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05.第二百零五章

    第二百零五章:

    广濑由梨就这样一口气把她所有的心里话都讲了出来。

    “即便这样。你还是很喜欢你的母亲吧!”黑羽快斗很温暖又和笃定的说了这句话。

    她……广濑由梨的身体有些僵硬。然后,她很轻微的点了下头。

    “那么,”他很认真的说,“你就要更加振作起来了。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喜爱的母亲。”

    广濑由梨的眼中出现了一阵迷茫,然后她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你是个好人。”

    “我也这么认为。”黑羽快斗的表情也恢复了一些活泼,他摆出一副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广濑由梨又露出了一点点惊讶的表情。“还真是让人想不到的回答呢。”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听着他们对话的柯南小朋友他此刻已经是一头的黑线了。

    他们又在这条路上绕了很久了。等黑羽快斗安慰完广濑由梨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一点进展。

    “也不算没进展。”柯南小朋友不甘心的说,“至少我们知道了这些墙壁都推不动。”

    这一段路程的每一块墙他们都推过了。是由柯南和世良真纯两个侦探带的头,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帮了忙。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只有刚刚的那个房间能够被打开。

    他们来时的地方到底在哪里?柯南凭借着记忆和推算应该就在这个位置。可是……

    黑羽快斗对着那堵墙思考了一下。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名侦探。”他的声音、语气有些近似怪盗基德的时候,“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黑羽快斗向后走了一段距离,然后他又让世良真纯和毛利兰、铃木园子也向后躲一躲。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立刻就按照他说的去做了。

    世良真纯投以了怀疑的目光。但在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离开之后,她也跟在了他们两个后边。

    铃木园子刚要问黑羽快斗,把他们叫到这边是为了什么。他们就发现就在这条道路上竟然会起了风。这风很大,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头发都吹乱了。他们的眼睛都被吹得无法睁开。

    等这阵风过去的时候,铃木园子他们几个人好不容易才能睁开眼,然后,他们一下子就看见了前边有一扇石门打开着。而他们刚刚站过的地方正好在那个石门的下边。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黑羽快斗则先一步抱着受了伤的广濑由梨出去了。他们也跟了上去。

    是上次,带他们回事务所的……这些人里只有柯南对这个最清楚。他记得是叫做风灵。

    柯南小朋友是走在了所有的人的后边的。在到达那扇门的旁边的时候,他还特意的停留了一下子。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了他的眼里,直到毛利兰回头叫他时他才跟上了他们。

    他们终于回到了毛利兰的那个房间。手机在这边依然没有什么信号。但房间里配置的电话还可以用。默认的电话号码是滨田英郎的。不过看起来也可以联络到外线

    接警的人是高木警官。毛利兰放下了电话告诉给其他人。他说他们马上就会赶到这里。

    警方的确很快就赶到了。大概只用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来的依然是目暮警官他们。两位工作人员在看到警察来了之后他们都非常的惊讶。他们看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广濑由梨的伤势本来该直接送去医院的。但她固执的不想去,杀死她母亲的凶手还没有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样去医院?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在警方来之前也为她做了必要的包扎。

    “是僵尸杀的人吧!”这是僵尸小姐告诉给警方的事情。她说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传说。

    这里并没有杀人案的记录。但来过这里的人紧接着就失踪的案子倒是有个不少起。警方从他们的记录里查看,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是在三十年前。是一对来这里探险的双胞胎。

    那条只能单方向进入的路是怎么回事?警方就这个问题问了这两位工作人员。这一次依然是僵尸小姐来回答的,她说:“具体我们也不太清楚。好像也是因为要阻挡僵尸。”

    僵尸小姐说,僵尸馆里原来经常会有僵尸出现,住在这里的人整天都处在提心吊胆的情绪之中。但这是他们唯一的住所。他们只能建造出很多可以随时逃跑又不让外边进入的门。

    “至于那里是死路,怎么都绕不出去,大概也是为了围住僵尸的。”僵尸小姐此刻已经把她那个假的僵尸的脑袋拿了下来,露出了她本来的面貌。“我们也只敢走已经确定的路。”

    在这之后,目暮警官他们又和滨田英郎确认了一遍。他也有相同的说法。

    死者:广濑敦子。三十七岁。死亡的原因是……她的头部受到了类似棍子的东西重击。但这里,他们发现尸体的那条循环死路中的那个房间却并不是命案的第一现场。

    广濑敦子的头部流过很多的血,但这个房间里一点新鲜的血迹都没有。除了广濑由梨摔下来时候弄伤的那一点。世良真纯对警方说:“僵尸总不会这么完好的把尸体移到这里吧!”

    僵尸会做什么他们没有人知道。不过理论上,会这么费心的做好了移尸工作的应该的确只有人类了。第一命案现场他们没多久也找到了。就在那条没有尽头的路的中间。

    对于这个结论,僵尸小姐立刻露出了一副‘这不可能吧!’的表情。滨田英郎则在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表示:“这的确有可能。因为就连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人没有离开。”

    如果有人之前不小心走到了那条路里,等广濑夫人也不小心走进去的时候,那个人趁着广濑夫人没注意杀了她。这都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也有可能那个人躲到了另外的地方。

    广濑夫人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这是警方现在关心的问题。但广濑由梨想了很久她都没有她的母亲会得罪什么人。她说:“母亲大人除了平时看着我练习后,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

    “我记得……”僵尸小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广濑小姐那时正在和广濑夫人争吵什么?”

    僵尸小姐说广濑母女的吵架非常厉害。她在隔了好几个房间的她自己的房里都听见了。她就是因为这样才匆匆忙忙的就赶了出来。正好她就看见了从房间里跑出来广濑由梨。

    广濑夫人正是因为追着广濑由梨她才会走到这里。僵尸小姐忽然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她指着广濑由梨。想说什么,但她的嘴张开了半天都没有发出声音。但最后她才勉强的说出了几个字。“难道真的不是僵尸。你才是杀死了广濑夫人的人?只有你才……”

    在那段时间里,僵尸小姐和毛利兰他们在一起。中途没有什么人离开过。滨田英郎在那个时间为他们准备晚饭他也不可能有时间。这么说唯一不知道去向的就只有广濑由梨了。

    目暮警官看向了广濑由梨。广濑由梨很激动的表示,“不是我。我不可能杀了她。”

    “不会是她。”另外一个男声和广濑由梨的声音重合了起来。目暮警官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声音。是黑羽快斗。他站在了那里,表情严肃而又带有了自信的笃定。

    滨田英郎扶了下僵尸小姐的右肩。“你太激动了。”他说。“我们不是刚刚才说过有可能是之前躲在了这座僵尸馆里的游客吗?即使有再多杀害亲人的前例。广濑小姐也不一定是。”

    “如果你不在了就好了。”僵尸小姐忽然很阴森的说出了这句话。“广濑小姐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自己的至亲说出这种话?她看起来真的会那么做啊!”

    僵尸小姐的情绪一下子波动的好大,这让除了滨田英郎之外的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惊讶。警方的人互相的看了看。而那两位侦探外加一位怪盗他们的目光不由得变得深邃了起来。

    ‘杀害至亲’正是这几个字引起的僵尸小姐的激动。他们三个都是能在第一时间就抓住事情的重点的人。滨田英郎边安抚着她,边对在场的其他的这些人表示出了他们的歉意。

    “她有些不愉快的往事。”滨田英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滨田英郎没有详细的解释。他看着僵尸小姐,然后又看向了那些警察。最终他说:“这些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那个不知道是否还躲藏在哪里的杀人凶手。”

    是广濑小姐,还是从外边来的没有目的的杀人魔?警方把几乎所有人派到这整个僵尸馆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