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45.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角屋夏穗被警方带走了。小侦探独自一个人就解决了这次的案件。悄悄的过来这里的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两人,在确认某人找到了真相后,他们就又悄悄的离开了。

    学生们的表演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了。两个人刚一走出命案发生的办公楼,他们就看见了冰面上的热闹的场景。一队队的搭档正依次的从两位老师面前过去。

    “我们就在那里等着他们结束吧!”黑羽快斗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高兴的表情,他指着旁边的看台,说。然后,他又特意补充了一句:“现在再去参加评比也来不及了。”

    伊藤朔月对这个评比也无所谓的态度。不知是他们两个。还有一个人早就坐在了那边的看台上。妹之山残。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位学生会的成员则被他安排去了场地。

    他们两个刚走到看台的旁边。从评比的场地上就传来了绀野老师的声音。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的黑羽快斗还有冰帝学园国中三年A班的伊藤朔月请做好准备。

    黑羽好像滑冰不是太好?绀野老师作为黑羽快斗的老师,她在此之前就参与过他们的课外活动。不过,黑羽的滑雪是真的太帅气了呢。这么想着她的脸颊已经通红了。

    他们最终还是上场了。在黑羽快斗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伊藤朔月又一次拉着他上了冰面。黑羽也就只能选择硬是头皮上了。这时冰面上已经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

    一些身份比较特殊的学生,两位老师把他们都放在了最后,比如伊藤朔月,还比如到现在还没打算上去的妹之山残。而黑羽快斗则单纯是被伊藤朔月连累的。

    组队的人基本都会提前报告给老师。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没这么做,但中森青子提前就很好心的帮了他们。那个时候小泉红子也和她在一起,她古怪的笑着凑了这个热闹。

    快斗虽然就是个笨蛋啦。但他很会讨女孩喜欢。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和伊藤组队。中森青子很坚定的这么认为着,所以,她在发现他们还没记录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加上了他们。

    “满分!”“10分!”绀野老师和小林老师不约而同的给出了最高的成绩。在这片冰面沉默了好长时间之后,周围响起了一片的鼓掌声,还有赞美的声音。

    柯南小朋友回来的时候,他碰巧看见就是这一幕。而此刻得胜了的黑羽表情里有些心虚。

    黑羽快斗的心虚没有持续多久,在他看到小侦探看向了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近似于炫耀的表情。某小学生侦探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他只是头上滴下了一颗大大的汗珠。

    随着他们两个人的表演结束。小林和绀野两位老师终于宣布了今天的活动的结束了。有两位学生没有成绩。他们正犯难的时候,小林老师终于看见滑着冰过来的江户川柯南。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轻而易举赢得了全场的第二高分。喂喂!黑羽快斗看到,他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名侦探。不用连滑冰都这么厉害吧!

    而当某小学生的成绩也出来的时候,远在看台上的妹之山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了。他随时都拿在手里的扇子忽然的折了上去。他笑了笑,他居然忘记把这个交给老师了。

    妹之山残可以不参与这次的活动。在鹰村苏芳帮忙把这件事告诉给那两位老师的时候,他们都有些不太明白。明明妹之山的技术那么好?不过她们也之把这当成了那些有钱人的特权。

    就在所有的人都准备离开这个滑冰场的时候,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朋友终于看见了他们等了好久的白鸟警官。而白鸟警官抱着一大捧的鲜花,正朝向这边的小林老师的方向走来。

    小林老师的眼神一时间显得有些呆呆的。等到白鸟警官把花交到了她的手里的时候,她还不明白状态的眨了眨眼睛。最后也只是小声的问道了:“你今天不用办案吗?”

    白鸟警官对小林老师这样的反应弄的也有些呆住了。他愣愣的说:“刚刚结束。”然后他又反应了什么似的,忙又摇了摇头,“不是……最近看你好像在生我的气……”

    “我没生气啊!”发呆、发呆、还是发呆。小林老师过了好久,她才不知不觉的说出了这句话。“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生气了?”她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到有什么理由。

    “不是吗?”白鸟警官露出了个‘呵呵’的比较偏向白痴笑容的表情。他把他的理由都说了出来。“我看你这几天都不愿意理我了,也不再给我做爱心便当了。”

    白鸟警官边说着,他的脸还红了起来。小林老师这次也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拍了拍自己的头说:“我居然忘了。因为这次的活动,我前一阵压力特别大,就什么都忘了。”

    小林老师是小学一年级的老师。她一直面对的是那些小朋友。但这次四校联合的活动却让她也带那些最高甚至已经上了大学的学生。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生怕做错了什么。

    没有生他的气就好。没有生他的气就好。白鸟警官很开心。而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朋友则很无语的看着那两个人。什么啊!搞了这么半天居然就因为一个误会。

    步美小朋友看到那两个人和好,她的心情很高兴,眉眼都笑得弯弯的。

    人和人之间非常容易产生误会。即使是再亲密的人一样。就像刚刚在这里发生的命案。角屋夏穗以为萱沼东史要害她,却不知,那件事反倒出自萱沼东史对她的在意和关心。

    他们两个很开心的一起离开了。白鸟警官在第二天到警视厅上班的时候,他的手里就有拎着那熟悉的便当盒。而包括高木警官在内的其他警员们又一次发出了羡慕的声音。

    他也很想吃佐藤警官亲手做的便当!但这件事高木警官只能就这么想想。

    伊藤朔月在放学后,又去了『King』。今天波本在这里打工,但她却并不是来找波本的,她只是想喝咖啡了。今天的生意依然很好。多亏了老板事先留下了给她的位置。

    咖啡很快就上来了,是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味道,波本眯着眼睛,一脸有些天真、稚嫩而又充满快乐的笑容。他询问起来伊藤朔月对这种咖啡的评价。

    “很好喝!”这是伊藤朔月给出的最直接的评价。“我都已经完全挑不出缺点了。”

    “这是我们店新品哦!”波本对她眨了眨眼睛,说道。

    材料大体相同,烘焙的时间和时机有调整。就这样能做出这么不一样的味道。他还真是很厉害呢。不过她很喜欢。伊藤朔月又喝了一小口。偶尔换个味道客人才能长久。

    波本又去忙去了。伊藤朔月边望着窗外的风景,边时不时的吃着甜品,还有咖啡。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男人在伴随着‘欢迎光临’的声音中,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伊藤朔月的同桌。

    那人一脸的胡子,给人以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他一上来并没有向服务生点什么东西。而是对伊藤朔月说:“你这里有酒吗?如果有日本清酒就更好了。我听说这是日本的特色。”

    “您不是日本人?”伊藤朔月只微笑着询问起了眼前的男人。语气都是平平的。

    “也不能这么说吧!”那男人的态度也很随意。他揉了揉他那看起来就比黑羽还凌乱的多的头发。“我是每个国家都会去逛逛啦。不过每年都还会回日本几次。”

    “难怪!”看你的长相就是日本人的样子。伊藤朔月这会儿也终于回到了这个男人之前的问题上。“很遗憾。这家店里据我所知就只有咖啡。不过,这味道也不错您可以尝尝。”

    这个时候波本作为服务生也走了过来。而那个男人则有些没办法的表示,“没办法了啊!看起来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喝咖啡好了。不对。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那种东西。”

    “谢谢!”伊藤朔月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有一种对什么事都很清楚的自信的感觉在里边。“我觉得我应该对你说吧!你给我做的东西很好用。”

    那个男人本来起身都要离开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对旁边的波本服务生说,“只要是能喝的东西就成。”他就又重新的做回了刚刚的位置。而波本则很熟练的重复了一遍。

    波本离开了。这里剩下的就只有伊藤朔月和那个男人两个。有什么不平静的感觉弥漫开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