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74.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柯南打电话给了目暮警官,他告知了一切的情况,剩下的就只能交给警方了。在这之后的事情他们几个人就不知道了。警方打算怎么做,目暮警官并没打算告诉他们。

    如果说和这件事有直接联系的,大概就是松浦圆太郎又一次晕倒了。在他回到家后没多久。

    当时他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他的母亲正在厨房为他准备晚饭。松浦圆太郎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说他想吃什么。松浦夫人看到他回来时心情很好,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

    晚饭做好了。松浦夫人叫他。但他却始终都没有回音。这样的情况让松浦夫人感到非常的担心,她推开了松浦圆太郎的房门。第一眼就看见他斜躺在了地上。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他们很快的就赶到了离这里最近的医院。松浦圆太郎依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在路上他的心脏甚至一度停止了跳动。

    松浦圆太郎直接被送进急救室。松浦夫人心急如焚的在外边等他。不知道过多了多长的时间医生终于从急救室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如释重负的笑容。

    太好了。他被救回来了。她的圆太郎被救回来了。松浦夫人在那一瞬间高兴的要疯了。

    松浦圆太郎醒来的时候,他忍不住去摸了摸自己的心脏。空落落的,就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样。他忍不住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对他的母亲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宽二他可能死了。”松浦圆太郎早已有心理准备,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很难受。

    松浦宽二变成了一棵大树,就是不久之前到他们家里的那棵。松浦圆太郎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了他的母亲。再不说出来的话,宽二他就会这么孤独的死去了。

    “那个孩子他竟然想杀他亲生哥哥。”松浦夫人在听过之后,她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到最后她的表情中有了怒意:“我就说那个孩子跟在他父亲身边早晚会被教坏。”

    “他只是……被一个奇怪的游戏控制了。”他想为他解释。但似乎没什么用处。

    松浦夫人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从他们离婚后,在松浦宽二被那个人留下的时候,她就认为这个孩子不会被教好了。她现在只希望她的圆太郎能平平安安的。

    松浦圆太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的母亲一直这样。这也是他之前一直都没对她说的原因。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的母亲不会因为宽二的死而伤心难过。

    在这之后,松浦圆太郎的身体的确恢复的很快。连之前心脏的疼痛都没有了。没多久他就可以正常的上学了。江户川柯南并不太清楚这些后来发生的事情。

    在和松浦圆太郎分开之后,柯南小朋友还有世良真纯、伊藤朔月他们三个回了松浦宽二的房子。‘下野同学’还在那里,他想要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了松浦宽二。

    回到那个房子,柯南却没找到下野友树。除了地上还残留的一些树枝外什么都没有。警方的人都已经收队,现在还留在那里的就只有后赶来的毛利兰还有铃木园子两个人。

    “怎么回事?”柯南很奇怪的询问了伊藤朔月。她不是把下野同学控制住了嘛?

    伊藤朔月布置的结界完好无损。柯南看见它重新的亮了起来。然后,渐渐地消散在了前边的空气之中。而伊藤朔月只是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她说:“他并没有离开。”

    柯南小朋友不明所以的走了过去。然后他很敏锐的发现,这里的地面多了很多的土。他捧起了一把仔细的研究了一会儿说:“是和这些土有关?”他们刚才离开的时候还没有。

    “我的结界只能阻止下野先生离开。”伊藤朔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反而摆出了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说,“如果有其他人进来,或出去都没问题,想做什么也可以。”

    喂喂!又是故弄玄虚。柯南小朋友默默地吐槽。不过他其实也已经明白了。是有人进入了这个房子,并且对下野同学做了什么。看警方的反应。这件事他们至少是知道的。

    这是一种阴阳术。伊藤朔月很清楚的感觉到了。不过,这个人的能力不能算是多好。只是利用了元素的转换,把树的木属性转换成了土属性。然后让这些土随风飘逝。

    下野友树不是真的怪物。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在失去了外力的作用下,他自己是没办法控制这些散落的土的。如果那个人遇到的是个真怪物,大概就会有麻烦了。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现在是有些难过的。下野友树和他们是很多年的同学了。他就这样突然的死去了。他们见过的杀人案都不少了。但这也毫不影响他们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

    世良真纯问了她们情况。还有这些土是哪里来的?毛利兰她们也表示并不清楚。她们只知道她们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她们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房子里会有这么多的积土。

    “目暮警官说这些都是下野同学变的。”毛利兰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还带着疑惑。

    柯南小朋友在这个时候特意的看了看伊藤朔月,而伊藤朔月只是耸了下肩,表示『没错,就是这样。』的含义。柯南的嘴角抽了抽,他还没见过能把树木变成土的能力。

    这次的案子,那盘游戏光盘的真相,还有下野友树想要寻找的松浦宽二的下落,都已经有了结果。世良真纯可以算是完成了委托。可她还没有找到那个游戏背后隐藏的人物。

    世良真纯在一旁,快速的按着她的手机,一封邮件很快就被她发了出去。收信人依旧是她的吉哥。而电话那边的金发黑皮的男子只回了她一句:『你不是认识伊藤小姐吗?』

    吉哥让她求助伊藤?世良真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不过,吉哥啊!她和伊藤只是很普通的认识而已。某假小子感觉到了她头上冒出的黑线。但目光已经看向了伊藤朔月。

    伊藤朔月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然后,她还看见她手里拿着的手机。她的嘴角轻微的向上翘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走到她跟前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件事已经有人在处理了。”

    她怎么知道……某假小子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隐隐的透出了和她母亲很像的气场。

    这样看起来才像老牌FBI的女儿,现在FBI王牌的妹妹。伊藤朔月很轻松的在心里为世良真纯做了一下点评。虽然她知道,在那两个人的隐瞒下,世良真纯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伊藤朔月的笑容,让世良真纯的怀疑越来越大。她有一种这个人很不简单的感觉。

    这种不简单不是单纯她的实力强大。这是世良真纯本来就知道的事情。而是另外一种。就连世良真纯本人都说不清的感觉。她直觉这个人很危险,不由自主的她就警惕了起来。

    “你认识那个人?”在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说话了。他边托着下巴思考,边问。

    “很遗憾!”伊藤朔月耸了下肩,一脸很无所谓的样子表示,“我应该没见过那个人。”但那个人一定是警视厅的人请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公安警察的人。

    伊藤朔月这么猜测不是没有道理,警视厅和公安警察虽然分属不同的系统。但他们之间又存在着很深的联系。就像是降谷零在卧底黑衣组织之前,他就去警校参加过学习。

    说起来,警视厅里也有一个公安部。他们在某些任务上和公安警察又有些重合的地方。这让他们之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矛盾。很有趣,他们就这样一直处于摩擦和联系之中。

    世良真纯放弃了这次的案子。照她的说法是下野同学交给她的委托她已经完成了。她相信吉哥。但吉哥相信的人。世良真纯想,她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她是不是能够信任。

    第二天,毛利兰他们上学的时候,他们的班里又少了一个人。这次不是转学,看着那空空的位子。不止毛利兰他们三个。整个帝丹高中二年B班的同学都有一点难过的表情。

    这一天压抑的不只有他们一个班,甚至都不是只加上一个帝丹高中的高一A班。在这一天东京内的很多学校都接到了学生死亡的消息。连柯南的班级,还有伊藤朔月的班级都没例外。

    那个人还真是忙碌啊!身处在冰帝学园的某个金发少女带着笑意的发出了这样的一句感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