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11.第二百一十一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第一场比赛,他们的对手在路上被人掉了包,以至于他被绑在了洗手间里一整天的时间。第二场比赛,陪同他们的对手去的她的母亲死亡,她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某位大少爷挂着满头的黑线的看着这次的活动报告。而那位金发少女就坐在了他的前边。那个专属于冰帝学生会的巨大沙发上。他说:“他们都说你们一定带有诅咒。”

    “我们这里可是有两位侦探呢!”某位金发少女则耸了下肩,露出了一个很无辜的笑容。

    这两天某位大少爷这里收到了很多学生寄来的申请书。无一例外的都是要求不要分到和伊藤朔月他们一组的。迹部景吾很好心情的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伊藤朔月。

    某金发少女对这些也怎么在意。她只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这可不是谁可以控制的。”

    的确。这次的比赛为了公平起见,所以,一切的比赛顺序都是靠抽签决定的。谁会在哪一步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就连这几所学校负责这些事情的学生会长都没办法控制。

    某位大少爷的‘抱怨’并不是第一个。早在伊藤朔月来学生会之前,她就接到了另外一所学校的学生会长的电话。不过那个家伙主要表达的是对她的关心。

    “广濑同学怎么样了?”伊藤朔月对受了伤的人表示了一下关心。虽然无论怎么看她的样子都没有什么诚意似的。某位大少爷此刻已经走到了那边的窗户前,望向了外边。

    “她只休息了一天就回来上学了。”学生会会长对这种事情很清楚。他的目光放得很远。“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她在昨天已经提交退出音乐部的申请。”

    “这样吗?”伊藤朔月的声音有了一种一切都如她想象中的那样的感觉。只不过,隐隐的从中间还透露出了一点点失望的表情。广濑由梨要想通看起来还需要段漫长的时间。

    迹部景吾回过头的时候,某位金发的少女又不见了。等到上课的时候,他依然发现他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于是,某位大少爷的嘴角非常不华丽的抽了抽。那家伙又翘课了。

    那家伙总是这么忙。迹部景吾知道她是阴阳师。但为了这个总是翘课……

    不止是迹部景吾,他们班上的所有同学,甚至连老师都习以为常了。站在了讲台上边的戴着眼镜的年轻老师他只是看了看那边空着的座位。然后,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上课。

    伊藤朔月的确接了一个委托。是在冰帝附近的某家知名的大酒店。是个很简单的任务。老板说他们的电梯总有一种有人在哪里看着他们的感觉。他希望她能帮他们除灵。

    很随意的走了一会儿,伊藤朔月就到了那家酒店。因为来之前打过了电话的缘故。所以老板一早就在大门的地方等着她了。他的表情殷勤,他说没想到伊藤小姐肯接下这个委托。

    老板想要把她邀请到他的办公室里,好方便他更详细的介绍这边的情况。而某位金发的少女则拒绝了这个提议。她说她已经了解的差不多。这里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就这样直接让伊藤小姐去工作。老板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没说什么。伊藤朔月就走进了这个酒店里。酒店的电梯就在不远的地方。此刻已经被停止了运行。

    伊藤朔月在第一眼看到那个电梯的时候,她的嘴角就挂起了一抹很笃定而自信的微笑。她这次甚至都没有使用符。只是稳稳的站在那里,开始反复的念着一串的咒语。

    这串咒语并不算很长,但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语速,伊藤朔月念了很多遍。在最后她的声音猛的加重了力道。这个电梯上立刻闪出了一道光。然后有个人影显示了出来。

    那人影依依不舍的看向了他们这边。然后,她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就转身离开了。老板在看见那个人影的样貌的时候,他愣住了。有一瞬间他都伸出了手想要把她拉回来。

    那个人影终于消失了。老板握住了自己的手。他这一次很真诚的对伊藤朔月说了一句谢谢。

    她爱他。这是那个人影消失之前唯一的一句话。伊藤朔月用着很随意的口气就把这句话告诉给了那位老板。而老板这一次终于忍不住他心中的感情了。他说他也爱她。

    那个人影是他的妻子。老板对伊藤朔月说。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他就向她求了婚。他们很幸福,在一年后就他们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他们经营着这家酒店,酒店也在他们还有他们的父亲的照顾下,渐渐地比原先还要好。有的时候他没有时间回家的时候,他的妻子会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来这里陪他。

    那是在他们二十五岁的时候吧!他的妻子又一次来到了酒店里。老板当时在最高层的办公室里。他的妻子就这么上了这里的电梯。结果,谁也没有预料到电梯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坏了。

    那个时候已经到了三十层的电梯,整个电梯箱就这样从上边直接掉了下去,它巨大的冲力让这电梯不但到了最底层的地面。还深深的砸出了一个大坑。电梯箱完全变了形。

    因为冲击的关系,当老板带着人把电梯箱挖出来的时候,他们看见的是已经死亡了的他的妻子和孩子。老板就这样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他当着下属的面就哭了出来。

    这件事据现在已经过去十五年了。老板都已经再次的结了婚,又有了一个孩子。但他的心里始终都没有办法忘记那时候的事。没办法忘记那个他爱过二十年的女人。

    原来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老板的心里有了一些的高兴。只不过他也有疑问,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什么都没有发现。偏偏到今年开始,他才感觉到她的存在?

    那是因为……你的生命也即将抵达终点了啊!伊藤朔月的反应就只有这样很轻微的翘起了嘴角,她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给这位老板。这并不是她的责任。她想他也不希望知道。

    没有人想提早知道自己的死期。尤其是……他自己也没能力改变的时候。伊藤朔月只说着把委托费打到她的账户里就可以了。然后,挥了挥手,她就准备离开了这里。

    她并没有走远。就在即将到大门的时候,她就看见毛利父女和柯南小朋友。帝丹高中\小学今天都因为今天是某个他们重视的比赛日而让所有的学生都放了假。

    柯南小朋友很意外在这里碰到伊藤朔月。他露出了个半月眼,把她拉到了一旁,小声的说她是不是又翘课了。还有……她为什么会来这里。伊藤朔月很轻松的表示:“委托而已。”

    这样的说法。柯南小朋友的眼神虽然在一瞬间有些怀疑。不过他最后还是相信了。毛利兰邀请了她也和他们一起。她说出了此行的目的:“爸爸正要见一位委托人。”

    伊藤小姐也是个很出色的侦探。因为某位小侦探的误导。毛利兰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固有印象了。她说有伊藤小姐在,她那个有时候还可以,有时候又很糊涂的爸爸就不用担心了。

    毛利小五郎对毛利兰的说辞很不满意。他半月眼的说,他是鼎鼎大名的沉睡的小五郎。有什么问题是他不能解决的?不过他到最后还是没说出一句拒绝伊藤帮忙的话来。

    在这个过程中,毛利兰对毛利小五郎的能力充分的表现出了她的不信任。而每次破案的时候都会躲在毛利小五郎背后的某位小侦探,他此刻的表情也是嘴角忍不住的抽搐。

    再回来电梯的时候,这里的老板已经不见了。电梯也被重新的启动了起来。毛利兰念着这次委托人所在的房门号。1714。柯南在念出了层数后,踮起脚按下了电梯上的那个数字。

    十七层很快就到了。由毛利兰按下了门铃,结果门铃响过了很久之后,里边依然没有回应。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毛利小五郎还说:他们明明是约在这个时间。

    “里边有人。”某位在他们身后的金发少女很简短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伊藤朔月不再说话了。柯南小朋友回过头看向了她。他的表情有些严肃而紧张。而他从她的表情里却什么都没看到。他最终选择回头,很坚定而认真的让兰姐姐把门踢开。

    现在再去找工作人员需要很长的时间。他们不知道里边的情况,所以一刻都不能等。在柯南和毛利小五郎的鼓动下,毛利兰认真的开始蓄力起来,就这样门在下一刻就掉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