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76.第一百七十六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毛利小五郎刚刚结束了一个委托。开着借来的汽车,他很愉快的往回家的方向走。今天的委托费非常的丰厚。后排的毛利兰则在念书,明天学校有个很重要的考试。

    柯南小朋友在走神。他已经走神整整两天了。好像是从上次柯南从园子家的宴会回来。就连毛利兰在这之前都察觉出来了。还是柯南装成了小孩子的样子最后才蒙混过关。

    大概下午的时候,他们的周围忽然起了大雾。这次的雾来的很快又很大,毛利小五郎起初还能勉强缓慢的驾驶着,到最后他只能被迫把车子停在了一旁。

    毛利小五郎下了车准备看一看附近的情况,结果他一进入这片大雾里,他居然连自己的手臂都看不到了。他自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眼前晃了晃他都只能勉强看到一个影子。

    这个时候,毛利小五郎好像听到了有什么声音,但他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他只好暂且先回到汽车里。就在他刚刚把汽车的门关好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他刚才站过的地方。

    柯南小朋友很快就知道出了什么事。因为有鲜血已经贱到了汽车的玻璃上。毛利小五郎在看到这点后,他们两个立刻就冲了出去。柯南没忘记调整了他的手表的旋钮。

    借助了手表灯发出的光线。他们发现前方有一个青年男子的尸体。应该是从很高处掉落下来的他的身上穿着一些登山的装备。尸体看起来也有些惨不忍睹了。

    “在这样的天气下爬山。”毛利小五郎露出了一个半月眼。这不用说就是一场意外。

    柯南小朋友对此什么都没说。他忽然抬腿就跑。这让毛利小五郎都没有想到。等到他想要把柯南抓回来的时候。柯南小朋友早就跑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刚刚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掉到水里的声音?”毛利兰这会儿早就把课本收起来了。她很疑惑的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但毛利小五郎只是表示他根本就没听见。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柯南带回来一个人来。那个人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有些可怜的样子。毛利小五郎边半月眼的询问了柯南发生了什么。边把自己的外套顺手的扔给了那个人。

    “樱泽哥哥也是从山上掉下来的。”柯南小朋友一脸的孩子气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樱泽史裕,二十三岁。公司职员。今天他和几位同事一起约好了来这里爬山。结果他们已经快爬到顶端的时候遇到了意外。他还有另外一个人一起掉了下来。

    柯南在找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推测到了他们是一起的。他让这个人去看了看那边的尸体。结果樱泽史裕很悲伤的点了点头。“他的确是后藤先生。如果我抓紧了他就好了。”

    后藤功人。二十三岁。部门经理。年纪轻轻就很受董事长的重用。最近还要升职。

    一起约好了爬山的都是这个部门的人。他和还在山上的下村广树是手下的技术人员。没来的大竹知子小姐则是他的秘书。“说起来今天还是大竹小姐提议的呢。”他说。

    大竹知子。二十一岁。她是除了后藤以外最擅长攀登的人。上学的时候还曾是学校登山步的主力队员。这也是后藤先生选择秘书的标准,他要秘书可以配合他的个人兴趣。

    目暮警官来的比平时要慢了许多。在此期间柯南小朋友帮助樱泽史裕给那两个人打了电话。

    樱泽史裕的手机已经完全进水不能用了。后藤功人的也被摔坏了。那两个人都没办法联络上他们。樱泽史裕说他也不确定下村广树知不知道他们掉了下来。

    接到电话的时候,下村广树已经差不多爬回了地面。他在听清了柯南说的位置后,他就立刻赶了过来。在看到樱泽史裕竟然还活着的时候,他的表情里带出了很多的高兴。

    这种高兴持续的时间很短,当他看到后藤功人的尸体的时候,他又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柯南小朋友的手表等在照到尸体的时候,他的这些表情也一同被照了进来。

    目暮警官来的时候,这边的大雾已经散了很多。这次的事情看起来就是一场意外。

    例行公事的警方询问了他们情况。在这之后赶来的大竹知子也是被询问的范围之内。这次的事情是她提出的?但为什么她到最后又没有去?警方认为这有些可疑。

    在赶来的过程中,目暮警官受了‘毛利小五郎’的拜托,他让他们调查一下这几个人。

    大竹知子喜欢后藤功人。这是他们公司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后藤功人当面就拒绝了她。“我留你在这里只是因为你是个好用的秘书。女朋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公司的人说,当时的大竹知子都快哭出来了。后藤功人只是一脸冷漠的走了出去。

    “我知道了!凶手就是你。大竹知子小姐。”毛利小五郎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指向了大竹知子。“因为后藤先生拒绝了你,所以你怀恨在心,计划了这次的杀人事件。”

    “你故意安排了一个会有大雾的时间。”他又补充。“又在这天找借口不来。”

    大竹知子有些慌了。她连忙摇头说:“不是我。我没有杀他。是后藤先生。他一直都喜欢在看不见的情况爬山,如果不是有雾,他也会带眼罩。我只是按他的意思安排的。”

    “我喜欢后藤先生不假。”她说的话开始有些吞吞吐吐,“被他拒绝了也不假。但我怎么会想杀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而且……而且那也是在已经安排了这件事以后才发生的啊。”

    樱泽史裕还有下村广树都证明她说的不假。他们的这次爬山活动的确很早就安排好了。而且下村广树说:“这片地方的大雾是很平常的事情了。我听说每天下午都会有。”

    毛利小五郎自信的表情在一瞬间有些崩裂。不过他马上就露出了怀疑的半月眼。“这还是不能说明不是大竹小姐。或许是她后来才做的计划。否则你为什么会选择今天不来?”

    “我……我是因为不想和见面尴尬……”大竹知子断断续续的说,“才没有来的。”

    “那已经是四五天之前的事情了。”樱泽史裕愣了一下。然后,他充满了不解的语气说,“这几天你不是一直都跟在了后藤先生的身边吗?难道说……”

    樱泽史裕的这一句话引得毛利小五郎还有目暮警官他们都看向了大竹知子。大竹知子慌张的摇着头,她说:“这不一样。工作的场合当然没问题。但这种私下的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我,你们不觉得下村更可疑吗?”她开始指证起了别人。“你们三个人一起来这里爬山,但后藤先生和樱泽都掉了下去。下村却好端端的还在山上。”

    当时,山上的雾比地面的还要大,他们彼此都看不见彼此。樱泽史裕说他们爬到一半的时候就找不到下村了。他也是因为后藤先生一直在拉着他,他们才没有走散。

    “听到你们的喊声的时候,我刚爬到三分之二的地方。”下村广树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没办法的表情,他说,“我的技术可比不上后藤先生,他也不愿意保护我。”

    后藤功人很照顾樱泽史裕。他们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又是很多年的同班同学。从学生时代后藤功人就是所有人的目标。而樱泽史裕就是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不起眼的跟班。

    下村广树是另外一所学校的,他是在进入公司后才认识的后藤功人。最后也是因为他的才能所以才和后藤功人渐渐地熟络了起来。但那种特殊的照顾肯定就没有了。

    樱泽史裕的脸上此刻却露出了一些尴尬。他说:“后藤前辈应该只是习惯了。”

    “喂喂!我又没说什么啦。”下村广树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你和后藤先生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他多照顾你也是很正常的事啊!这很正常。你不要想太多了。”

    “可是……”樱泽史裕看起来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下村广树则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

    他们的对话让目暮警官都感到有点可疑了。大竹知子更是很肯定的说:“这不是很明显吗?下村因为嫉妒后藤先生照顾樱泽所以杀了他。又或者他想杀的根本就是樱泽。”

    下村广树拍着樱泽史裕肩膀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樱泽史裕则看起来有些愣愣的看着他。然后他不由自主的向后躲了一下。而一旁的目暮警官等人则也把目光投在了那三个人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