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时间回到十年前。南野由禾二十五岁。广田进二十八岁。

    那一年这里有座剑道馆。南野由禾的父亲南野利行是剑道馆的馆主。广田进则是馆主最出色的一名弟子。他的技艺出色,人又聪明。还曾多次获得东京地区的剑道冠军。

    南野利行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把广田进当做了自己的继承人培养。南野由禾对剑道并不感兴趣。她只是喜欢看着广田进挥舞着木剑的样子。

    事逢,十年前的今天。南野由禾还有广田进终于结婚了。那一天馆里来了好多的人。几个剑道名家都依约来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了高兴与祝福的表情。

    “她当时好幸福。在等待的时候,一直在和她的好朋友聊天。”毛利兰温柔的脸上有些哀伤的感觉。“但只有在她低下头的时候,她才会忍不住露出一些落寞还有悲伤的表情。”

    那时候和南野由禾在一起的是她自小长大的好朋友。芜木纱奈美。她由衷的在祝福她。

    后来的芜木纱奈美回忆起这件事来,她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了南野由禾的不对劲。就像是在交代遗言似的。只可惜那时候她只把这当成她结婚前的心情紧张而已。

    南野由禾为什么会自杀?芜木纱奈美一直都想不到原因。其他人也想不通。明明她那么想要嫁给广田。就在这幸福已经到来的前夕。她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断送了她的幸福。

    如果不是警方在她身上找到了证据。一个已经空了的容器。警方从中检测出了它属于南野由禾服下相同的氰化钾。还有她在前两天的确去买过这种剧毒物质的事实。

    作为这段记忆的旁观者。毛利兰比当时的芜木纱奈美更了解情况。她看到在广田进给他和南野由禾分别买了饮料,又很细心的帮她把瓶盖打开的时候,南野由禾露出个灿烂的假笑。

    没错!那就是假笑。毛利兰就是这么肯定的。她能从南野由禾的表情里看出痛苦了,还有悲伤。她捂住了自己心的位置。她的心情她甚至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最终,广田进离开了。南野由禾拿着冰凉的饮料,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脸颊上,感受着他的温度。直到过了有十来分钟后,她才拧开了瓶盖喝了起来。

    南野由禾就这样倒了下去。恰好外出,又回来的芜木纱奈美是第一个发现的。她连忙叫了救护车还有警察。但在救护车刚刚抵达的时候,他们就宣告了南野由禾已经死亡的事实。

    南野利行大病了一场。在病过了之后他好像对什么都丧失了兴趣。就这样关了剑道馆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是旅游修行。在有南野由禾前他就一直在这么做。

    在南野利行生病住院期间。广田进的状态也不太好。他总是会想起南野由禾亲近的叫他『进君』的场景。“真是的。她只是为了她的父亲,还有她家的荣耀。为了我的才能。』

    在自己租来的房子里,辗转难眠的广田进,他看见了他床头上被随意扔着的一张磁盘。那是他们本来结婚那天,南野由禾神秘兮兮的交给他的东西。『要等过了今天才能看到哦。』

    广田进准备一辈子都去看的。可这时他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电脑,并插入了那张磁盘。磁盘里只有一个文档。他甚至都没有去想就打开了它。然后他的眼睛就猛然睁大了。

    『对不起!进君。如果你打开了这个文档,大概我再说更多的对不起你也不需要了吧!可是二十年前的事情的确是我父亲的错。我一直一直都想要得到你的谅解。』

    『我很任性/吧!明明知道是我父亲导致你父亲的自杀。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真是的!或许你早就忘了吧!在那一年你挥动着木剑赶走了想要欺负我的小朋友。』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广田进那时候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他又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似的。『真是傻女人。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只有利用。』

    真的只是利用吗?广田进他也不清楚。他记得在他还很小的时候,有个软软的小女孩对他说着感谢。那是他的父亲去世之前。他甚至认为那是他这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明明知道我想杀你。明明发现我去购买毒/药。你还非要替我做好掩饰。』

    毛利兰不知道为什么。她也看见了这样的记忆。这个地方不该有南野由禾的存在。可这份记忆就这样毫无阻挡的闯到了她的头脑里。还有她心里的那句很认真的『对不起!』

    后来发生了什么,毛利兰就不知道了。但现在的广田进她看得见。那个男人在他们来之前就一直坐在那边喝酒。而南野由禾则对他目前的状态表示担心。

    她想要帮助他们。这是毛利兰的想法。江户川柯南他也不会拒绝。就算是为了兰……为了让兰能够摆脱南野由禾小姐的灵魂。他都想帮助他们解开一直束缚他们的心结。

    广田进悠悠的转醒了。他第一个举动就是又拿起了旁边的酒瓶。但很遗憾所有的酒都已经喝光了。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摸了摸口袋,就朝向了那边的售货机走去。

    毛利兰又有些不舒服。不过这次她只是扶着头呆了一会儿,她就对着柯南小朋友还有其他的两人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柯南在松一口气的同时,他的内心对这件事也就更紧迫了。

    南野由禾不希望抓出真凶。她想要的是让广田进幸福。这是兰告诉他的事情。该死!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两个人都幸福?!柯南小朋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柯南没有想出办法。毛利兰自己去找广田进。那个男人从售货机里边取出了一罐啤酒。他忽然发现了在他的前边有一个阴影。他有些愣愣的回头看向了造成了这片阴影的人。

    “由禾。”广田进呆呆的念出了这个名字。然后他猛地摇了摇头,想要挥去他自己身上的醉意。不可能是由禾的。不可能是由禾的。由禾已经被他……被他亲手下毒杀死了。

    毛利兰忽然闭上了眼,然后就在她差点摔倒的时候,广田进接住了她。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已经变成了红色。一同变成了红色的还有她的脸颊。

    “进君。”南野由禾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她只愣愣的叫出了这个名字。广田进恍恍惚惚的感觉到他似乎是看见了南野由禾,她还是像十年前那样年轻、漂亮。

    在附身毛利兰身上的这段时间里,南野由禾也对现状有了一些了解。她很认真的说出了她一直都想亲口告诉他,但又没有机会说出来的话。“进君。我从来都没有怪你。”

    “由禾!你真的是由禾!”广田进的表情中带有一点疯狂的欣喜。“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我可以感觉的到。这次不是在做梦。你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喂喂!某个小学生侦探不太高兴了。他上前就挡在了广田进和‘毛利兰’的中间。一副非常的气势汹汹的样子。“你们谈话不要紧。但是不要对我的兰动手动脚。”

    广田进的手现在还扶着毛利兰。在酒精和这本来就是离奇事情这两重情况的干扰下,他并不能分清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把手松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

    这不是一个很能解释清楚的事情。黑羽快斗却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南野小姐的灵魂附身到了这个小鬼喜欢的姐姐的身上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都能说的理所当然。

    广田进却莫名的信了。由禾已经死了十年。除了这个他再也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可能。他看着眼前的毛利兰。“你还真是个傻女人啊!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

    “因为我喜欢进君啊!我希望进君可以得到幸福。”她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幸福。“不过我希望进君可以不要再恨父亲了。对于三十年前的事情他也很自责。”

    三十年前,南野刚搬到这里不久,他听说附近有一家很出名的剑道馆。所以他不管不顾的就闯上门挑战了。那就是广田进的父亲。他当时迎战的时候身上还有很严重的伤。

    南野利行很轻易的就胜过了他。他感到很没趣的就离开了。而他离开后不久,广田的父亲就因为伤势的复发住进了医院。没几天他就丢下了还不满十岁的广田进一个人去了天堂。

    “他已经付出了最惨烈的代价。”失去亲人的滋味。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