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62.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们之间的事情,成宫夫人没有说。但只要稍加调查一下警方就能知道个清清楚楚。

    “这样也不能证明松岗先生没有嫌疑。”这是露出了个半月眼的目暮警官给出的答案。而毛利小五郎则有着相同的看法。他表示:“你不是刚刚还怀疑成宫先生外遇了?”

    松岗健介有可能是为了他姐姐,甚至他们还很有可能是两人商量好了的。或者就是由成宫夫人指使,他们一个做出不在场证明,而另一个去杀了成宫正辉。

    “事情好像不是这样啊!”柯南小朋友那充满了稚嫩的声音又响起了来。毛利小五郎刚想说你又知道什么的时候。柯南就一脸笃定的问向了安室透。“安室哥哥也这么认为吧!”

    毛利小五郎这次的拳头没有砸下去。他就保持着这么斜站着的姿势看向了安室透。而安室透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很缓慢的说:“嗯!松岗先生没有时间杀人。”

    在这之前,安室透去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而在这家便利店的监控里他发现,松岗先生在去成宫家前一直在那家便利店。他离开的时间和目击者看到他的时间只距离五分钟左右。

    目击者很肯定,松岗先生那个时候就离开了,而且没再回来过。她当时正在那片绿地上和她的爱犬玩耍。这是她的爱犬最喜欢的活动,每天都会玩一两个小时。今天也不例外。

    勒死一个胖硕的男人。还要在把他吊到房梁上,地上放好了看似被踢倒的椅子。最后离开。这一系列的工作五分钟是不可能完成的。光从便利店走到这里就要三四分钟。

    “那……”荻原绫音忽然很急促的开口了。“他……他们有可能是成宫夫人回来之后处理的啊!警官先生门也说了,夫人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只有她有机会收拾这个现场。”

    “不是这样的啊!”安室透带着一种笃定的笑意缓缓的说道。这声音听着却又一种蛊惑人心的感觉。而他还没有解释,某个小学生就又发出了充满了奇怪的“啊咧咧”的声音。

    成宫先生被吊到房梁上的时候,他本人还活着。柯南指着早已被放到了地上的成宫正辉的尸体,居然没有什么隐藏的说出了他的看法。尸体有明显被空着的特征。

    不止如此,在他吊着的位置下边还有些水迹,连同那个倒了的椅子上都有。柯南拜托警方去检验,最后得到的结果证实了那就成宫先生的尿液。上吊所引发的现象之一。

    “荻原小姐。”这个时候,安室透又露出了他的那招牌式的自信到让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的笑容。“你能告诉我们,你在今天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半之间去了哪里吗?”

    “我……”荻原绫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柯南小朋友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了过来。他抓住了荻原绫音的手腕。只见本来被袖口遮住的地方有一块有些淡红的浅浅的印记。

    荻原绫音立刻把手腕收了回去。但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目暮警官要求她配合做个检查。而荻原绫音虽然面露了慌张的感觉。但她还是只能答应了警方的这个要求。

    “等等!”柯南还有安室透几乎是同时开的口。柯南小朋友立刻带出了一种尴尬的笑,让安室透先说。而安室透则很配合的说出了:“在这之前我们要找到真正的凶器。”

    成宫正辉被吊到了房梁上,又死于窒息,所有人都以为吊着他的那根绳子就是凶器。而在被害人的颈部,柯南还有安室透则发现了两种不一样的勒痕。

    柯南小朋友拿出了一张照片来。这张照片里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它就只是荻原绫音平时的样子。警方在仔细的看了看之后他们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除了荻原小姐的发型不一样。

    照片里荻原小姐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而现在她的头发则是披散开的。在想到他们刚刚谈过的是另有凶器的时候,在旁的高木警官终于想出了。“你们是说她的头发是凶器?”

    荻原绫音和成宫正辉的关系。就算她的头发掉到了他的身上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在她的头发又恢复成照片里的样子的时候,那上边的损伤就不能让人忽略了。

    荻原手上的伤痕和她的头发上的完全吻合。被害人颈部深处的痕迹也可以吻合上。荻原绫音终于辩无可辩的腿上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了下来。染湿了地面。

    “他说和我只是玩玩。他并不打算和成宫夫人离婚。”荻原的声音里带着哽咽,还有让人没办法忽略掉的恨还有怨。“他答应过要娶我的。他明明在最开始就这么答应我。”

    他们认识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间,她只要有一点点的不开心,成宫先生都会费尽心思的去哄她。并给她各种的承诺。能够被人这么爱着,宠着。她的心里很幸福。

    荻原绫音在这之前也催过他几次。你什么时候和你的妻子离婚啊?而每次成宫正辉都会温柔的抱着她。然后很轻很轻的在她的耳边呼出了一口气,说:“我很快就会把你娶回来。”

    她一直都是这么期待着。直到这次,他们发现了成宫夫人可能有了外遇的事情。荻原绫音借机说,他们可以找侦探搜集她出轨的证据。这样在离婚时成宫夫人就成了过错方。

    “不要开玩笑了。”成宫正辉那个时候难得的在她面前发了很大的火。这让当时的荻原绫音都呆住了。只到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我是绝对不会和她离婚的。绝不可能!”

    “那你答应我……?”荻原绫音愣愣的问出了这句话。而成宫正辉他的反应就只是讽刺的说出了,“当然只是随便玩玩。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娶一个除了脸蛋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吗?”

    荻原绫音就这样被成宫正辉赶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她都不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人们都说长得好看的人不靠谱。为什么她已经找了个看着像她父亲的人了,还这样对她……

    有一种深刻的恨意出现在了荻原绫音的心里。她想要报复。这种浪费她的青春和感情的丑陋的男人。她要让他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样的人他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就这样,荻原绫音计划出了这次的谋杀。她利用了成宫正辉曾经送给她,又很少真的用她使用的成宫家的房门钥匙。在成宫正辉每天会睡午觉的时间悄悄的潜入了他的房子。

    成宫正辉毫无防备的就被她勒住了脖子。在疼痛下他清醒了过来。他试着做出反抗。但很遗憾这个时候他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荻原绫音又像疯了一样。不久他就失去了意识。

    发现他不再动了。荻原绫音终于松了一口的把他丢在了一旁。她开始寻找真正的绳子。这个家里她虽然天天都来,但有些东西她并不容易找,找了很久她才找到了想要东西。

    荻原绫音并不知道这时的成宫正辉还没有死。她还在很缓慢的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进行下去。‘幸好’在此过程中成宫正辉并没有清醒过来。就在他要清醒时又被挂到了房梁上。

    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一切。荻原绫音就又悄悄的遛走了。以至于她并没有看到成宫正辉在她走后她的手脚开始不停的抽搐。没多久他的心脏就彻底的停止了跳动。

    荻原绫音对这边很熟悉,她隐藏好了自己,在观察了周围确定没有人后,她才悄悄的从房子的后边离开。这时距离某位邻居遛狗还有二十分钟。这里的邻居本来就不会很多。

    “可是……成宫先生今天委托我就是为了调查他妻子的外遇。”毛利小五郎这个时候终于能插上了话。而这个话给荻原绫音带来的打击就太大了。“这不可能!”她说。

    “他不可能这么做的。”荻原绫音这么坚信着。成宫正辉也的确不是因为她这么做的。他只是想以此要挟让他的妻子可以听他摆布。而这些真相则随着成宫正辉的死被埋葬了起来。

    成宫夫人忽然有了一种很恶心的感觉。她的父母也是这样走到了一起的。只不过他们得到了一个更好的结局。这算是报应吗?她的内心里居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那场出轨最无辜的是他们父亲的前妻。而这次则是成宫夫人她自己。而她们两个都是不会太纠缠的人。离婚的事情她早就委托好了律师,原本就会在这两天和成宫正辉联络的。

    与成宫夫人不同的,此刻松岗健介则露出了同情和悲伤的眼神看向了哭的惨烈的荻原绫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