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80.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凶手应该就在那个乐队中。这是柯南小朋友得出的结论。

    地下休息室只有一个出口。如果想要从这里离开,那个人必须经过一层的前台。两位工作人员正对着这个方向。他们都证实没有另外的人进出过了。

    三柴是走在他的乐队最后方的,柯南还亲眼看见他去了洗手间。而在那之后,其他的队员一直都和他们在一起。他不认为,他们有机会再去洗手间,并杀了三柴佑司。

    警方很快就叫来了水户让治和他的乐队。水户让治看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在高木警官告诉了他事情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有一种近乎惨白的感觉。

    水户让治表示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无论需要他们怎么配合都可以。

    首先是不在场证明,只有水户让治没有。在找过三柴佑司麻烦后,他的心情很明显的不好,他和他的乐队成员在旁边的休息室里稍微练习一下,他就什么都没说的就走了。

    警方问起他那时去了哪里的时候,他也只说他找了一个空的休息室发呆去了。

    其他的几个成员都在一起。水户让治总是这样。他们没办法,但也习惯了他这样的反应,于是他们也就各自开始练习自己的了。让治心情好点后会回来的。

    “佑司果然就是他杀的。”三柴乐队里的贝斯手又一次下了断言。

    水户让治的嫌疑的确最大。柯南不由自主的托起下巴开始思考了起来。这时警方找到了疑似杀死三柴佑司的凶器。那是一个鼓槌。它就在被放在了其中一个休息室的鼓旁。

    鼓槌上沾染着很多的鲜血。经过鉴定警方已经确认上边的血迹就是被害人三柴佑司的。而在这之后他们还在这个鼓槌上发现了水户让治的指纹。

    目暮警官的视线落在了水户让治的身上。而水户让治认真的回忆了一下。他说:“我的确拿过一个鼓槌。不过……”他回头问向了他这队的鼓手,“那是在咱们练习之前吧?”

    水户乐队的鼓手证明了他说的这点。在他们准备练习前,水户让治看见鼓槌掉在了地上,他就顺手的给捡了起来。但目暮警官此时却说,这个鼓槌上并没有检查到鼓手的指纹。

    鼓手感到很奇怪。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是让治杀了佑司。但……“他不可能这么做。”

    “让治那家伙虽然不说。但我们都知道,他根本就不恨佑司。他只是不想承认。在上次他喝醉了的时候,他才终于说出,他希望佑司可以回来。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等着他。”

    水户乐队的鼓手说的是真的。贝斯手则第一个就出来证明了这点。只有吉他手。他低着头沉默的站在了那里。而当贝斯手拉着他让他证实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当时你明明也在场。”鼓手和贝斯手都愣住了。他们不可思议的望向了吉他手。

    吉他手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认真。“我是听见让治说了这句话。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他说,“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他每次面对那个三柴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很吓人。”

    酒后说出的并不一定是真言。在那之后,他们也都在水户让治的耳边提到过这件事。但水户让治根本就不承认。“我根本就再也不想见到那个人。”这是他给出的回答。

    鼓手和贝斯手想起了这件事来,他们终于感觉到理解了。最后还是鼓手说:“你加入我们的时候佑司就已经离开了。你的确不知道。那两个人的感情啊!没有人能比他们更好了。”

    吉他手依旧不懂。他说:“人就不会变了的吗?那个三柴不就离开他了吗?”

    “如果不是让治的话……”他很犹豫的看了看其他的两个人。“还有谁能做这件事?那个时候我们不是都在一起吗?”另外两个人一下子哑然失声了。难道真的是……

    这个时候,柯南小朋友的眼镜又一次闪了一道强烈的白光。他的嘴角轻微的上扬,有一种很自信的感觉在其中。而世良真纯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水户让治不是凶手。

    没多久,警方拿着一个检测的结果回来了。他们说,一切就像‘毛利侦探’说的那样。他们检测了水户那支乐队练习的那间休息室的鼓槌。他们发现上边没有水户让治的指纹。

    水户让治捡起鼓槌,到他们开始练习。在这期间有人对那个鼓槌进行了调换。

    那个休息室没有外人进去过。所以,做出了这个调换的人肯定就在另外三个人中。警方问水户让治,他是否和谁有矛盾。水户让治想了一下表示应该没有。

    如果说对三柴佑司,那除了水户让治本人之后,另两位老的成员他们也是有一些怨的。不过他们的怨比水户让治要小很多。只是因为他们想要赢得世界冠军更不容易了。

    “你认为是谁?”在后边围观的某怪盗先生一副很轻松的样子问着他旁边的金发少女。

    你不是已经看出来了?伊藤朔月笑了,然后她耸了下肩,表示,“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

    凶手就是那个人。黑羽快斗看向了那边的几人。他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深邃了起来。而与此同时,他们的斜前方有一个人看向了他们。风间信长。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了然的感觉。

    犯案的时间应该是水户让治离开他们的休息室,那间休息室只有其他三个人的时候。但那个人要如何避开另外两个人的注意。离开这里杀了三柴先生和转嫁祸水户先生呢?

    柯南又实地的去了一次那个休息室。角落里的那个椅子是当时吉他手所在的位置。贝斯手把他的椅子放在了最里边。而这个休息室的正中央则是没有移动过位置的鼓还有电子琴。

    经过世良真纯和柯南的提示。警方对水户乐队的那三个人的询问更详细了。连细节他们都问到了。不管有没有可疑的地方。只要是那时候的事情他们没有放过一点。

    鸟光圭一。水户乐队的吉他手。他在他们练习的时候小睡了一会儿。他们也是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因为他那边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发出声音。而他也被外衣裹在了身上。

    “外衣啊!”就站在警察旁边的柯南小朋友,他仿佛天真又带了点让人听不懂的语气说。

    吉他手的确穿着一个长款的外衣。柯南小朋友跑到了鼓的后方,还有最里测那把椅子前。那个时候那两个人就在这个位置。然后,他把他的视线投放到了那边吉他手的位置。

    “不过圭一他总是喜欢在练习的时候睡觉。”贝斯手有些无可奈何的说。

    真正的犯人已经找到了。证据他也找到了。不一会儿警方的人就来了。世良真纯和柯南让两位警部分别占了鼓手和贝斯手的位置。然后他们看见有人在那边吉他手的位置睡觉。

    风间信长立刻露出了明白的眼神。目暮警官却完全不明白。他问那位女高中生侦探,叫他到这里做什么?而世良真纯还没说话。风间信长就主动的走到了那边的椅子旁。

    椅子上并没有人。只有一件长款的外套被几个订书针固定在了那边的椅子上。

    吉他手的位置本来就靠近房门的位置,另外两个人又在专心致志的练习。人在非常专心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有余力时时刻刻关注着另外一个人的。他想要离开很容易。

    经过了这次的试验,目暮警官总算是明白了这次的案子是怎么回事。他看向了那边的鸟光圭一。鸟光圭一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不久就又开始松开了。

    他们没有证据。鸟光圭一是这么坚信的。他的表情中都透出了一种毫无畏惧的感觉。某位小学生侦探则忽然找出了一根订书针。这根订书针上边还挂着一点点的线。

    这根订书针的一个角就挂在了那把椅子上,只要调查上边的线是否和鸟光圭一外套的材料一致就可以了判断了。警方也没耽搁立刻就拿去做了检验。

    “就算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我一直坐在那里很有可能不小心刮到了。”鸟光圭一辩驳。

    “如果不是一个呢?”世良真纯很适时的为柯南小朋友做了补充。

    “其他的订书针还在你身上吧!你应该还没来得及处理。”柯南小朋友露出了一张很天真的脸。他的笑容看起来也很灿烂,但隐隐地透露出了一种迫人的气势。“是吧?世良姐姐。”

    鸟光圭一终于没有辩驳的余地了。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阴森,而又有些痛苦的样子,他大声的吼道:“让治他真的想把三柴佑司找回来。这样的话,我到底算什么?!”

    “让治先生找到我成为新队员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兴奋和激动。可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