢的。”

    “他在我之后能喜欢上夏穗,这件事我很为他们高兴。”她这么说着忽然叹了口气,“不过他们两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他们之间的气氛很压抑。就像谁要杀了谁似的。”

    “我的确怀疑是她。”在警方问了最开始她看向角屋夏穗的时候,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杀了他。”角屋夏穗的回答则显得很不耐烦。“或许是柿内毅。或许是花崎纯子。也或许是你们搞错了,他是被什么闯进来的强盗、小偷杀的。”

    “角屋姐姐。”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旁边。角屋夏穗随着声音望去,眼前的只有一个她没见过的小男孩。“你在滑冰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角屋夏穗愣住了。然后她抿了抿嘴唇,最终说出了一句:“那和这件事没关。”

    不是这样的。柯南小朋友的眼镜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芒。这和这件事的关系很大。

    警方终于把这个问题也给问了。角屋夏穗没办法她只有把事情说了出来,她在跳跃到天空上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点刺痛的感觉。然后就莫名的觉得脑袋很沉。

    “不过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她说。“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在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角屋夏穗的眼中多了些愤怒,还有躲闪。虽然她很快就把这些都给隐藏好了。江户川柯南还是没有错过。那是萱沼东史做的吗?他思考。

    角屋夏穗的冰鞋就放在了她自己的房里。柯南悄悄的看过了。冰鞋的内部前端有一层已经干掉了的水迹。而这个痕迹在他拜托了警方检查后,确认就是可使人立刻晕倒的麻醉剂。

    警方问了角屋夏穗,有什么人可以解除她的冰鞋。角屋夏穗本能的回应了一句:“除了萱沼还能有什么人?”说完她愣了一会儿,又有些愤恨不平的闭了嘴。

    “不对!”柿内毅忽然反驳了她。“因为你一直说这双冰鞋很不舒服。所以东史把它们都交给了纯子调整。这几天那双鞋都在纯子家里,今天拿来时他又还没有过来。”

    角屋夏穗突然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花崎纯子。花崎纯子见已经没有什么可抵赖的了她的表情也变了。那里边全是阴霾。“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没有一个人再看向我。”

    “明明我已经很小心的讨好每一个人了。可他们的视线依然围绕着你转。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你当众出了丑会怎样?他们还会那么喜欢你吗?没想到又被个小鬼给破坏了。”

    “怎么……可能……是这样。”角屋夏穗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柿内毅忍不住为她出了头,他对着花崎纯子说:“你刚刚不是和警官先生们说……是你抛弃的东史吗?”

    “如果你发现,你喜欢的人,他的视线只专注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而从来都不会注意到你的时候,你也会这么做。”花崎纯子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些落寞。

    “所以,你就杀死了东史,又来伤害夏穗?”柿内毅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点。

    “我还做不到杀人这种事。”花崎纯子否认了他的说法。“虽然这个男人玩弄我的感情。我真杀了他也不过分。但我可不想冒险。搞不好还会被他杀死。那多不划算。”

    “你……”柿内毅还想说什么。但此刻警方终于把凶器找到了。是萱沼先生办公室里的玻璃烟灰缸。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出来了。他们进来的时候萱沼先生的烟灰缸好好的摆在那里。

    这个烟灰缸是他这里的限制品。每个办公室都有。但今天这些办公室都锁了门。凶手一时之间很难从其他的房间拿出。而警方在检验过烟灰缸里的痕迹之外,他们终于找到了犯人。

    角屋夏穗这会儿终于可以哭出来了。之前的忍耐就已经让她崩溃了。她一时间哭的很伤心,但无论如何萱沼的性命都不可能回来。而其他人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

    因为误会的杀人。花崎纯子却笑得非常的开心。这是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好的结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