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83.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这是本该已经死去的萩原益男。他就这样出现在这个房间里。

    “为什么是你?江美。”萩原益男的表情很痛苦,他的声音中充满着悲伤还有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直视着萩原江美。“好痛苦啊!被最亲近的人杀死。”

    “你怎么可能知道?”萩原江美忍不住向后倒退,她的身体早已贴上了房门。

    “那时候我明明穿了铠甲。你不该看见我的脸才对。”她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想了想她又放松了下来。“你应该已经死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萩原益男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受到背叛的表情。萩原江美挥了挥手,有些厌恶的说:“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嫁给你就是为了这些宝藏。”

    “你也是真蠢啊!你以为就靠你自己就能找到那些宝藏?呵呵。还不是我。我费尽心思的在那座老房子里找,那老头竟然把宝藏的入口放在了他那个孙子的房间。”

    “果然……是这样嘛……”这个房间里忽然又多出来了一个声音。这让萩原江美一下子就惊住了。她四处去寻找,到最后却发现,她眼前的萩原益男已经变了个样子。

    那是一个精致的人偶。而人偶的旁边有个少年。萩原江美认出了他,刚刚和警察在一起的侦探。他从很早的时候就来到这里了。因为有可能购买那些人偶所以她有留意。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萩原江美不能理解。她不知道从哪里就掏出了一把刀子,而那刀子在下一刻就架到了橘左近的脖子上。橘左近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

    萩原江美的手上在用力,只要这个少年死了,就不会再有其他的人找到她。

    橘左近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些怜悯的表情。只不过在他身后的萩原江美她并不能看见。她只感觉到了有一种风声,然后在她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的时候,她的刀就被打掉了。

    现在这个房间已经恢复了灯光。萩原江美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东西,就又有一个足球朝她飞了过来。在被那个足球踢到了墙上之前,她只看见她的刀旁有一张扑克牌。

    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在萩原江美晕了过去以后,这两个人就走到了这个房间中。在他们身后还有靠在了一旁墙前的伊藤朔月。而明显什么都还没搞明白的萩原贵臣。

    喂!你们来的还真快。柯南小朋友半月眼的对黑羽快斗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橘左近亲自向黑羽快斗还有江户川柯南道了谢。右近在一旁‘心有余悸’的表示刚刚真是太危险了。那个女人竟然还带着其他的凶器。其他几人被他夸张的表达逗得笑了。

    橘薰子和风间信长很快就被这边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他们一进门就见到了在墙壁旁晕倒了的萩原江美。橘薰子什么都不知道表示,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萩原夫人就是杀死了萩原先生的凶手吧?”风间信长一下子就说中了事实的真相。

    说完了这句话,风间信长警部又笑着询问这里的其他人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两位侦探都还没有回答呢,反而是那位怪盗,他大大咧咧的表示,“警视厅也有厉害的警察嘛!”

    柯南要隐藏身份,所以这次解说案情的任务就由橘左近还有黑羽快斗进行。他们证实萩原夫人已经承认她杀死了萩原益男的事情。“只要调查一些那个铠甲的内部就能找到证据。”

    “那密室是怎么回事呢?”橘薰子到现在还对这个问题感到不解。

    没有人说出答案,只是两位侦探和一位怪盗让大家先回去上次的命案现场。等到了以后,右近让薰子仔细观察那个钥匙孔。橘薰子也真的按照他说的把眼睛都快贴到了门上。

    “发现了什么吗?”橘左近的声音缓缓地,有些平淡。而橘薰子的表情里有些认真,她很努力的瞪着它看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还是右近露出了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人偶右近指了指那个钥匙孔的内侧,他说,这里是不是有一些新的划痕。橘薰子这才跟着点了点头。不过“这代表什么意思?”她又转头去问表情始终都没有变化的橘左近。

    “萩原夫人是用了铁丝。”橘左近告诉了她答案。这边的钥匙的边缘很圆又很大,就算再用力、不在意的开门,用正规的钥匙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细碎的划痕的。

    “原来是这样!”橘薰子终于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她又问:“你们说,萩原夫人杀死萩原先生的时候是穿着那个铠甲的。那丢失的另外一个面具是怎么回事?”

    “恐怕是为了要杀贵臣先生做的准备。”橘左近意味深长的说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萩原贵臣愣了一下。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也会成为别人想杀的目标。他忽然想起了刚才某个小朋友急匆匆的跑到了他那里的情况。他说:“柯南刚才也是为了确定这个?”

    柯南小朋友很难得的一直都没插嘴到案件上。这个时候他却忽然被萩原贵臣叫到了。他连忙装成了小孩子的样子说:“是啊!黑羽哥哥说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贵臣先生。”

    喂喂!他什么时候这么说过啊!黑羽快斗默默的在一旁吐槽。

    萩原贵臣信了。风间信长则冲着江户川柯南笑了一下,这笑容里好像夹杂着一种好像什么都明白的感觉。柯南小朋友感觉到了危险。他不由得暗自回忆他有哪里露出了破绽。

    等等……那个时候,风间警官也在。柯南小朋友忽然想起了他在去找萩原贵臣之前,怪盗基德正好和风间信长警部在一个房间。他们那时候并没有时间进行交流。

    风间信长的注意力很快就不在柯南身上了。但柯南小朋友却没办法松下这口气。

    萩原江美没过多久就苏醒了过来。悄悄看到周围所有的人都围在了这里。她的心底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恐怕所有的人都知道真相了。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她的拳头。

    第一个发现她清醒的人是伊藤朔月。萩原江美猛然的站了起来,她一步就把柯南小朋友给提了起来。“让我离开这里。”她对这些人说,“否则这个小鬼他的性命就不保了。”

    柯南小朋友的脖子被萩原江美用手臂紧紧的勒住了。她勒得很紧,柯南都有一种将要窒息了的感觉。足球和强力鞋都没办法用了。他试着去够他的手表型麻醉/枪。

    一只手的距离,柯南小朋友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够到。周围的人,黑羽快斗只悄悄的握紧了他的扑克牌手/枪,两位警官他们的神情都很严肃。没有人敢轻易有什么举动。

    “不自量力。”忽然,有个略显冰冷的女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是位金发的少女。她表情里的嘲讽让萩原江美感到愤怒。然而在下一刻那个女孩就出现在了她的背后,萩原江美不敢相信的回了头,然后她不甘心的又一次摔倒在了地上。

    这次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不仅仅是当事人萩原江美没有反应过来,没有余力的柯南小朋友没有看清。就连那两位警官和萩原贵臣他们三个也都没看见是怎么一回事。

    重新获得了自由的柯南小朋友咳嗽了几声后,他才恢复了正常。黑羽快斗和橘左近他们两个都询问了柯南的情况。柯南说了声没事之后,他就询问怪盗基德现在是什么情况。

    “萩原夫人被伊藤打晕了。”黑羽快斗的嘴角抽了抽,说出了这个答案。

    他还不知道伊藤的拳击原来这么好啊!而伊藤朔月则忍不住揉了揉她自己的右手。萩原江美的身体还真是硬啊!没错。她不会拳击。她只是很有力量,速度又很快而已。

    如果不用这个方式。她恐怕‘一个不小心’就把火玩过了。她还不想在警察面前杀人。

    “她还真是厉害啊!”江户川柯南看着躺在那里不动的萩原江美说。那家伙……不过,他的眼神在严肃之后,又转换成了半月眼,对黑羽快斗说:“帮我跟那家伙说声‘谢谢’。”

    对伊藤朔月,江户川柯南他的目光里全是复杂。她到底……她又一次救了他。

    “名侦探也有自己不敢去做的事情啊!”黑羽快斗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欠扁的笑容。在柯南小朋友的头上冒出了黑线的情况下,他耸了下肩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其实不用转告。即使他们的距离稍远,伊藤朔月也全都把他们的对话听进了耳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