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81.第一百八十一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杀死三柴佑司的犯人被警方带走了。那两支乐队的人却没有办法高兴的起来。他们沉默着,一时间气氛显得很压抑。三柴佑司是真的不在了,再也没办法回来。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三柴佑司很好的朋友。有多年志同道合的伙伴。还有一个一个由他亲自找来的有着同样梦想的新朋友。还有一直忍不住抽泣着的他的女朋友。

    水户让治的表情尤其的不好看。“是我害了他。”他紧咬着牙关一字一字的说出了这句话。

    如果不是他找来了新的吉他手。如果不是他表现出了对佑司的怀念。如果不是……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他说:“或许我已经没有资格再继续参加乐队活动了。”

    水户让治提出了解散乐队的事情。他们新的吉他手进了监狱,他这个键盘手也无法再做下去了。只剩下两个人的乐队已经不能算是乐队了。

    另两名乐队的成员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们默许了这件事的发生。和杀死了佑司的人成为了这么长时间的伙伴。他们……他们其实也不敢相信那很乖巧的新人会去杀人。

    “你们忘记你们的梦想了吗?”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的居然是三柴佑司的那个女朋友。

    水户他们三个人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她。只见那个女人虽然满脸的泪水,但她的表情却非常的认真。“佑司和我提过你们的事情……每次说到和你们共同的梦想的时候他都会很激动。”

    “他虽然每次都会掩饰过去。但我知道,他是希望你们能成功的。”

    在这之前,面对水户让治他们不停的挑衅,她的心里是为了佑司不值。但现在……她从心里感激神明能够让佑司有这么多这么好的朋友。只可惜,他这么早就离开了。

    水户让治愣了一下。他的脸上忽然绽放了一些笑容。最后这些笑容又变得落寞了起来。

    “不要说了。”他制止了那个女人。然后,他自言自语似的又加了一句。“再这么说下去我就更对不起他了。”他没有被劝动。反而更加坚定了解散了这个乐队的想法。

    愧疚。因为他的关系导致了朋友的死亡。即使那是他再热爱的事业,他也没办法继续下去。

    “喂!你还真固执啊!”有人终于看不下去了。黑羽快斗。他露出了个半月眼,看起来有些随意的样子。“三柴先生可是直到最后都是希望你能替他完成梦想的。”

    黑羽快斗看得到那些还没消散的灵魂。三柴佑司的灵魂他本以为已经不在了。可就在水户让治提出解散乐队的时候他又出现了。他想要劝他。但在试过才发现他不能被人看见。

    他不希望他最后的希望落空,所以黑羽快斗他出声了。“对已经故去的人最好的回报就是实现他们未能实现的梦想或愿望。”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出奇的认真。

    柯南小朋友忍不住看向了他。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些探究,还有其他更复杂的一些东西。他好像有些明白了。怪盗基德一直以来这么努力的找出那个组织的原因。

    他在纪念着他的父亲。那位世界知名的大魔术师黑羽盗一,前任的怪盗基德。

    水户让治低下了头,他的表情变化了一番。他知道这个少年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但……“他真的会在最后的时刻还这么想吗?”他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还有一点点的可怜?

    黑羽快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这还需要什么疑问吗?’的表情。而毛利兰也帮着黑羽快斗说话。她说:“我也相信。三柴先生一定会这么想的。”铃木园子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水户让治的表情已经松动了。在这么多人肯定的言语下。还有那个少年……他的话……

    最终,水户让治不再解散乐队了。而且,他把三柴佑司后来组建的这个乐队一起合并了。他的梦想他们所有人一起帮他实现。正好他们的贝斯手也很擅长吉他。

    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黑羽快斗看到三柴佑司露出了一个最灿烂的笑容。然后,他对黑羽快斗,还有那边看不到他的几个人说了一声‘谢谢’后,就真的彻底消失了。

    这支乐队接下来的就是练习。他们是刚刚组建的乐队还没有默契。他们也想让天上的三柴佑司看看。“我们一定完成我们的梦想的。连同你的那一份。”这是他们的誓言。

    外边的暴雨还在下着,风间信长警部没有和目暮警官他们一起离开。毛利兰还有铃木园子这时才发现了他。他看起来居然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回答:“我是因为一些私事。”

    橘薰子警部补,和橘左近就在隔壁。那是个展览馆。现在正展览着一些很稀少的人偶。风间信长也决定过去了。这边的事情已经全部结束了。他邀请了柯南小朋友。

    柯南小朋友在风间信长点到他的时候,他一瞬间就提高了所有的警惕。而风间信长接下来又邀请了伊藤朔月、黑羽快斗。他告诉他们:“右近最近都说过好几次好久没见到你们了。”

    “这倒是右近会说的。”伊藤朔月耸了下肩,做出了如上的表示。

    毛利兰他们三个高中女生距离这里最远。风间信长还没开口向他们邀约。柯南小朋友就大声的对兰说,“兰姐姐。我和黑羽哥哥还有伊藤姐姐出去一下。”说着就跑开了。

    风间信长的嘴角轻微的上扬,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好像什么都清楚了的感觉。而在他后方的黑羽快斗清楚的看到了这点。喂喂!这下麻烦了啊。名侦探,你可要小心些。

    想到这里的时候,黑羽快斗又看到风间信长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笑容看向了他。他立刻摆出了一个他认为的最灿烂的笑容。然后,他也飞快的去追某个小侦探去了。

    风间信长则慢慢的走在了最后。他的表情比刚才看起来还玩味了许多。

    伊藤朔月是唯一没有着急的了。她几乎是和风间信长并列走了出来。风间信长边走还边和伊藤朔月谈起了刚刚的案件。“你在更早的时候就发现真相了吧?”他这么说道。

    “啊!”伊藤朔月很平静的就承认了他的说法。“不过我并不是侦探。”

    “你还真的就跟传闻中一样啊!”风间信长的脸上有些没办法的样子。然后,他的眼睛里缓缓地流露出了些什么,语气也渐渐地变了样子。“我说的没错吧?sa……伊藤小姐。”

    “是吗?”伊藤朔月一副没什么的样子。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乐室的门前。

    那两个人在前边等着他们。他们拿了四把雨伞,见他们走过来后,就把其中两个交给了伊藤朔月。而伊藤朔月很顺手的就递给了风间信长一把。他们就这样进到了水里。

    雨下的很大,又有一些风,即使他们举着雨伞也很容易把自己淋湿。不过很意外的当他们进了展览厅的大门后,他们的身上没有一个人有雨水的痕迹。一点都没有。

    他们来的时候,橘左近和右近正在兴致勃勃的观看着人偶。而橘薰子则站在了一旁的墙壁前打着瞌睡。这让风间信长警部表现得有些无可奈何。他立刻走了过去。

    风间信长刚刚走近,橘薰子就打了个哈欠后,她就睁开了眼睛。“你刚才去了哪里?”

    “隔壁出了一起命案。”风间信长告诉了橘薰子情况。他们刚刚都在这里的。只不过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隔着玻璃他看见了目暮他们的警车。这样他才决定过去看看。

    橘薰子警部补准备立刻就过去。但被风间信长拦了下来。他说:“已经解决了。”然后他看向了那边的三人说:“多亏了他们也在。这个案子才能这么快就解决。”

    这时,橘薰子才看到伊藤朔月他们三个。其中柯南小朋友已经凑到了橘左近的身边。

    每个人偶的旁边都有说明。柯南小朋友隔着玻璃的柜子辨别着其中的字迹。哪位名家,在大约什么时候做的,现今又还存在多少。都写的非常的详细。

    在他们进入之后,这个展览室里又出现了一个人。他堆着满脸的笑容从展览馆的内部走了出来。是这家展览馆的馆主。看起来他对伊藤朔月是格外的客气。

    “伊藤小姐对这些感兴趣吗?这些都是全世界最珍贵的人偶呢。很多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真的很厉害呢!”右近很夸张的表示了他的赞叹。他说:“伊木大师的、上条大师的这几个我都以为早就没有了。嗯……”他指了其中的几个。“居然还有比我年龄还大的。”

    橘左近也点了点头,他的声音淡淡的,为右近讲起了有关这些人偶制作者的故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