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04.第二百零四章

    第二百零四章:

    现在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广濑母女或许真的回去了。这么想着,毛利兰他们也回到了他们最初进入的大厅。没有广濑夫人。广濑由梨倒是坐在了长桌前很优雅的吃着晚餐。

    这是一个透着一股诡异气息长桌。是在他们离开后才放到这里来的。柯南小朋友不由得托起了下巴,他推算这个长桌至少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木头都已经变质。

    长桌上摆满的是今天的晚饭。当铃木园子看到那些盘子里装的东西的时候,她险些就直接的吐了出来。满是鲜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内脏,还有一些看起来早就腐烂了的肉块。

    “不要担心!”广濑由梨很主动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她有些调皮的用叉子叉起了其中的一个肉块,“这些都是用豆腐做出来的造型。滨田先生说这是这里最大的特色。”

    滨田英郎。他是这座僵尸馆的另外一位工作人员。今天因为没有太多的客人,所以整座僵尸馆里就只留了两个人。僵尸小姐负责接待客人。滨田则负责为他们准备食物。

    铃木园子在确认了以后,她的反应总算是平稳下来了。不过她的脸上还有一些奇怪的表情。这个时候滨田先生也出现了。他说他们回来的时间正好,再晚些饭菜就该不好吃了。

    滨田先生为他们一一的拉开了椅子。铃木园子和毛利兰都有些犹豫,其他几个人倒是很爽快的坐了下去。广濑由梨笑着跟他们说不要看这些食物的外形很特殊,味道却非常的好。

    这种东西真的会很好吃吗?铃木园子闭上了眼,然后她快速的吃上了一口。结果她露出了一个很惊讶的表情,忍不住的就赞赏了出来。“真的很好吃。兰。你也来尝尝看!”

    “你回来了就太好了。”当所有的人都坐定了以后,毛利兰这么和广濑由梨说。

    这是什么意思?广濑由梨露出了一种不明所以的表情。毛利兰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当时没有看到他们。她就把刚刚的事情都告诉了她。“这座僵尸馆里非常危险。我们都很担心。”

    在毛利兰说到她跑出了房间的时候,广濑由梨的脸上稍微带出了一些红色。她放下了手上的刀叉,向毛利兰他们表示了谢意和歉意。多谢他们为了她的事情这么忙碌。

    “广濑夫人没有同你一起回来吗?”最后毛利兰左右的看了看,她一直都没有看到她。

    “她大概已经回房了吧!”广濑由梨的表情有些别扭。她的气还没有消,只不过她还算小心的把她的不开心隐藏起来。“每次都这样。她找不到我自然就会回去了。”

    “广濑夫人没有回去。”柯南小朋友忽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先去过广濑母女的房间了。这让广濑由梨愣了一下。她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后就准备走了。

    “你们不用担心。她应该一会儿救回来。”在走之前广濑由梨又回头丢给他们这么一句。

    晚饭就这么被他们放下了。毛利兰先和铃木园子彼此看了看,然后看了看世良真纯。最终他们五个人一起就追向了广濑由梨。还好这次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她。

    广濑由梨没有回去她的房间。她朝一个方向走去了。正是之前她跑着离开的方向。毛利兰和其他几个人都露出了一种‘原来如此’的表情。他们选择默默地跟在她的后边。

    她也很担心她的母亲。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她不想承认。他们几个人并不想拆穿她。

    广濑由梨并不知道她的母亲去了哪里。她甚至连自己走过路都记不太清楚了。这里的光线太昏暗,而且岔路又多。她只记得她从未感觉到身后曾经有人过。

    这样说她应该选择了和她不一样的道路。这么想着,广濑由梨在眼前的这个岔路上选择了向她靠近右手的方向拐了过去。很幸运的是这条路是个直路,她不用担心再选错路。

    就这样,广濑由梨在前边走了很久,在她后边跟着的柯南等人已经感觉出这条路有问题。黑羽快斗小声的和他说了一句:“你也看出来了吧?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绕圈。”

    “嗯。”柯南小朋友点了点头。他们的对话没有避着其他的人。铃木园子很干脆的就把自己的手帕拿了出来扔在了地上。她一副很自得的样子说,“这样就能确认了吧?!”

    这样是可以啦。这里没有风。如果没有其他的人的话……就这样,他们继续向前走。大概走了有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他们就又看见了地上铃木园子之前丢掉的那个手帕。

    果然是在绕圈。他们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在他们前边的广濑由梨还不知道。她只是很心急的在四处的寻找着。已经这么久了她还没有找到出口。母亲她真的走的是这条路吗?

    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了。如果从这里返回去要真是这边的话那就太可惜了。可如果不是这里的话……她就会越走越远了。广濑由梨陷入了矛盾之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时候越心乱,越容易出现意外。广濑由梨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她整个人就向向了前方的那堵墙上。后边的那几个人也来不及救下她。她自己也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疼痛。

    真疼啊!广濑由梨忍不住叫了出来。不但创上了那堵墙,她还被从高处摔了下来。她勉强的站了起来。然后又一次的摔倒了。她的右腿和右臂全都用不上一点点的力气。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她向四周看了一下。什么都看不到。这里一点点的光线都没有。她捡起了刚刚掉在了地上的手电,当她把前方照亮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毛利兰本来就下来,随着这声尖叫柯南和世良真纯则赶在了她前边跳了下去。广濑由梨的手电还没有关上,柯南他们不用去问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广濑敦子死了。广濑由梨已经呆住了。她说:“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她想要倒退几步,但只走了一步她就因为刚刚摔下来的伤导致她又一次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是假的。广濑由梨的心里是这么希望着的。她的眼睛中有泪水,她说:“很疼啊。母亲大人。我不再和您生气了。您快点醒过来吧!由梨从今以后会听您的好不好?”

    “她已经死了。”柯南小朋友把这个结论告诉给了随后赶到的黑羽快斗和毛利兰、铃木园子他们三个人。他让他的兰姐姐帮忙报一下警。毛利兰也立刻这么做了。

    可惜的是这里的信号不好。毛利兰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打通报警电话。他们只能先回大厅。

    他们能不能回去没人知道。广濑由梨的腿受了伤,这里唯一的男性,除了那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学生,黑羽快斗他负责抱起了她。广濑由梨不想离开这里,但他们不能再分开了。

    “这是杀人案。”黑羽快斗只对她说了这几个字。她一下子有些急了。“杀人案?难道不是意外吗?有什么人……有什么人会杀她?母亲大人她不可能和这里的什么人认识啊!”

    黑羽快斗没再解释。他只说了一句:“如果你的母亲知道你这么关心她,她一定很开心。”

    广濑由梨忽然闭上了嘴。她很沉默的低下了头,很半天以后她才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懂事?又任性。会有这样的结局都是我自作自受?”

    “不要想太多了。”黑羽快斗的声音透着一些温暖,“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存在着什么矛盾。让你们互相都不愿意把真心表达出来。但我看得出来,她是希望你可以幸福的。”

    “我知道。”广濑由梨的声音闷闷地,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却又让她自己给硬压了下去。她说:“我知道她疼爱我,知道她一直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承担她的这份好。”

    “我的生活在出生的时候就被她决定了。要喜欢什么乐器,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还有所有的人生规划。我只能一步一步的按照她的计划去生活。她不允许我出现一点的偏差。”

    “她给我的压力太大了。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钢琴。可是你知道吗?每次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总会出现我平时根本就不会出现的错误。而这也导致她对我更加没有一点和颜悦色。”

    “我也是普通的孩子。我也希望能够得到母亲的关心。而不是一直只有一副严肃的面孔。”泪水就这样终于从她的眼睛里溢了出来。“还有那些强加的责任和期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