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94.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名冢诚次郎。二十七岁。怎么说呢!是个把小提琴当做了生命的家伙。他没有继承到他父亲还有哥哥的天赋。连梨本紫纱的都不如。但他的生命里就仅容下一个小提琴。

    勤未必能补拙。名冢诚次郎坚持练习了二十几年。他的水平也就和才满十岁的梨本紫纱差不多。名冢进不能把‘名冢’的名号给他。他对这些也并没在意。

    名冢诚次郎爱小提琴,但他没有那些登台的愿望。他只是无法放下它。只要能够让他自己沉浸在小提琴的优美的旋律中,他就认为这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如果当时在房间里练习的不是梨本紫纱。那么,她离开这座别墅的时间恐怕就要提前了。

    “我记得,”铃木园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名冢贵也在那个时候出去过。”她还询问了毛利兰。“兰,你还记不记得?就是咱们练习到一半去洗手间的时候。”

    那个时候……毛利兰她低头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然后,她终于露出了‘的确有这件事’的表情。那个时候名冢贵也应该是刚从外边回来吧!她说,“他当时全身都湿透了。”

    名冢贵也那个时候走的很快。等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他们两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面前留下的就只有一地的水迹了。他们虽然很奇怪在这种天气下出去,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名冢贵也的确有可能。”这是DDS的小Q说出来的话。远山金太郎问他,他都发现了什么线索。他只露出了一个很笃定的笑容,伸出了两个手指说:“提示有两个。”

    “提示一:尸体旁石块的不合常理的分布。提示二:尸体手部的不自然姿势。”

    远山金太郎和美南惠开始认真的思考着他给出的提示。而柯南小朋友他则看了看他眼前的这位侦探。在小Q说出了这两个提示之后,他就明白了他也看出了那点。

    黑羽快斗是唯一没有去现场的人。他也没有去追寻这次的真相。而柯南小朋友这个时候才想起问他,“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伊藤?那个家伙不是应该也留在这座别墅里了。”

    “她说解开案件是你们这些侦探的事情。”黑羽快斗的唇角微挑。“她可没兴趣。”

    柯南小朋友的头上立刻挂上了一排的黑线。喂喂。他的嘴角抽了抽,不知是猜测,还是真的这么认为的说:“那家伙不会是从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黑羽快斗边点头,边露出了一副夸奖某位小侦探的样子。某名侦探只能暂时的闭了嘴。

    现在案件的发展基本已经被推测中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有人写了字条把梨本紫纱约了出去。而在她到了约定的地点后,那个人趁梨本紫纱不注意从山坡上把那块最大的石头推了下来。

    梨本紫纱被大石头砸中的时候她的手里都还在紧紧的攥着那张纸的。看她的右手最后保持的动作。那张纸甚至是在她死后,才被别的人强硬的给抽出来的。

    “可是……”柯南小朋友托起了下巴,不由得开始思考了起来。“如果犯人想把这次的事情做出意外的话,那个人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连小石块都还没怎么滑落。”

    这也是小Q没有想明白的事情。他做出了很认真思考的样子。和柯南小朋友差不多的单手托着下巴的动作。不过他看起来要更夸张一点。到最后他想不通的双手把他的头发都揉乱了。

    “是真的有人故意杀死的紫纱小姐吗?”管家先生不太相信的说。“你们说的那个山坡我也知道。那个山坡每次下稍微大一点的雨的时候都会发生山体滑坡或泥石流。”

    这不该有什么奇怪的啊?管家先生是这么想的。但他这样的一句话也让那几位想到了这里的侦探们。小Q、天草流,柯南还有世良真纯他们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泥石流来的再早一点,这些还存在那里的线索就会被彻底的掩埋了起来。即使他们等到雨停了,把尸体挖出来以后,他们也不可能发现什么了。那将变成一场彻底的意外。

    常住在这附近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嫌疑人的范围并没有减小。这里的人都有可能作案。

    除了他们比赛的对手。他们来了这么久之后,第二个还没见过的人就是他们的比赛对手了。柯南随口问过了管家先生。而管家只说,那位先生好像不喜欢和其他人接触。

    昨天的中饭和晚饭,还有今天的早餐,他都让管家先生给送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他们的对手是CLAMP学园的。柯南小朋友看到过毛利兰抽的签。据说是从出生就在CLAMP学园了。这么多年下来,他几乎就没出过学园。CLAMP学园像他这样的人有很多。

    从学习、到生活,再到工作。CLAMP学园里什么都很齐全。这样一来,里边的人也的确没必要出来了。如果不是他们的一直以来都有着喜欢办活动的习惯。他们恐怕连一次都不用离开。

    他不可能知道这附近的情况。所以,在场的柯南他们,还有了解了这一情况的DDS的几位侦探都很自觉的把他排除在了嫌疑人的范围。“果然还是名冢贵也的嫌疑最大。”远山说。

    他们这边这讨论着,从楼上就传来了美妙的小提琴声。他们所有的人也都不由自主的朝向那个方向望去。柯南不知道是谁演奏的,不过这个水平和昨天的差不多,但又不是同一个人。

    “这次也是诚次郎先生吗?”铃木园子问出了这个问题。管家先生这个时候也望向了传出声音的方向。他说感觉有些不太像。不过,就算他在这家里这么多年了,他也不太动小提琴。

    管家先生说,他们一起上去看看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们也应该告诉二少爷了。

    演奏小提琴的人的确不是名冢诚次郎。在路过二层拐角处的时候,柯南就发现小提琴的声音是从另外一个方向传过来的。管家先生说:另外一位参加比赛的学生就住在那边。

    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名冢诚次郎的门前,管家先生敲了几声门,里边都什么反应都没有。管家先生觉得有些奇怪。他加重了敲门的力道。结果这门就这样自己被打开了。

    名冢诚次郎趴在了前边的桌子上,他的小提琴被他很好的放在了桌子的脚下。管家先生摇了摇头,一副很没办法的样子走了进去。其他几个人也跟着他一同进了这个房间。

    等他们走近了的时候,柯南小朋友猛然的睁大了眼,他立刻就冲到了名冢诚次郎的身边。和他同时的是DDS的小Q和远山金太郎。名冢诚次郎也死了。他的手边是被打翻了的水杯。

    在名冢诚次郎的手下有一张卡片。上边用着印刷体写了,他对不起梨本紫纱的事情。他不该嫉妒那孩子的天赋。在杀了她以后他的内心更痛苦。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生命赔给她。

    “真没想到竟然会是诚次郎先生。”铃木园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然后,他们这一群的侦探在这个房间里又发现了录音机还有一盘录了昨晚一样的小提琴曲的录音带。

    他用这样的方式为他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一切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但是……

    这很奇怪。柯南小朋友忍不住思考。这样的不在场证明根本就不可行。他的作案方式只能把这件事往意外的方向的引导。他没有限定时间。在小提琴练习结束后他也有条件做下。

    这张遗书的纸张和梨本紫纱收到的恐吓信的纸张完全一致。但仅仅是这样而已。这上边的字迹,无一例外的都是印刷体,根本就没办法证明这些字都是名冢诚次郎写的。

    小Q他们也开始听起了这盘录音带。柯南小朋友拿着这张遗书,他却也把这音乐听了进去。

    “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吧!”最终做出这种决定的人竟然是这里看起来年纪最小的那个。柯南有着他这个年龄不该出现的严肃。他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出现受害者了。”

    “嗯?”管家先生表示不解。还有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这次的案件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那个凶手诚次郎先生已经自杀身亡。除了天草流、小Q之外的DDS的成员们也在思考的样子。

    没有人解释。小Q他只郑重的点了点头。他们就这样和管家先生一起去那些人过来。

    这个别墅里,除了他们这些人,还有生病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梨本紫杏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名冢夫人、名冢贵也还有毛利兰他们乐队的对手了。而在这四个人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