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82.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展览馆的馆主说,这些人偶都是一个人借给他们的。“萩原先生只给了我们三天的时间。过后他就把这些都卖了。他也想借着这个展览找到合适的买主。”

    “您认为我是那个合适的买主?”伊藤朔月微勾起了唇角,有些漫不经心的说。

    “不愧是伊藤小姐啊!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馆主脸上的笑容更浓厚了。他说:“当然,如果您愿意介绍其他更感兴趣的买下他们,我也非常欢迎。”

    展览馆也会做帮别人贩卖展览品的工作。这比正常的展览赚钱更简单,也更快捷。根据客人的不同,他们最高有可能收取百分之五十的中间费用。

    伊藤朔月只是嘴边带着笑意的看着那边的一人一人偶。她什么都没表示。

    展览馆的馆主也并不急。即使这次的生意做不成,他都想和伊藤财团保持长久的好感。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其他地方的展览馆有的想认识伊藤小姐都没有机会呢。

    现在的展览馆很安静,有的只有在大雨前就来到这里的稀稀疏疏的几个客人而已。

    “馆长!有没有看到我叔叔?”这时候有一个年龄的男人走了过来。

    来的人是萩原贵臣,是借给展览馆这些人偶的萩原益男他哥哥的独子。他说,叔叔让他来这个展厅等他。他的眼神中有些晦暗,“叔叔说有些事要和馆长先生您说。”

    馆长问了是什么事,萩原贵臣却只是摇了摇头。“是很重要的事情。”

    萩原益男始终没有出现。馆主都等的已经没耐心了。而萩原贵臣则提议他们去叔叔的休息室找他吧!那间房就在展览馆的内侧,其实也是间展厅。没展品时才会挪作他用。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走,一声非常刺耳的女性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作为侦探的柯南小朋友和橘左近第一时间就跑了过去。馆长和萩原贵臣也跟在了他们的后边。

    发出尖叫的人萩原江美。萩原益男的妻子。她跌坐在了前方的地上,一只手还指着她前方的那大块的玻璃。而在玻璃的另一侧就是萩原益男他所用的那间休息室。

    沿着萩原江美手指的方向,其他人很快就看见了房间中的情况。有个人侧趴在了那边的地面上。他的脸上带着一张满是鲜血、表情又非常恐怖的面具。

    不止面具上,在那个人头部附近的地面也全是鲜血。柯南想要进去,但他发现房门被锁的非常结实。展览馆的馆长也表示这个房间的钥匙只有一把,在萩原益男手里。

    在他们之后赶到的风间信长问过了情况之后,他立刻让所有人都避开。然后,他非常果断的强行破坏了房门。柯南嘴角抽了抽的看着那些玻璃在一瞬间就全都变成了碎片。

    风间信长取下了那个面具。面具下的男人的确就是萩原益男。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狰狞。

    房门的钥匙被发现掉落在了他身边的地面上。这个房间的门不用钥匙无法从外侧锁上。这是不可能犯罪!某位小侦探的眼神很严肃。他和另外一个侦探同时下了这样的定义。

    面具第一个认出来的是展览馆的馆长。他说这也是萩原先生送来的展品之一。不过,他边思考,边表示了不理解的说:“我记得我把它放在了另外一个展厅。”

    犯人如何离开的这间密室。柯南小朋友边托着下巴思考着这个问题。边问了馆长另外那个展厅在哪里?而馆长很主动的表示,他愿意带他过去看看。

    橘左近也一同跟了去。在路上,他的右近还有柯南不停的和馆长聊着天。

    被摆放在这里的面具果然不见了。展览馆的馆长指着前边的空架子,说:“我原先就把那个面具放在了这里。”而这时候馆长才发现,就在那旁边,他还丢失了另外一个面具。

    萩原益男被害的现场,还有这个展厅都在里测。因为今天大雨的关系参观的人很少,展览馆也有提早下班的打算,里边的那些也就全部封闭了。不会有其他的人再进去。

    橘薰子和橘左近很早就来到这个展览馆了。他们一直都在这个接连里外的展厅。橘左近虽然一直在观看着那些人偶。但他是侦探,在不经意间,其他的事情他也有随时的留意。

    在萩原益男进去之后,出入过这里的就只有萩原贵臣、萩原江美还有馆长三个人。

    风间信长和橘薰子作为警察,他们立刻就进入了警察的工作里。他们询问了他们三个,为什么会进去。又看到了什么?让他们把知道的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他们。

    萩原贵臣说,他是叔叔让他过去的。他们有件事要说。说完他就离开了。

    “贵臣哥哥好像的确说过,益男先生要找馆长有什么事,是吧?”柯南小朋友扬起了一个孩子气十足的表情,不过,渐渐地他的笑容就化成了认真。“可以告诉我们是什么事吗?”

    萩原贵臣愣了一下,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好半天都没有开口,但在他看到所有的人包括两位警察都看向了他的时候,他说:“叔叔他决定不再把这些人偶卖了。”

    “这不可能!”第一个有反应的是萩原江美。她愤怒的指责着萩原贵臣。“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杀了他,为了不让他卖那些价值连/城的人偶。你们为这个争吵过很多次了。”

    “你一直都不满意继承了这笔财富的是你叔叔,而不是你。这只能怪你自己。你爷爷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谁找到了这些宝藏,谁就有资格继承。你就算再喜欢……”

    “我没有。”萩原贵臣拼命的在为自己辩驳。他说:“我离开的时候,叔叔他还好好的站在了那里。他还和我约好了两个小时以后,等馆长回来以后我们一起去找馆长。”

    “我并没有离开过啊!”馆长在这个时候忽然插上了一句。

    萩原贵臣退后了一步,他满脸的不相信的说:“这不可能。叔叔说馆长不在馆内。所以他让我稍微等一会儿。他还说馆长是替他们找那些人偶的买主去了。”

    “这么说……好像有这么回事。”馆长边思考,边又改了口。他是敷衍荻原益男的,这样他才能要更多的酬劳。因为是随口说出来的托词,所以他一时间居然就全都给忘了。

    萩原贵臣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说出的话终于有人相信了。而馆长提出了一个线索,在他和萩原益男谈过之后,他离开的时候,曾经和一个装扮的很奇怪的人擦肩而过。

    那是距离发现萩原益男尸体前一个小时。馆长当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立刻回头去看了。但他看见的只有走道旁的铠甲。他认为是自己眼花了就不再多想的离开了。

    但现在一看,当时出现的那个人或许并不是他眼花。此刻,橘左近和柯南小朋友已经站在了一个西洋铠甲的前边。而那个铠甲手上的盾牌上有些鲜红的血迹留在了上边。

    这应该就是凶器了。但凶手是谁呢?那个人又为了什么。橘左近陷入了思考。

    “啊!”在柯南离开后,右近忽然很大声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他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小声的说:“左近。你是说你认为那位夫人……这不可能吧!她看起来和萩原先生感情那么好。”

    橘左近闭上了眼。他的表情很淡漠。然后,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静静的走开了。

    柯南回到命案现场的时候,三位嫌疑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只剩下那对警察情侣,还有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这两个完全作为旁观者的人。“他们去了哪里?”他问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很无辜的给了他一个‘不知道’的答案。橘薰子还很奇怪的问他,找他们有什么事情?他在旁边风间信长的注视下,只能放弃了把答案说出来的想法,他立刻就跑了出去。

    风间警官很有可能是朗姆。柯南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迫人的压力。他绝对不能暴露了身份。

    『操纵傀儡其实是在操纵人类,腹语术便是读心术,模仿的并非只是人语,还有其背后的声音。』推开了一个展厅的门,萩原江美走了进去,里边是一片的漆黑。

    什么都看不见。萩原江美一瞬间都感觉到惊讶,然后她关上了背后的门,就打算去寻找这房子里的灯。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前方忽然亮出了一个光源。有个熟悉的人站在了那里。

    这怎么可能?这是萩原江美的第一反应。她愣愣的站在这里,心里一直在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应该赶快逃走。然而,她的身体并没有跟上心理的反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