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12.第二百一十二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房间里的确有人。当柯南小朋友和毛利小五郎率先冲进去的时候,他们立刻看见了有三个人呆愣的站在了那里。就连他们几个人的闯入那三个人都完全没有发现一样。

    尖叫声终于响了起来。那个时候,柯南刚好看见前边倒在了桌子旁的女人。他和毛利小五郎都想都没想就跑到了那个女人的身旁。他们想要检查一下这个人现在的情况如何。

    她已经死了。最终毛利小五郎和柯南他们只能摇了摇头。毛利小五郎立刻让毛利兰打电话报警。房间中的另外三个人这个时候才回过了神,唯一的男性问了他们的身份。

    他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当毛利侦探把他自己的名字说出来的时候,那几个人都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他们从毛利侦探的口中得知。他这次是要见他的委托人的。

    那个委托人……原川绪美。就是这次的死者。她的死因是氰/化钾中毒。

    目暮警官很快就赶到了。大概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立刻就开始询问起了当时在场的三个人。“绪美是忽然就掉下去的。我们当时都吓了一跳。”那位男性春田正司说道。

    原川绪美死之前只吃了一口桌上摆着的这些关东煮。那是春田正司和另外一位女性平岩京子一起带过来的。警方很快就从这些关东煮里检测中氰/化钾的成分。

    这个关东煮是他们今早在一个活动的店铺里买来的。因为他们两个都觉得好吃,今天又要来见自她搬到北海道就没怎么见过的原川绪美。所以平岩京子就提议给她打包回去一份。

    关东煮的包装还在。柯南小朋友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口袋。袋子上的标记很特别。只有他们前几天遇到的那个摊铺会有。而春田正司也的确说了:“那家店铺的老板很奇怪。”

    “会说话的狐狸?”目暮警官即使已经见过了这么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在听到这个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还是这怎么可能?平岩京子却给了很肯定的答复。

    “我该早就想到,狐狸卖出的东西怎么可能正常!”平岩京子的样子有些懊恼的说。

    在那家关东煮店的时候,平岩京子和春田正司他们两个也都吃过了。但他们什么事都没有。所以他们就放松了警惕。竟然真的会对那种异类产生了信任的感觉。

    “这个包装袋怎么这么眼熟?”这个时候,毛利小五郎在一旁有些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那个狐狸老板?柯南小朋友不由自主的单手托起了下巴。毛利兰这个时候也想起了那家很特别的店铺。她说:“爸爸!那天我给你带回去的关东煮就是从同一家店里买来的。”

    毛利小五郎听到这个答案后,他一下子变得非常紧张,连他的脸到脖子都变得发青了起来。他不会也中毒了吧!这样的想法很自然的产生了出来。这引得柯南的嘴角抽了抽。

    “关东煮里被放入的不是氰化钾吗?”这一次是毛利兰开口说道。她斜眼看向了她自己的笨蛋父亲说,“如果那位老板真的放了,那么爸爸你不觉得现在已经晚了吗?”

    说完了这句话后,毛利兰很认真的对目暮警官说:“我相信那位老板。他不会这么做。”

    “你也见过那个老板?”春田正司有些不可思议的问向了毛利兰。而毛利兰则回过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他。然后,又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这让平岩京子一下子感到高兴。

    “我还怕有人不相信有那家店铺呢。”平岩京子很高兴的对她说。这种事就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真正的会说话的狐狸。不是戴着狐狸头套的人。

    毛利兰很相信那个狐狸老板。平岩京子却对他深表怀疑。但这不影响,在她知道还有其他的人可以为那个店铺的真实存在而做出证明,这给她带来的由衷的欣喜。

    “狐狸是一种很狡诈的动物。”柯南小朋友看向了那边就站在那里旁观的伊藤朔月。他说出了他自己对这些的认知。“不过……”他翘起了唇角。

    与其怀疑一个距离那么遥远的另外一种生物。柯南小朋友认为,他们身边的这些人更可疑。

    那家关东煮小店的食物并没有毒。这一点毛利小五郎自身就可以证明。柯南以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说出了这个事实。平岩京子刚要反驳,他又加了一句:“狐狸怎么会用氰化钾呢!”

    一只狐狸,哪怕它是只会说话,会做生意的狐狸,它用氰/化钾杀人。这的确是一件很难画上等号的事情。这一下连平岩京子都有些被说动了。“可是……那还有谁……”她说。

    有可能接触这个关东煮的人。警方问了他们这个问题。她说从买回来的时候一直都是她拿着的,只不过中间去了一次商店,她因为换衣服暂时给了春田正司帮她拿了一会儿。

    再然后,他们就在这里会和了。最后的那位女性今泽夏主动的担任起了把这些从包装里拿出来又加热了一下的工作。平岩京子说:别看他们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但只有小夏会这种事。

    今泽夏是个很腼腆、内向的女人。自警方来了之后,她就一直默默的一个人站在了那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她的存在感很弱,如果不是有人提起,都不会被注意到。

    “也就是说三个人都有可能了。”目暮警官思考的有些费力,但他还是得出了这个结论。

    春田正司和平岩京子都是在外边接触的这些食物。有什么证据他们很可能已经处理掉了。但今泽夏是在这个房子里。根据他们的证词在此期间他们没有一个人离开过。

    警方的人很仔细的搜查了一遍这个客房。他们始终都没有找到有什么可疑的物品。这是不是代表今泽夏可疑洗清她的嫌疑了?高木警官悄悄找到了柯南小朋友问了一下。

    “我怎么可能知道啦。”柯南小朋友又一次装起了天真。然而在高木警官离开后,他就看向了那边的几人。有些沉默的严肃。这三个人,尤其是那两个……每一个都很可疑。

    没多久,目暮警官的手下就又有一个人从外边走了进来,他在目暮警官的耳边上很小声的说上了几句话,然后又把他手中看着像是文件的东西交给了他。那人就又离开了。

    目暮警官很认真的又拿着那份文件看了又看。趁此机会,柯南小朋友的头也钻到了目暮警官的前边。目暮警官发现了他也只是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后,就又把责任推给了伊藤朔月。

    “是伊藤姐姐想知道啦。”某位小朋友很小声的回答,让距离他们很远的某人很清楚的听到了。她的头上几乎立刻冒出了几道的黑线。这件事她在刚刚就听到了。

    这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目暮警官甚至直接就问了出来,他露出了一点怀疑的表情对着那边的平岩京子说:“你在上个月曾经受过伤?还是因为被害人原川女士?”

    平岩京子又愣了一下,但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她就又摇了摇头。“这件事不能怪绪美。我们是在回忆小时候那种打闹的时候一不小心才从楼梯上掉下来的。”

    “难道不是她故意推你的吗?”春田正司立刻表达出了异议。他说,“她的脾气总是这样。从小时候就这样了。总是一遇到不高兴的就不管不顾。也不担心回给别人造成多大危险。”

    “你真的是误会她了。”平岩京子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但想到现在那个人已经死去了她又开始变得高兴不起来了。她说,“是我任性了。她在之前还让我注意过好几次。”

    “你也真是太好人了。”春田正司显然不相信她的说法。

    她说的都是真的啊!平岩京子露出了一种很为难的表情。但她的表情里分明就写了这样的想法。那一次是她刚好去北海道。所以去找了原川绪美。而在场的又只有他们两个人。

    平岩京子不知道春田正司为什么会对原川绪美有这么大的误解。这一次连今泽夏都表示出了相同的看法。她的声音怯怯的,说:“不用这么说。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所有的人?平岩京子有些不解的看了看今泽夏,又看了看春田正司。而春田正司为她做出了解答。绪美从小就是那副让人很讨厌的坏脾气。同学们都说她杀死谁也说不定。

    “可现在死去的是她。”平岩京子把话题拉回到这里。她的声音里透着她的难过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