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61.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松岗健介终于赶到了。柯南也有了新的收获。在案发的时间段,有人看见了一个可疑的男人从成宫家的方向离开。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像是松岗健介。

    “我也不是很确定。”那位目击者最后说的却是这个。“当时他走的很快,又和我的距离有些远。我只依稀记得他的身材和刚刚过去的那人很像。不过……”

    她站起了身,指向了前边的那座别墅,脸上也带出了一点对小孩子的温柔的感觉。“我记得当时那家的孩子和他正面撞到了。如果你的侦探叔叔需要的话,问问他可能会知道。”

    柯南小朋友对这位好心的女士道了谢。他匆忙的就跑到了那边的房子前。不过在他按下了好几次的门铃之后,房屋里完全没有应答。门是从内侧反锁的。这房子里应该有人。

    侦探的本能让他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最终他的目光中透出了一种坚定和严肃,他选择打破一扇窗户的玻璃。以这种方式强行进入这个房子。

    柯南刚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他发现安室先生也站到了这座房子的大门外。而他正一脸笑容的看向了柯南小朋友。柯南也不去想着破坏玻璃了。他露出了一种笃定的笑容走了过来。

    安室透果然帮他把大门打开了。柯南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跑了进去。房子很大他并不知道这家的主人在什么地方,他也就只有把每个地方都找遍了。而最后他找到了地下室。

    走近地下室的时候,柯南就清楚的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这让他的脚步更快了。在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只有一个巨大的一眼都无法望到头的游泳池。

    血腥味就是从这游泳池散发出来的。柯南很快也就发现了,就在靠近‘岸边’的地方,那片的水都已经被染红了。而就在这些红水的附近有几件衣服飘在了那里。

    安室透比柯南更晚到达这里。他在看到这个情况之后,他的眼神不禁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次的报警很容易。目暮警官就在隔壁,他们不得不又分出了一部分到这边查看情况。而在他们把游泳池的水都排出以后,他们在底部找到了白骨,那上边还有清晰的被啃食的痕迹。

    在白骨的附近还有一些零碎的肉块。警方在看到这情况后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收集起了这些肉块送去了检验。而旁边的那些有些破碎的衣服则显示了这些白骨的身份?

    荒川凛。十四岁。国中二年级。这是警方初步判断出来的信息。他的父母常年留在国外,所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居住在这个大房子里。他学校的老师说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来上学了。

    警方没有荒川凛的DNA记录。不过,他们从这个房子里其他地方搜集出的东西,比如散落在沙发、床上的毛发之类的对比,他们可以断定这次的被害人的确就是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

    是什么杀死了他?这是令警方感到很困惑的一件事。游泳池的水全都被放干净了,他们也没找到有什么凶猛的怪物。而这游泳池底部就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出水口。

    怪物不可能自己离开。就算是有人想要把它带走。但在这之前柯南还有安室透也向警方证明了当时这座房子的确是从内侧反锁的。连窗户都是。没错。这是一个密室。

    『是人鱼啊!』忽然有个声音在安室透的‘耳边’响起。他衣服口袋里的某颗珠子不停的闪烁了一会儿。虽然并没有其他人看得到就是了。它有些着急的说,『这不是很明显吗?』

    安室透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唇角自始至终都挂着一抹笃定的笑意。就好像是他就料到了一样。事实上,他也的确掌握了些线索了。就在柯南寻找荒川凛的同时。

    毛利小五郎对着这案子做出了一副非常认真思考的样子。但最后他还是放弃的转头开始问起安室透:“安室君。你有什么发现没有?”他对安室透不知从什么起就有了很信任的感觉。

    安室透拿出了他的手机,很快他就从中调出了几张照片,展示给了毛利小五郎观看。而柯南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他的表情中不知不觉就带上了思考的感觉。

    “这是什么?”毛利小五郎看了半天,他也不能立刻明白。“这是什么宠物店啊!怎么要求这么多。”他半月眼的吐槽了起来。“所以我一直都不喜欢养那些麻烦的宠物。”

    歌舞伎町新中国大楼的宠物店。这是江户川柯南头脑里出现的第一反应。他看到这些规则的最后一条——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进入宠物所在的水里。这应该就是他致命的原因。

    非人类做下的案子,这就不是目暮警官能负责的范畴了。他打电话给了白马警视总监。柯南和安室透也暂时留了下来。他们想去一次宠物店。但眼下还有其他的案子。

    松岗健介是否在案发的时候到过现场。这一下子就变成了不可确认的事情了。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不停的向隔壁房子的方向看去。他的额头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流出了很多的汗水。

    成宫先生死亡的时间,成宫夫人在松岗健介的家里,但松岗健介本人却不在,警方问过了他学校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毛利小五郎证实他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出现。

    松岗健介终于忍不住压力承认了。他当时的确来过这里,“我是想和成宫先生解释清楚。我和……我和他的妻子根本就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关系。可是……我看见他吊在了房梁上。”

    “当时我太害怕了。所以想都没想就拼命的逃走了。”就这样他在刚刚离开成宫先生的家的时候,他就和隔壁的少年撞了个正着。他怕被认出来就什么都没说的立刻跑了。

    松岗健介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为他自己证明。他此刻都快哭出来了。他就这样看向了成宫夫人。而成宫夫人一闭眼,她说:“健介是我弟弟。同父同母的亲生弟弟。”

    成宫夫人的这句话仿佛用了她所有的力气。“不信的话,我们可以验一次DNA。”在缓一缓之后她继续说,“我和他的关系很容易解释。他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害死他的姐夫。”

    这个答案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目暮警官条件反射的问她:“那你为他买的房子……”成宫夫人点了点头。“没错。也是因为他是我弟弟。用的也都是我自己赚来的钱。”

    松岗家很有钱。那是曾经。在松岗健介还没出生的时候,或许连成宫夫人都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有一位美丽的妻子。但他却暗中和他们的母亲搞在了一起。

    就在这种时候他们有了成宫夫人。他们的父亲想要和妻子离婚,但就在这种时候他的公司出现了问题。他需要他的妻子的帮忙。最后的结果就是她被生了下来,但被送给了其他人。

    在度过了那次的危机之后,松岗的妻子也发现了他们的情况,她什么都没说的就直接选择了离婚。而就在他们的父亲成功的娶回了他们的母亲之后,两人对那个女孩却一直讳莫如深。

    那代表着他们曾经的不堪。松岗夫妇搬了家,也没去打听过他们的女儿的下落。就这样过了六七年之后,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二个孩子。那个孩子的事情也被他们遗忘。

    松岗对生意并没有什么天赋。在这些年里,他的生意不断的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机。他们手里的钱也渐渐地没有了。直到松岗健介七岁的时候,他们卖光了所有产业后还欠了很多债。

    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松岗健介刚刚放学,他的父亲开着刚刚借来的车接他放学。“爸爸要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他在听到这句话后就睡着了。等醒来就一切都变了。

    他们一家所乘坐的车子不小心在一个急拐弯的地方冲了出去。松岗夫妇当场就丧了命,只有松岗健介很幸运的存活了下来。他家已经没有了亲朋好友,这时就只能被送到了福利院。

    成宫夫人和松岗健介本来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成宫夫人有了一个不错的出处。她在福利院被一个很好的人家收做了女儿。而松岗健介则一次又一次的被收养人家退了回去。

    他只要他的父母。他每次都会这么大闹一场。到最后就真的没有人再想去收养他了。

    前不久,松岗健介认识了一位他父亲以前的朋友。那人用怀念的目光说着:“你长得就跟你父亲一模一样。他呢?怎么一直都没联络过我。还有你姐姐,她应该结婚了吧?”

    姐姐?就这样他用了他攒下的所有钱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就这样在几个月前他出现在了成宫夫人的面前。成宫夫人的表情复杂,而松岗健介则在那时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