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13.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知道了。凶手就是你。”这是终于‘恍然大悟’的毛利小五郎。他摆出了一副很装模作样的动作,非常肯定的指向了站在那边的其中一位女性。“平岩京子女士。”

    “你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在上个月去北海道的时候,和原川女士发生了争执。”他的语气渐渐从猜测变成了更加的肯定。“在争执中你从楼梯上方掉了下来。”

    “你的右臂到现在还不方便动。我想就是因为这件事导致的吧!依我的推测你当时受的伤很重。你也因此更加的憎恨原川女士。所以在今天原川女士来东京时你动手杀了她。”

    在说完这一系列的猜测后,毛利兰小五郎很夸张的大笑。他正在为他自己的发现感到沾沾自喜。目暮警官很容易就被他的说法给说服了。他看向了平岩京子。

    “不是京子做的。”第一个做出反驳的却不是平岩京子本人,而是春田正司。目暮警官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而他一下子愣了下来,犹犹豫豫的说:“我相信一定不是她做的。”

    “我们是临时决定给绪美带回这些吃的东西的。所以……所以她应该不会提前有准备。”

    “最可疑的人还是那个卖我们关东煮的狐狸。”他把怀疑的对象又转回了原点。“它们和人类接触的这么频繁用人类的东西也正常。我想,它们是随机给顾客下毒的。”

    在此之前并没有类似的案子发生。这是警方给出的答案。“那是因为……”春田正司还在找理由。“可能是其他案子的人并不知道。我记得它们说并不是谁都能看见它们。”

    这么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目暮警官终于又疑惑了。他把目光看向了那边的伊藤朔月。在这里的人中只有他对这些东西最熟悉。毛利小五郎则还认为是平岩京子做的。

    伊藤朔月很轻易的就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她抬头看向了他们,脸上只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狐狸的关东煮小店已经开了几百年。我这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吃了它中毒。”

    喂喂!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嘴角抽了抽,他忍不住吐槽:你们明明说过以前很少有人类顾客。

    这又有什么关系!某金发少女回给他这样一个非常无辜的表情。她说的可的确是事实。而且那两只狐狸也不可能真的杀人。名侦探。这次的案子可又是你该负责的方面呢。

    “你怎么知道这些?”春田正司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问出了这句。他的表情在这一瞬间有些紧张。然后,他才缓缓的收去了这些紧张说。“大概是它们之前做的比较隐蔽。”

    伊藤朔月并没有再和他说话。高木警官则在一旁解释说,“伊藤小姐是有名阴阳师。”

    “阴阳师?现在还有阴阳师吗?”春田正司感到很不可思议。而这换来了目暮警官还有其他人的半月眼:你不是都已经见过狐狸了吗?有阴阳师也应该不会认为奇怪了。

    当目暮警官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春田正司才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表示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只不过,他刚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这么厉害的人真的存在啊。”

    春田正司充分表现出了他的惊讶,还有一点崇拜?可……柯南小朋友很清楚的听出来了,其实只要稍微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的语气里有种不正常的紧张和害怕。

    “阴阳师也不一定什么都知道吧!”这是他最后的想法。“反正我认为那些狐狸最可疑。”

    “不用再说了。”平岩京子忽然开了口,她的左手忍不住的拖住了她不是很方便的右臂。她认真的说,“如果阴阳师小姐说的是真的……那么,我的确是最有机会杀死绪美的人。”

    平岩京子说,她从来都不信任妖怪,但对阴阳师她其实是相信的。或许狐狸的确不是凶手。

    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真正的凶手是谁?平岩京子很痛苦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那些狐狸,那凶手就只能是他们这三个人之一。

    今泽夏和春田正司都对原川绪美有成见。尤其是春田正司。他此刻正在安慰着平岩京子。春田正司说她不要有太大的压力。然后指责了原川绪美死了还给别人带来这么多麻烦。

    “就算是死了,她也是罪有应得。那个女人不仅仅害了你。还害了……”他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嘴。平岩京子狐疑的看了看春田正司。只听他继续说:“听说她还害死过一个人。”

    石原麻纱子。这是从他们很小的时候算起,身边唯一出现过死亡的人。可是正司不该知道这件事?麻纱子死的时候他还没有转学过来。而下一刻她很迟疑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对啊!”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春田正司一下子表现的非常的激动。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因为嫉妒石原麻纱子成绩好,她就把她从学校的天台上推了下去。”

    “在临死之前,石原麻纱子都非常的信任她。我想她怎么都想不到会被她信任的人杀死。”

    “不是这样的。”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忽然开口了。不过还没等他说下去的时候,就又有警官从外边急忙的走了进来。那名警官在目暮警官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就又离开了。

    终于找到了。柯南小朋友在那名警官进来的时候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警方在这段时间做了很多的工作,他们自春田正司和平岩京子停过的那家商店开始依次的往这个地方寻找。所有有可能的地方,垃圾桶、下水道之类的地方他们都找遍了。

    就这样,他们终于在一个比较靠近中间的位置找到了他们想要找的东西。装有了氰/化钾的器皿,而那个器皿大概是凶手认为不会被人找到。所以上边还有指纹没有处理掉。

    指纹显示的人是春田正司。目暮警官开口问他是不是能够把这件事给解释清楚。春田正司终于露出了憎恨的表情。“麻纱子是我第一个喜欢也是至今都最爱的女孩。”

    那时候他们国中。他们是在一个将棋比赛上认识的。因为共同的兴趣,他们很快就恋爱了。石原麻纱子经常会在春田正司的面前提起她的三个好朋友。春田正司总喜欢在旁聆听。

    但有一天,石原麻纱子忽然死了。这是在春田正司打电话给麻纱子找不到人后,他又打给了她的家里,最后从她的母亲口中得知的真相。她的母亲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麻纱子怎么会忽然从学校的天台上失足掉下来?就连春田正司也不相信。他了解麻纱子。那么一个随时随刻都非常细心,又很小心的人怎么会出现这么大意的时候?

    石原麻纱子的母亲说,麻纱子那天是匆匆忙忙跑出去的,她什么都没说,只说今天的晚饭就不吃了。她当时的表情很开心。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那就是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女儿了。

    她那时候一定是约了什么很熟悉的人。春田正司是这么猜测的。于是,他在同一年不经父母的同意就私自转到了他们的那所学校。和麻纱子的几个朋友成为了朋友。

    春田正司没有找到凶手。虽然他中途怀疑过原川绪美和平岩京子。但后来又打消了。

    就这样他们顺利的毕了业。春田正司对石原麻纱子的这三位朋友也用上了自己的真心。他一度认为或许是他太敏感了。麻纱子真的是不小心。他不该迁怒到其他人的身上。

    原川绪美是在毕业三年后搬到北海道的。她那时候说东京她早就呆够了。现在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春田正司和平岩京子、今泽夏他们三个则还留在了东京。

    本来一切都很好的。四个人的聚会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次。而三个人的则更是有时间就会聚到一起。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上个月。平岩京子受了伤从北海道回来。

    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平岩京子虽然一直都说是不小心。但春田正司并不相信。而那个时候的今泽夏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她很小声的表示:幸好京子没像麻纱子一样。

    春田正司当时还装了一下,他强压住了心中的着急,问了今泽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今泽夏她很犹豫。一时间吞吞吐吐的只说了:“她是你转来之前的我们的一个朋友。”

    “她是在某天放学后从学校的天台上掉下来的。不过,她一直都很小心,不该……而就在那天我看到绪美匆匆忙忙的跑回学校。所以……所以京子还活着真好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