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先回梨本紫杏那里。没有人知道犯人会不会再次杀人。他们不能让她长时间一个人在那里。侦探们则一起去找名冢夫人和名冢贵也。

    名冢夫人的房间里没有人。是去了哪里吗?走在了最前方的远山金太郎,他在敲了很久的门后都没有人开门。最后还是小Q提议他们还是先去找名冢贵也。

    就在他们几个人快走到名冢贵也的房间的时候,毛利兰匆匆的跑了回来。她说,梨本紫杏小姐不见了。她和园子找了所有的地方,他们都没有看到她。

    “紫杏小姐她还发着烧。”毛利兰的表情和语气都是说不出的担心。柯南他们本来打算立刻去找她。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见前边名冢贵也的房间里传出了什么声音。

    柯南和小Q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并跑过去的人。名冢贵也的房门并没有上锁他们一推就给推开了。然后他们几个人就看见梨本紫杏手中拿着一把染血了的水果刀。

    名冢夫人受了伤。她把自己挡在了名冢贵也的身前。而被她保护的很好的名冢贵也他愣愣的站在了那里。他的脸上有血,眼中一片的茫然,显然对这一切还没搞清楚。

    梨本紫杏并没有放弃。门外的侦探们看不清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他们只看见梨本紫杏就像是疯了一样她非常用力的向名冢贵也捅去。名冢夫人也不再等挡住他了。

    第一时间柯南小朋友按下了他鞋上的开关。不过比他更早一步的是黑羽快斗的扑克牌。在梨本紫杏的水果刀离名冢贵也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的水果刀忽然被什么打掉了。

    梨本紫杏这时候才发现了门外的这些人。她就这么向外望去。远山金太郎露出了一个不太有真情实感的不太相信的表情。他说:“真没想到啊!杀人的会是紫杏小姐。”

    “你们不是侦探吗?”梨本紫杏的表情里全是怨恨。她用已经空了的右手指向了那边的名冢贵也。说:“他就是杀死紫纱的凶手。你们为什么不去抓他?还要阻止我。”

    “我……”这一切发展的都太突然了。从梨本紫杏忽然从外边冲进来,再到她掏出刀子,再到他的母亲从外边跑进来,挡在了他的面前。名冢贵也这时才总算明白是什么事情。

    “那个小鬼虽然很碍眼。”名冢贵也的表情里依然有嫌弃。“但我为什么要杀了她。”

    名冢贵也的否认让梨本紫杏的愤怒更厉害了。她喃喃地说:“你到现在还这么说……你到现在还敢这么说。”如果不是她的水果刀已经落到了很远的地方,那些侦探又赶到了眼前……

    “杀死紫纱小姐的人的确不是贵也先生。”这是小Q。他很笃定的告诉了梨本紫杏真相。

    梨本紫杏依旧不相信。她说:“除了他还能有谁?诚次郎先生也死了。紫纱在这里信任的人就只有他了。紫纱就是因为知道那些恐吓信都是他寄出来的,她才一直都不打算说出来。”

    “你就没想过是有人冒用了贵也先生的名义吗?”有一个非常稚嫩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什么恐吓信?”名冢贵也有些后知后觉的问了出来。他看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他的眼中表露出来的有些思考,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怀疑的感觉。“我没有寄过那种东西。”

    真的不是他做的吗?梨本紫杏的目光中有了一些动摇。她摇了摇头,把这些动摇都摇走了。

    “还有侦探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那几所学校来这里参加比赛的吗?”名冢贵也又问出了一个问题。这个家爷爷交给他做主了。但他怎么有一种他什么消息都跟不上的感觉。

    “比赛的只有她……”小Q露出了一点点看起来有些白痴的笑容,他先是指了指在他旁边的世良真纯。这引来了世良真纯的一阵奇怪。她已经习惯了别人把她当成了男性。

    小Q当然不知道世良真纯的想法,在这之后,他又依次的指向了一进来就开始为名冢夫人处理伤口的毛利兰、还有在旁协助着她的铃木园子和黑羽快斗。“还有他们。”

    “那位大小姐不在这里。”远山金太郎四处看了看,他没有发现伊藤朔月。

    “对了。还有这个小鬼。”远山金太郎揉了揉柯南小朋友的头发。喂喂。某个名侦探的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下。只听远山金太郎继续说,“他是和他们一起过来的。”

    “这不是只有一个乐队吗?”他们的话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偏了。名冢贵也很自然而然的就问了出来。“比赛不是应该有两队人吗?你们的对手怎么没看见?是还没有来吗?”

    “他比我们来的还早。”这次回答他的是铃木园子。毛利兰也说了,他把他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他们到现在也没见过他。名冢贵也终于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他们的谈话提醒了梨本紫杏。她问那些侦探:“你们都说紫纱不是他杀害的。那么,那个人呢?他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又做了什么事情。”

    名冢贵也他也认为这是很可能的事情。但柯南小朋友打破了他的猜测。“不可能的。要想完成这次的杀人事件那个人必须对这附近非常熟悉。那个人一直都生活在CLAMP学园。”

    “这么说,凶手还是只能是他了。”梨本紫杏好不容易生出来的松动,这会儿终于又都彻底的化成了碎片了。但现在她已经无力再做什么。那几位侦探把名冢贵也保护的很好。

    “你醒了吧?”又是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的嘴角挂出了一抹笃定的笑容。

    梨本紫杏和名冢贵也都愣了。然后,在他的话音落下了以后,黑羽快斗他们那边躺在了地上的名冢夫人睁开了眼。黑羽快斗就像没什么意外一样。而两个高中女生则有些惊喜。

    “能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吗?”在她的视线落在柯南的身上的时候,某小侦探这么说道。

    名冢夫人的表情很平静。除了在她看到对她说出这句话的人居然是个这么小的小孩子的时候她有一点惊讶。在黑羽快斗的搀扶下,她勉强的站了起来,说:“你们知道了多少?”

    “杀死了紫纱小姐和诚次郎先生的人就是您吧!”柯南小朋友说,“名冢夫人。”

    名冢夫人没有否认。她的表情中还流露出了一些的笑意,她说:“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她应该没留下什么证据。名冢夫人是这么认为的。柯南小朋友则很天真的表达了,“录音带里录下的小提琴曲并不是前一晚诚次郎先生演奏的呢。”

    “曲目一样,顺序一样,水平也差不多。不过名冢夫人您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柯南小朋友的声音逐渐变得低沉了下来。“诚次郎先生不擅长小提琴他是全靠感情演奏的。”

    名冢夫人愣了一下,然后她忽然低下了头去,不太明显的露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只是因为这个吗?”她说这其实是一次她以前的练习之作。这次她也是情急之下才使用的。

    不过,她一直以为她和名冢诚次郎的水平差不多。受他影响,连她每次出的错误都差不多。

    侦探们和那位怪盗都没什么惊讶的感觉。梨本紫杏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她的拳头。她的声音中透着一些显而易见的阴暗。“居然是你。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你果然是个虚伪的人。”

    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画花了她的脸。她责怪自己为什么早觉得这个家里不可能有这么善良的人。她为什么不早一点做更多的警戒。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她竟然都没怀疑她。

    “为什么?”名冢贵也的表情中有些冷漠,他的声音也冷冷的,有一种非常愤怒,又被迫给强压下来的感觉。“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那小鬼和诚次郎叔叔都没有得罪过你。”

    她……名冢夫人一个没站稳她就又要倒下去。幸好还是毛利兰及时的扶住了她。她说:“那个小鬼……她仗着父亲的宠爱就仗势欺人。至于诚次郎,只有他最适合当那个凶手。”

    “她没有!”梨本紫杏哭着大喊出了这句话。“紫纱她才不会欺负人。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想要获得你们的认可。明明一直受到欺负和各种嘲讽的都是紫纱。你怎么能这么说。”

    受到她这样的激烈的情绪影响。名冢夫人一时无了言。在这一瞬间,她的眼神好像也黯淡了许多。最后,缓缓地,她低下了头。“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她反问。

    当然有!这是梨本紫杏用眼神表达出来的含义。她不能让紫纱白白担了这样的名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