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68.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三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早在一个小时前,命案还没发生的时候,他们就约在了米花公园的门口。那是他们本来就约好的时间,岸田俊哉没到,他们几个还分别给他打了很多次电话。

    岸田俊哉的手机就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警方早在之前就找了出来。他死的时候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它。上边的确有这几个人的电话。最近的一次就是在案发时间的附近。

    “如果……如果我再晚打一会儿电话……”最后给岸田俊哉打电话的横山和成,他露出了一个很遗憾还有悲伤的表情。“俊哉可能就来得及求救了。”

    他的电话只能是打早了。在这人流密集的地方,有谁的电话忽然响了,这肯定不会引起别人的特别的注意的。但在岸田俊哉死亡之后,在人群中心他的位置就很明显了。

    “这也不能怪你啊!”户泽丽安慰了他。“你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横上和成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我想到了。”他说,“我早就想过他的恶作剧迟早有一天会把他自己害死。在这之前也不是没有人因此受到连累。他总是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十二年前岸田俊哉‘跳湖自杀’,有路人看见了拼了性命的跳下了湖水救他。结果那位路人再也没有上来。而岸田俊哉却在不久之后轻轻松松的从湖中央漂了回来。

    他的朋友一时之间都以为他没气了。不过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只是稍微咳出了些湖水。

    岸田先生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怨。当警方就这个问题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想到的都是当时的那位路人。如果他的朋友发现他想救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杀……

    警方借助了这个信息,他们去调查了当年救了岸田俊哉的人。但非常可惜的是,他们查到了他的家人都在那之后移民到国外了。最近的几个月里也没有他们出入境的记录。

    他们应该没有可能了。那么会是谁呢?警方一下子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和岸田俊哉的恶作剧有关的死亡事件并不是只有这一起。还有将近二十年前横山和成的妹妹的死亡。那也是在这座公园。赏樱大会的前夕,他被钉在了樱花树上,嘴角还有鲜血。

    这当然又是假的。但第一次和哥哥一块出来玩的横山妹妹并不知道。她的心脏一直都不是很好。被这样震感的场景冲击下,她的病一下子就复发了。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是这样吗?横山先生。”目暮警官这么问了横山和成。而横山只有轻微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我没想到他那年会提早来米花公园。不过他也不知道美柑身体不好。”

    “是我们运气不好。”他的语气里尽显无奈。还有显而易见的自责。“当然,也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称职。明知道她有心脏病还是耐不住她的央求带她来了这里。”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终于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一只手指向了前边的那个人说,“凶手就是你。横山和成先生。你认为你妹妹的死是岸田俊哉造成的!”

    “侦探先生!”一直站在旁边的菊地宏美终于说话了。她的语气里全是‘你不要开玩笑了’这样的感觉。“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他要想报仇也不会等到现在。”

    “是啊!”户泽丽也忙着附和了起来。“这件事又不是他现在才知道的。”

    二十年的时间足以忘记很多东西。横山美柑的死。如果不是警方这次专门的提醒,他们这些人恐怕早就忘记了。岸田俊哉还有横山和成的感情一直很好。连一些小别扭都没怎么闹过。

    “因为你一直没找到机会。”毛利小五郎还没有死心。“你妹妹的死让他对你一直有防备。直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终于完全的信任你。”这么说着他越来越觉得他的推理正确了。

    喂喂!柯南小朋友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后,他忽然扬起了一个很天真的笑脸,“菊地姐姐练过体操是不是?”菊地宏美愣了一下。反而是户泽丽说:“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是这样吗?柯南小朋友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点点自信的微笑。毛利兰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种见到了新一的感觉。她的目光停留在柯南的身上,眼神中也有了些深思。

    菊地宏美现在在一家业余体操俱乐部任教练。这件事每年都会见面的横上和成还有户泽丽都知道。菊地宏美也肯定的点了点头。她有最大的一个遗憾就是没能成为职业的运动员。

    “那如果带着一个男人上这棵大树上,那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吧!”柯南充满了天真的童音变得越来越严肃而认真。就像是有一种锋芒直刺向了菊地宏美的身上一样。

    菊地宏美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不高兴的反应。柯南小朋友就忙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对体操很感兴趣啦。它可不可以做到呢?每次看见体操的运动员都会觉得他们特别厉害。”

    目暮警官也看向了她。有一滴汗出现在了菊地宏美的额头上。她却没有管这滴汗,只认真的回头看了看这棵巨大的樱花树。最终她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这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有目暮警官的手下走来了。他在目暮警官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就走了。而柯南在看到那个警察来了的时候,他嘴角上的那抹自信比刚刚更加明显了。

    “毛利老弟。”目暮警官对毛利小五郎说。“你说的没错。在这棵樱花树的顶端的确有几块很明显的伤痕。都是些新伤痕,看起来是刚刚弄的。这与这次的案件有什么关系?”

    毛利小五郎很自然的不知道。柯南小朋友在他还没说出什么的时候,他立刻拿出了他手表型麻醉/枪把他给放倒了。然后用他的声音说:“是钓鱼线。还有岸田先生的重力。”

    钓鱼线按照‘毛利小五郎’的指示,被重新的沿着那些有伤痕的地方绑好。然后他们在那上边搭了一个轻轻浮在那里的树枝。在树枝上他们有放上去一个人形的沙袋。

    沙袋的重量和岸田俊哉的体重一样。有人往那个树枝上扔过去一颗石子,结果那根树枝立刻就掉了下去。而那个沙袋也紧跟着掉了下去。就在它下落的过程中,钓鱼线也跟着紧绷了。

    随着它的掉落,其他地方线也开始收紧,最后又反向的拉回沙袋头部上绑着的那里。就这样沙袋还没下降都高的距离,它就在空中被硬生生的截成了两段。最后回到起点。

    沙袋的受重或许人的有些不同,但谁都可以看出那根钓鱼线的拉扯力还没被怎么发挥。

    “岸田先生大概是在醒来时候听到了电话的声音。”他在并不知道自己面临的状态的时候,弄断了他身下的树枝,当然那树枝不一定是摆上的,也有可能是那里原本长着的。

    岸田俊哉在上边的时间不短。即使是昏迷状态也这么长时间的平静。柯南更倾向于那是原本的树枝,只不过有些细,不是那么坚固。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也把这全都说了出来。

    “这样的方法有一个缺点。”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很自信。“犯人必须在案件发生后回收那些钓鱼线。菊地小姐……”他忽然叫出了某人的名字。“我想那些东西还在你的身上吧!”

    菊地宏美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然后,等她再次睁开的时候,她的脸上就满脸的轻松了。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被塑料口袋包起来的那些钓鱼线。算是承认了犯罪的事实。

    “为什么?”这次不相信的是横山和成。他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就算不经常见面,但每次见面都还是那么亲近。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杀人的?还是由宏美去杀俊哉?

    “那家伙是故意害死美柑的。”菊地宏美有些愤恨的说出了这句话。“他知道美柑心脏非常不好,也知道你们那天会来米花公园。他说想看看你多久会原谅他。”

    “很可笑是不是?居然为了这样的理由。今年初他和我偶然碰到的时候,他还以一种炫耀的口吻对我说这一切。”菊地宏美说着说着她的拳头已经被她自己攥的很紧很紧。

    和岸田俊哉不同,菊地宏美在更早之前就认识了横山和成,她和他的父母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她直到现在还记得横山美柑拉着她的手叫她‘姐姐’时候的可爱模样。

    岸田俊哉简直震惊了。他忍不住倒退了两步。嘴中直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告诉他的话……他会亲自向俊哉复仇。不用再把宏美害了。那是他唯一的亲生妹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