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46.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男人终于开了口。他的表情里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好奇。

    伊藤朔月缓缓地放下了她的咖啡。她在微笑,但她的笑容里仿佛还自带了一些神秘难测的感觉。“你又是怎么认出我的呢?”就这样缓缓的把问题丢还给了他。

    “还记得BOSS在一个废弃了的基地见过你吧?”男人很轻松的就把答案说给了她。“那个人后来也带我去过。那里残留下来的气息和你身上的很像。”

    原来如此。伊藤朔月好像完全没有意外。她用的也是相似的方法。

    “不过……”男人当面就吐槽了出来。“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累啊!”

    嗯?伊藤朔月回他一个疑问的表情。而那个男人则露出了一些嫌疑的表情,继续说:“说话总是绕来绕去的。又麻烦又浪费时间。所以我才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有吗?”伊藤朔月故意这么说。“我倒是觉得琴酒、伏特加还有朗姆他们都很直接。”

    “你见过朗姆了?”男人很直白的说了出来。不过,他好像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挥了挥手表示,“那个家伙最多也就比你稍微好一点。你差不多是我见过最会绕来绕去的了。”

    喂!她根本就还没说什么。伊藤朔月只是耸了下肩。她的笑容忽然变得更加灿烂了起来,她说:“好。那我这次就直白一些。你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这不可能是偶然路过吧?”

    “好奇心吧!”他几乎都没考虑。“我还没见过谁能有那么大的破坏力。”

    “当然了。我也想找你确认它好不好用。”那个男人终于有了一些认真的表情。随后,他又放松了下来。“你肯定看不出来吧?我对我的每一个工作还是很认真的。”

    “的确看不出来。”伊藤朔月也直白了起来。“琴酒可是说你很懒散呢。”

    那个男人的面色有些变了。看起来居然有一点点尴尬的感觉?“我……我只是没耐心做那么多的工作。”他揉了揉他的头发,“琴酒吗?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他见过我?”

    这个问题伊藤朔月表示无能为力。那个男人也没打算继续想下去了。那边的波本服务生正端着新鲜出炉的咖啡向他们这边走过来。“他就是组织的波本吧?”他悄悄的说。

    “居然这么有意思。”那个男人摸了摸他下巴上的胡子。“我以前怎么都没发现。”

    他对组织的成员很了解。但其他的成员却不认识他。所以,他在她的面前故意暴露身份……伊藤朔月无论如何都不能认为这很简单,她根本就不信他的说辞。

    “不对啊!”那个男人又拍了拍他自己脑袋,露出了一脸很不解的表情。“波本我也见过几次了。没在他的身上感觉到现在的这种感觉。是他新得到的能力?或者我之前看错了?”

    “应该还是第一种可能吧!”他点了点头,这么确信了。“不知他有什么奇遇。”

    “有你们两个在组织。”在波本把咖啡摆到了他前边的时候,他忽然对着这两个人说。“我大概以后都不需要为该怎么给BOSS工作烦恼了。做那些普通的武器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波本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他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谈话。最近他的听力比原来更好了。

    怀疑、思考。在这一瞬间波本表现出来的东西很多。但最后,他只是露出了一个很遗憾的表情,表示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眼望过去,等着喝他的咖啡的人的确很多。

    即使他们都是黑衣组织的成员,不是BOSS安排的任务,他们也没必要特意搞好关系。

    “我还说都是‘威士忌’,我们应该可以相处的很愉快呢。”那个男人回过头来又和伊藤朔月说了起来。“不过,你和我的代号也很巧,我们产地都是在日本。”

    “日本威士忌吗?”伊藤朔月试探性的说了出来。这个代号连她都没查出来过。波本、黑麦、苏格兰、爱尔兰。再加上这次的日本。组织的BOSS对威士忌可真执着。

    和苏格兰、爱尔兰不同,日本威士忌并不属于威士忌的四大类之一。选这个做代号……还是这样一个很特殊的组织成员。伊藤朔月除了认为这是那位先生的真爱都没其他想法了。

    “味道很不错。”那个男人——日本威士忌一脸推荐的样子。“和苏格兰威士忌有些相似,但又比苏格兰威士忌轻柔,更适合东方人的口味。有机会你一定要尝尝。”

    喂!她还没成年。伊藤朔月默默的表示了无语。日本的法律禁止未成年喝酒。

    日本威士忌似乎没感到有什么不对。他又一次开始遗憾起了这里没有酒来。组织里的人什么时候又真的在乎过法律了?私自制造枪支这也不是法律所允许的。

    拿起了手边的咖啡杯,日本威士忌一口气就把杯子里的东西喝了下去。他本来紧皱着的眉头忽然松开了。他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杯子,又看看对面的金发少女。“还不难喝。”

    嘴里说的是‘不难喝’。在日本威士忌的心里却觉得这简直太好喝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客人了。这样的东西一定不会有人不喜欢的。他坚信。

    波本还真厉害。某金发少女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好像就没有人不喜欢他的咖啡。

    日本威士忌又点了一杯相同的咖啡。这次他开始慢慢的品味了。伊藤朔月没选择点破。他终于下了一个决定:今年他或许可以做两件武器。他一下子又来了很多灵感。

    咖啡很快就再一次被喝光了。这时,伊藤朔月的咖啡也见了底。她主动的为他们两个人付了账。日本威士忌则表示下次他来请她。还是在这里。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在他走之后,伊藤朔月就也离开了,在此期间,她并没有再和波本有什么交流。他们只是很熟的服务生和客人。服务生在紧张的忙碌着,客人又有什么理由去找他聊天?

    日本威士忌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当年晚上的时候,伊藤朔月又一次使用了梦境,而波本好像对他的出现早有预料。梦境中的他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

    日本威士忌,名:渡边真央,四十二岁。这是伊藤朔月在最短的时间里查到的内容。

    “四十二岁。”波本在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念出了声音。然后,他忽然抬起了透,问起了伊藤朔月。“他看起来有那么大吗?”

    “不像!”伊藤朔月的回答很肯定,她回忆了一下,说,“他虽然留了那么多的胡子,又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但只要稍微整理一下,看起来最多就只有二十几岁。”

    “他有没有可能服用过那种药物?”波本在一旁思考了一会儿。他说出了这个可能性。

    “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她有些黑线的看了看他旁边的波本,“也不一定。就像是你的话,我也看不出你已经二十九了。”最多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

    波本非常无辜的盯着她。这让他的年龄看起来更加幼了。或许是不足十三四岁的样子。

    这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们更关心的是,日本威士忌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他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件事即使是伊藤财团的信息搜集能力,他们也没能立刻就得到。

    日本的公安警察方面还不方便出手。特别是在日本威士忌刚刚和他们接触过的现在。

    或许可以从堂本幸子那里入手。这句话,伊藤朔月没办法说出来。虽然她暂时回了组织,但和波本还在天天联络,在刚刚见过日本威士忌后,偶然提到这个问题很正常。

    “他还是第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伊藤朔月说出了这个定论。“在咱们的这个组织里。”

    他们以后要更谨慎一些。波本思考了一下说。四魂之玉这个时候忽然从波本的衣服口袋里飞了出来。『闷死我了。闷死我了。喂。我说你们两个啊,都考虑的太复杂了。』

    波本看向了它。然后,它的身上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很漂亮的光芒。『那个人的灵力和我比起来差远了。如果你们实在不放心,我可以让他真心实意的听你们的。』

    四魂之玉擅长的内容里也有控制人心。伊藤朔月还记得这一点。属于妖魔那部分的能力。

    “你确定你现在还能使出这项能力?”伊藤朔月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个微笑,扔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四魂之玉的光芒猛的一颤,然后慢慢的暗了下去。

    『大概。』最后它丢下这么一句后,就悄悄的飘到了波本的身边,并快速的隐入了他的衣服口袋里。而作为它的主人,波本本人的脸上则露出了一点点疑惑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