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86.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拉面吃完了。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这两位男性都捂着自己的肚子,懒洋洋的靠在了他们身后的椅子背上,一副吃的很撑,不想轻易再做什么动作的感觉。

    这样的动作持续的时间很短。没过多久,柯南小朋友就从椅子上跳到了地上,然后什么都没说的就跑向了外边。他看向有个人影从对面的天上掉了下来。

    世良真纯也看见了。她紧跟着江户川柯南就跑了出去。而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还感到奇怪呢!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彼此,都表示不知,他们忽然是要去哪里?

    一出门,柯南就看见那个人影已经落了地。他想都没想的就赶快跑到他的身边。是个中年的男子。他已经死了。柯南小朋友的脸上露出了些遗憾的表情。

    拉面馆的对面是个很普通的住宅。在跑向那个中年男子的过程中,柯南小朋友看见在它的其中一扇窗户前有个黑影正向下观望。但柯南并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个人究竟长得什么样。

    这个时候,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他们终于赶来了。世良真纯当即让毛利兰帮忙报警。

    警方来的很快,当目暮警官又一次见到江户川柯南、世良真纯还有后来也出来了的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的时候。他又一次的露出了半月眼,说:“怎么又是你们啊!”

    有两个死神都在这里,能现在才发生案件已经是很好的了。伊藤朔月则负责默默的吐槽。

    死者:折本秀利。三十九岁。是他们眼前的这座住宅的主人。

    柯南告诉目暮警官,在这段时间之内,这座房子里没有人出入。他和世良姐姐一直守在了这座房子的四周。目暮警官表示明白了以后,他带人叩响了折本家的大门。

    折本夫人打开门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目暮警官说折本秀利先生已经死了之后,她还露出了‘你们不要开玩笑了’的表情。她说:“他就在他自己的房间。”

    折本秀利的房间做了隔音的布置。折本夫人什么都不再说,她就直接很快速的走向了三层他的房间。折本先生的房门没有锁上,她推开后发现这个房子里果然哪里都没有人。

    目暮警官他们跟在她后边来的。折本夫人这次终于相信了。“怎么会这样?”她说。

    柯南小朋友趁机跑进了这个房间,这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他跑到了前边的那扇窗子的旁边。他搬了一个板凳从这里向下看过去。折本先生的尸体就落在了下方。

    这个窗户在他来的时候是从内部上了锁的。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折本先生掉下的地方没错。

    柯南还有世良真纯看见过一个黑影的事情,他们都告诉给了目暮警官。目暮警官询问了家里都有什么人?还有在折本秀利掉下去的时候,大概十五分钟前,他们身在何处。

    折本夫人很快就把所有的人都叫齐了。他们分别是折本秀利的女儿折本千奈美和她的未婚夫富田忠太、寄住在他家里的已故妹妹的儿子高泽正敏。长男折本折本响平今天并不在家。

    高泽正敏是这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他只有十五岁。他的脸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种很阴沉的状态。他说:“是富田忠太!是他干的不会有错!他这几天经常和折本先生吵架。”

    “不可能是忠太!”折本千奈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坚决的否定。“他不可能。”

    “但他在十几分钟前去了哪里?”高泽正敏的表情里居然带了一些扭曲的笑意。“他当时没有和你在一起吧?我听见你们的房间的门响了起来。他那时候出去过吧?”

    “喂!我知道你对忠太有意见。不过他只是去了一次洗手间。这么说的话你不是也有可能?那个时候你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吧?你想不经过我们的注意去爸爸的房间很容易。”

    “你总是这么护着他!”高泽正敏的声音中都开始透出了一点点的愤怒。他扭过了头。

    折本千奈美忽然笑了。她说:“我知道你也很关心爸爸啦。正敏君。我们都很关心是什么人害死的他。”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沉重而悲伤了起来。“不要太感情用事啦。”

    “或许是他害死了老爷,又把责任推给了其他人也说不定。”这是折本夫人给出的答案。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厌恶。“我看他对老爷的怨恨早就非常强烈了。”

    “我……我……”高泽正敏的脸已经通红了,不知是急的、气的还是其他什么的原因。

    折本夫人却开启了嘲讽的状态。她很是厌恶的说:“难道你认为我们都不知道吗?你对千奈美那种龌龊的想法。老爷也因为阻碍了你们,所以他才会一直被你怨恨。”

    这个家的另外两个人立刻表露出惊讶的表情。折本千奈美本人根本就不清楚这件事。她不敢相信的说:“这不可能吧!我一直都把正敏君当做亲弟弟一样。”

    折本千奈美没有弟弟,她只有一个哥哥。所以对这个很可怜的早早就没有了父母的弟弟,她一直从心里也疼他的。虽然这个孩子的个性很不好。但她也从来都没有嫌弃过。

    高泽正敏低下了头,他的声音闷闷地从下边传了上来。他说:“我是喜欢千奈美。我也非常的讨厌那个老头。不过这次根本就不是我杀的他。这不关我的事情。”

    “折本夫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啊!”高泽正敏又说,“你们不是前段时间还要离婚?”

    折本夫人抿了抿嘴,她终于不再说话了。但她的表情显示出她的不甘心。折本先生掉下去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人呆在了自己的房间。没有人能可以为她做不在场证明。

    目暮警官非常头疼的思考着这些复杂的关系。除了女儿,每一个都有作案的动机和时间。最后他问柯南和世良真纯,对那个黑影还有没有其他的印象。

    世良真纯和柯南小朋友很坦诚的表示,他们看见的就仅有那些了。目暮警官不禁流露出了一个失望的眼神。然后他就只能继续和这些复杂的有些混乱的信息做奋斗。

    “或许是外人进来了。”折本千奈美很不喜欢这样的气氛。怀疑自己最亲近的这些人。她提出了这样的可能。“几个月前我们家里就有小偷悄悄的进来了。到最后都被抓到。”

    “那个人是忠太。”折本夫人有些艰难的开了口。

    折本千奈美一下子有些懵了。她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她的未婚夫,而他的未婚夫脸有些红的避开了她的眼神,她很半天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欠了一些钱。”富田忠太闭上了眼。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所以他下一刻跑到了折本千奈美的身边也没人想得到。他只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请相信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富田忠太,二十岁。他想要自己建立一个公司,但在这种起步的阶段尤其的艰难。他自己又真的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所以,他一下子就赔光了所有的钱,还欠下了很多。

    折本千奈美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但她的父亲知道。他们也默许了他的行为,最后只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要更好的对付他们的女儿。谁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喜欢上了他。

    富田忠太当时非常高兴的答应了下来。他说一定会把公司做好了,不辜负父亲和千奈美。

    “最后一次?”高泽正敏忍不住又是非常嘲讽的说。“你最近一次和折本先生吵架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听见你说你又欠了钱,想要向折本先生再借一千万日圆?”

    “这是真的吗?”折本千奈美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认真了。认真到有些可怕的感觉。

    富田忠太的额头冒了汗,他说:“是真的。”但随后他又忍不住解释。“这次真的是意外我也不想的。我们的产品本来卖的很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家和我们一样的。”

    “我父亲……”折本千奈美没有理会他说的,或许她也无心再理会了。

    “请相信我,”富田忠太还在申辩着,他的声音都能明显听出了着急了。他说。“我发誓。杀死父亲的人真的不是我。”然而,折本千奈美看向他的眼神却充满了怀疑。

    她还可以相信他吗?折本千奈美从心底问起了她自己。既然忠太他可以一直欺骗她,可以不遵守他和父亲的约定。那么其他的事情呢?她第一次感到她认不清她的未婚夫了。

    与此同时,高泽正敏那充满了阴森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些喜悦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