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71.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由目暮警官帮忙,他们很快就向下野夫人讲清了事实。下野夫人忙鞠躬向警方,还有其他那几个孩子表达了她的感谢。她的友树差一点就被这个游戏给害死了。

    下野友树沉默着。他们这些人说的真真假假的他都不清楚。他感觉到头很痛。不对。心脏也很痛苦。忽然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只手紧紧地攥紧了他心口前的衣服。

    下野夫人正想批评他。但,在她看到现在的情况后,她立刻慌忙了忘了那些。“友树。友树你振作一点啊!”她求助警方还有这几位小朋友。现在该怎么办?

    没有办法!等等……毛利兰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立刻把她的护身符拿了出来。并放到了下野友树的手上。只见下野友树的表情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太好了。毛利兰露出了一个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铃木园子还有警方们也很开心。而柯南小朋友则看着那个护身符,不知不觉的流露出一种严肃的思考的表情。

    毛利兰打算把这个护身符送给下野友树。她相信,如果新一在这里的话,他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她才刚离开下野友树有两三米的距离,那护身符就飞向了她的手里。

    这是怎么回事?毛利兰一下子都搞不清了。她只有重新返回过去。重新把护身符放到了下野友树的手里。好在,这段时间里下野友树的状态没有反复。现在要怎么办?

    喂喂!那家伙到底是用的什么方法。柯南小朋友居然都有些不可思议的吐槽了起来。看样子这个护身符不能离开兰的身边。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很柔和的感谢的表情。

    这件事要解决就只能还找伊藤。柯南悄悄的拿出了手机。只可惜,他打了很久,伊藤朔月那边都没人接听。下野友树却在这个时候忽然说了一句:“我不需要这个了。”

    下野友树的状态看起来很好,脸色红润,眼神也神采奕奕的。下野夫人想要再次严厉的教育他一下。但只见他有些不耐烦的说:“刚才只是意外。我的事您就不用管了。”

    下野夫人拿他没有办法。警方还有柯南,和毛利兰他们也被他赶走了。只在最后,他们离开的时候,他对着走在了最后的世良真纯说:“别忘了我交给你们的委托。”

    下野友树最后的态度很不对。这让警方还有毛利兰、铃木园子感到莫名其妙。下野夫人不停的解释还有感到抱歉。而柯南和世良真纯却不得不对这件事感到在意。

    柯南打算重新进去一次。在他和世良两人的提醒下,其他人也觉得不对。他们也一同陪着他守在了门外。可是最后扔出来的一句,“烦死了。等把松浦的事情查清楚再来找我。”

    世良真纯和柯南相互看了看。警方选择留在了这里,他们已经向上边报告了情况。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留了下来。而柯南和世良则立刻去调查松浦宽二的失踪事件。

    松浦宽二是一个人居住的,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他跟在了他的父亲身边,而他的父亲常年在关西出差。就这样除了必要的生活费外,他得不到任何的关心。

    松浦家的地段很好。但整个房间被他弄得阴森森的。透着一种诡异的感觉。因为警方已经过来过的原因,所以柯南很容易就进去了。现场还保持着最初的状态。

    松浦宽二已经失踪两个星期了。如果不是警方在调查那些购买过『天使禁猎区』游戏光盘的人。恐怕到现在都不会有什么人发现。老师也只当他又开始翘课了。

    松浦家时从外边上了锁的,房间里的所有窗子也都锁好了。这看起来就像是很普通的外出。他的手机被摆在了电脑桌的一角。这也造成了所有人都没办法找到他的原因。

    在电脑桌旁边的墙上,贴着一个这个月的月历。从松浦宽二没有上学的第二天起他的日历上都记录好了他当天的安排。但那些被记录了的地点,没有一个地方见过松浦的出现。

    柯南问了周围的邻居,最后一次见到松浦宽二是什么时候。那人好像对这个问题很熟练了,依照他的说法警方都问过好几次了。他说:“就是和平时上学一样。背了一个书包。”

    这位邻居见到的时间就是他失踪的当天早上。警方也是因为这个才想找他帮忙提供线索。

    松浦宽二买过的那本游戏光盘不见了。柯南因为对这个东西非常在意,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找了。连同它的包装盒子一起。光驱里没有。它的确已经不在这里了。

    在电脑打开不久,电脑的屏幕上忽然出现了几个字。『你是什么人?』同时柯南小朋友感觉他的头脑里也有谁在念着这几个字。那是一个有些机械又能让人感觉到关心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柯南刚想要这么问它。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个人。刚刚还没接他的电话的伊藤朔月。她的嘴角带笑,眼神却有些冷。“你还真是不怕死啊!名侦探。”

    “你怎么来了?”某位小学生侦探说出的第一句则是这个。

    伊藤朔月很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还好我来了。否则有人要被别人控制了都不知道。”

    “真不好意思啊!”柯南小朋友露出了个半月眼。一副完全没有什么诚意,甚至还有些赌气的样子说。“我完全没有能力!”让人觉得某位小朋友还有些可爱的样子。

    “这种东西其实和它聊一两次不会有什么问题。”伊藤朔月亲自看了看那边的电脑。“目暮警官他们也看过了。不过它好像对你比较特殊优待。”大概是在前两处就知道他了吧!

    原来如此。柯南小朋友表示明白。他问伊藤朔月刚才怎么不接他的电话。而伊藤朔月则回头看向了他,露出了一个迷惑的眼神。随后,她说:“手机大概忘在家里了。”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柯南忽然很认真的看向了伊藤朔月,“你可以帮我们再做几个护身符吗?就像是你送给兰那样的。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只有它能起作用。”

    “这一次你错了哦。名侦探。”伊藤朔月的心情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除了你们自己。那个护身符救不了任何人。它只能暂时压制它们的力量。但绝不可能彻底驱除。”

    “你发现了吧?被这个游戏控制住的人,他们在最后会很排斥毛利小姐。”就像是亲眼见到一样。伊藤朔月说出了当时的情况。“那是控制他的力量对护身符的排斥。”

    柯南小朋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伊藤朔月的表情则淡淡的就像是完全没把这放在心上一样。那些被控制了的游戏者,他们早就步入了死局。

    房间的窗子忽然被打开了。柯南,还有在此过程中一直沉默着,想要掌握所有情况的世良真纯他们同时都看向了那边。只见从那个窗子外钻进了一个脑袋。是本应在家的下野友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还要从刚刚下野友树把他们所有人都赶出去说起。他本想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好的清静一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急躁,有立刻离开这里的冲动。

    房门外有很多人。这是『天使禁猎区』告诉他的。他要怎么顺利离开这里?当他正在烦恼的时候,『天使禁猎区』又告诉他窗子外边没有人。柜子里有一根绳子可以用。

    下野友树这么做了。他用绳子两三层、两三层的向下爬去。所幸他每次降落的人家的凉台上都没有人。每次的时机也都是在『天使禁猎区』的引导下选择的,从头到尾没人看见他。

    就这样,当下野友树顺利的踩到了外边的地面的时候,他高兴极了。

    下野友树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目标,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离开那个房间。他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走着走着,当他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松浦宽二家的门前。

    他一定是不放心把这件事交给世良同学。下野友树第一时间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什么都没想就直接又选择了从窗户进去。而这一次『天使禁猎区』没帮他找准时机。

    下野友树在看到那几个人看向他的时候,他愣住了。一时间,连爬进来这件事他都忘了。最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进的房间里。他看见的只有眼前的那几个人震惊的眼神。

    不是全部。有一个女孩很平静的站在那里,就像是看一件再稀松平常的事情。这样的反应才对啊!他不认识这个女孩。但即使是赞同她的表现,他越感觉离她越来越远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