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09.第二百零九章

    第二百零九章:

    滨田英郎不仅仅是死亡,他和僵尸小姐都已经尸骨无存。这是伊藤朔月告诉给柯南小朋友的结果。其实她不用说,柯南就已经猜到了。就像是一同死去的几位警官。

    在等待警视厅的直升机的时候,柯南看见伊藤朔月的手上忽然多出了一张符,很长串的咒语从她的嘴中飘散了出来。柯南甚至都感觉周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好像是更干净、纯净的感觉?他思考着。然后在伊藤朔月把所有的咒语都念完后,那张符飘向了空中。在抵达所有人的正中央的时候。它开始向四周发散出强烈的白色的光芒。

    在场的很多人被这光芒晃了眼。这股光是怎么回事?有人问了出来。渐渐地,在这个空间里受伤的人他们的伤口上都不再冒出黑色的雾气。脸色也都看起来好多了。

    “那是什么?”柯南在她的工作结束之后,他走到了她的身边询问起了她。

    死气。被这种气息缠住的人永远都无法伤愈。伊藤朔月流露出了一种深不可测的表情,她故意的压低了声音用有些危险的声音说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名侦探。”

    喂喂!他猜到的可是非常好的事情。你不必要用这样的语气的。柯南小朋友默默吐起了槽。

    她救了很多的人。柯南小朋友他觉得他的心里再一次对伊藤朔月的定位产生了复杂的感觉。伊藤朔月也不介意他对自己的‘误会’了。他只知道黑羽不希望他们死。

    这并不是治愈的咒语。所以广濑由梨她的伤势并没有痊愈,但她还是在毛利兰的搀扶下很艰难的走到了伊藤朔月的面前。她对伊藤朔月表达了非常感谢的感情。

    伊藤学姐是我们所有人都很崇拜的人呢。广濑由梨的脸红红的,她说早在知道她即将和伊藤学姐比赛的时候,她就兴奋的一夜都没有睡呢。可惜在这之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广濑由梨说,这次的比赛她放弃了。她不由得去扶住了她受伤的手臂。但原因却不仅仅是受了伤而已。她想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弹琴了。因为她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目标。

    广濑夫人的死亡对她的打击很大。是她害死的她的母亲。如果她没有那么任性……

    如果不是她私自的跑出去。她的母亲就不会为了追回她而单独跑出去。她就不会遇到滨田英郎先生。而钢琴是母亲一直希望她去学的东西,那里边有母亲的爱。她没有办法承受。

    “我不记得冰帝的人会这么容易就认输。”伊藤朔月很冷漠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广濑由梨愣愣的看向了伊藤朔月。她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伊藤学姐会知道这些?她看了看扶着她的毛利兰,又看了看居然和伊藤学姐组了乐队的其他人。难道是他们告诉她的?

    这一刻,广濑由梨有很多的痛苦。她再也忍不住的就在伊藤朔月的面前大哭了起来。她哭的很伤心,还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这让发现了这件事的人都流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伊藤朔月没有去安慰她。她表情淡漠的就走开了。有些事情真的去想通,只能靠她自己了。如果广濑由梨不是冰帝的学生。她大概从一开始就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说了广濑夫人的事情。伊藤朔月缓缓的低下了头,她的表情有的是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的感觉。她说:“我知道。广濑夫人的灵魂还没有散。”

    平常的话,黑羽快斗可以看见一些死去的灵魂。但这一次广濑夫人的他却没看见。他望向了四周都没有找到。伊藤朔月指了指广濑由梨头上的头绳。“她就在那里。”

    广濑夫人用自己的灵魂,凝聚了所有的力量,用来保护她的女儿。即使是在死亡之后她都不能放心她的女儿。尤其是她还感受到在他们的周围隐藏着很可怕的力量。

    “如果她知道,广濑小姐的心里她是这么重要的话。她一定会很欣慰的吧!”黑羽猜测。

    “是的!”伊藤朔月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她说这是她最幸福的事情。”不过广濑夫人同时也说,她宁愿没有这份幸福。因为她更不希望看见她的由梨这么难过的样子。

    一直都没有沟通的两个人。没想到在其中一个人被害死亡后,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警视厅的直升机终于赶来了。随着直升机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大概和高木警官他们同龄。伊藤朔月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但这个人身上带有的气息她却不是第一次见了。

    『天使禁猎区』事件中的那个人。目暮警官刚要开口介绍什么,不过转瞬他就变得吞吞吐吐起来,最后才说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的孩子。“柴田大辅。”他自己只说了这个名字。

    柴田大辅在一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神就一直放在了伊藤朔月身上。伊藤朔月隐隐的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敌意的感觉。这下子有意思了呢。她微翘起了唇角。

    “他怎么了?”黑羽快斗看伊藤朔月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人的身上,他皱了下眉,询问。

    伊藤朔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转头看向了黑羽快斗,并附赠给他一个很轻松的笑容:“大概是碰到了一位熟人。”这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黑羽同学的眼中则还是写满了问号。

    柴田大辅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刚刚他们这些人出来的那个出口的旁边。他也拿出了一张符。和刚刚的伊藤朔月一样,他的嘴里也在念着什么。但内容好像和伊藤朔月的相差很多。

    在他念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柯南发现那个巨大的石门忽然变成了水直接的掉落到了下方。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把树木变成土的能力,现在是把石头变成了水。

    柴田大辅可以进入到这个房子里。柯南想要跟过去,不过他被伊藤朔月给拦住了。她说:“这里可不是你能应付的地方。你进去的话只能给那个家伙增加负担而已。”

    伊藤朔月说的话并不好听,柯南小朋友心里却明白,她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放心的询问了一句:“底下有这么多的僵尸。他一个人下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他既然敢下去就不会有问题。”伊藤朔月的语气中居然带了浓浓的不负责任的感觉。这不禁让柯南小朋友的头上挂满了黑线。目暮警官恰好听到这句话。他也说了那个孩子很厉害。

    目暮警官很放心把所有的事情都留给柴田大辅。柯南小朋友远远的望着那个出口。他终于放弃了下去的想法。就这样,他们一行人就全都坐上了警视厅的直升机走了。

    在安全的回到警视厅的时候,那些警官们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次的任务也太危险了。他们都还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僵尸。与此同时,悲伤的感觉也在这里生了出来。

    他们这些人虽然都回来了。但他们的同伴这次没有回来的很多。那些人再也没法回来了。

    因为没有等到评审的老师的到来。所以他们这次的比赛大概是以平局落下的帷幕。但他们才刚离开警视厅不久,他们几个就接到了评审老师的电话。广濑由梨已经退出了。

    在离开警视厅的时候,广濑由梨就不见了。伊藤朔月当时看见并没有去管她。而直到这个时候毛利兰才发现这件事。她的眼睛里全是着急:“广濑小姐一个人,她又受了伤。”

    “我想广濑小姐应该很想一个人静静。”世良真纯忽然露出了她的虎牙,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这一天的时间她失去了她的母亲,她从很早的时候内心就不能平静了。

    毛利兰的目光中有担忧。“是这样嘛!”她知道就是这样的。柯南也告诉她这里不会再有危险了。铃木园子也是差不多的意思。毛利兰这才决定不去找广濑由梨了。

    “好像我们总是不能顺利的比赛啊!”边走着,铃木园子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这么一说还真是的。柯南小朋友低头藏住了他自己尴尬的笑容。而走在一旁的黑羽快斗则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贼兮兮的笑容。柯南小朋友有些不爽,但他又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喂喂!怎么连他自己都觉得是侦探气场的关系了?柯南小朋友在这一刻彻底的无语了。

    侦探的确比一般的人对杀人事件更加敏锐。柯南的心里只承认这一点。他想,在遇到伊藤这家伙之后他才第一次见到这种灵异的东西。他的视线不经意的扫到了伊藤朔月的身上。

    这一次她可是在所有事情都结束后才赶来的。伊藤朔月则很无辜的回给他一个这样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