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14.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麻纱子是被绪美推下天台的?这怎么可能?平岩京子在这一刻表现出的已经不仅仅是震惊可以形容的了。她几乎立刻就冲到了今泽夏的面前,着急的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今泽夏忍不住向后倒退了一步,她低下了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那时候……那时候我是真的看见绪美回学校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想过正司会去杀人。”

    今泽夏此刻都已经快哭出来了。当年的事情太久,平岩京子都已经记不得石原麻纱子长得什么样子了。她只记得那是他们三个人的好朋友。在她意外去世的时候她们三个都很悲伤。

    原川绪美的表现是最不明显的。但又一次她看见她在一个角落里偷偷落泪,而在她毕业并离开东京后的某一次她去做客的时候,她又无意中说起了留在东京她就会想起麻纱子。

    平岩京子曾经自责过,她们都是麻纱子的最要好的好朋友,但她居然可以这么容易的就忘掉那个人。而麻纱子却能记得这么清楚。她曾经感叹过有绪美这个朋友真的很幸福。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伪装出来的吗?平岩京子有一种深深的被欺骗的感觉。等等……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一切都是从她的受伤引起的。而……“我真的是发生的意外啊!”

    不是绪美故意推的。她在这之前已经强调很多遍了。可始终都没有人相信她。她试探性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麻纱子的事情……会不会……会不会也是一件误会?”

    他们的话说到这里,刚刚被打断了的毛利小五郎终于又开口了。他说:“调查十年前杯户中学一位叫做石原麻纱子的国中女生的死亡真相。这就是原川女士委托我的案子。”

    如果原川绪美真的是当年杀死了石原麻纱子的凶手,她就不会在时隔这么多年后,在他们身边的很多人有可能都忘记这个人的时候,特意委托名侦探来重新调查这件事。

    目暮警官把他的这个看法表达给了眼前的这几个人。而这次的凶手,杀死了原川绪美的人春田正司则彻底的呆愣住了。他杀错了人吗?第一次他的心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他计划好的这一场谋杀……竟然是因为那个人专门来东京见毛利侦探,专门想要调查真相。

    春田正司急忙问毛利侦探。他调查的怎么样了?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认为不正常吗?原川绪美为什么会在十年后才想起调查这件事?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毛利小五郎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回答。但其实这也是非常好回答的问题。他说:“我今天才刚要和她见面,还没开始调查,不过她特别让我调查过一个人。”

    委托人已经死了,这个委托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存在了。毛利小五郎也不比遵守开始和委托人约定好的不把这件事透露给别人的约定。他说:“这个人恰好也在你们这几个人中。”

    在听到了毛利小五郎接到的委托内容的时候,今泽夏的脸色就变得相当的难看。她紧紧的咬住了她的下唇,身体看起来也有些发抖。在毛利小五郎说出她的名字的时候,她险些瘫倒。

    这一下,所有的人目光都定在了今泽夏的身上。今泽夏拼命的摇着头,表示:“不是我。不是我!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正司、京子,你们知道我根本就不敢杀人啊!”

    今泽夏的确不是个敢杀人的人。春田正司和平岩京子对这件事有些肯定。她平时连遇到了蟑螂都很害怕,不敢拍死。怎么可能去杀死一个人?“绪美是想……让我……替她……”她说。

    这件事的真相如何只要去调查就可以了。而这调查结果居然很快就出来了。有几位警察带着他们问的当时的人的记录走了回来。原来是早在之前就被‘毛利侦探’叫去调查这件事。

    他什么时候这么说过?毛利小五郎此刻是一阵的莫名其妙,最后又是用第二人格才算想明白。

    石原麻纱子的父母、当时居住在杯户中学附近的住户、杯户中学的门卫、还有那时候在那里上学的老师、学生还有一些学校的领导。警方的人把他们能联络到得人全都联络到了。

    当然,还有当时这个案子的记录,是被归在了‘意外事故’的那一类里的。尸检的结果还有当时她的遗物记录也还都有保留。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终于发现了有一件事很奇怪。

    石原麻纱子当时少了一样东西。是国中组将棋大赛的冠军证书。她是在当天刚刚拿到的。她当时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了书包里。可在她从天台上掉下去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

    这本不是一件会被人注意到的事情。石原麻纱子的父母在她死后更是把这件事忘记了。为她复仇的春田正司甚至不知道她没把这个带回家。直到‘毛利侦探’特别强调……

    毛利叔叔说:有些东西可能并不引人注目。所以,不管是什么内容都有可能是破案的线索。比如,那位麻纱子小姐是不是曾经丢过什么东西啦。诸如此类的吧!

    只是一个证书,很有可能丢在哪里了。又过了这么多年,他们想找也找不到啊!在有位当时任教的老师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警方过去的人有一瞬间是这么想的。

    “那孩子非常爱那张证书。”那位老师纠正了他们的想法。他的表情里带有了一些怀念。他说:“每一个获得肯定的孩子都会这样。何况,她是那时候学校里唯一一个可以拿到冠军的”

    那位老师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对待着这张证书。这些回忆一下子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他现在已经老了。他满怀感慨的说了一句:“还真是怀念啊!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

    警方的人说这是唯一能找到的线索。可再进行下去的话他们就什么都查不到了。而且这些线索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用。然而这个时候,柯南小朋友抬头天真的说:“这是最重要的线索。”

    “是吧!毛利叔叔。”在毛利小五郎的拳头砸下来之前,柯南小朋友连忙对他这么说道。为了怕毛利小五郎不明白,他还特意的补充了,说:“就是原川女士发过来的那封邮件。”

    毛利小五郎这个时候才想起拿出手机,把昨天晚上原川绪美发给他的邮件又打开看了看。结果他依旧是什么都没看出来。目暮警官这个时候也探头凑了过来。他同样什么都没看出来。

    “毛利叔叔不认为这副画框很眼熟吗?”柯南指了指上边的其中一幅画这么说道。

    嗯?这有哪里眼熟?目暮警官更认真的看着这幅画。然后他又回头看了看他的手下之前调查回来的那些信息。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发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声音。然后又立刻对了对。

    邮件里的图画是人手工画出来的。所以有一些偏差。但只要仔细对照就会发现它上边的花纹和样式和当初石原麻纱子获得的冠军证书非常相似。那个麻纱子死前还拿着的东西……

    今泽夏会把这样的证据留到了现在。这实在是普通人根本就不能想象的事情。平岩京子认出了这幅画的地点。她说:“这是小夏前不久刚刚搬到的新家。这房间就是她的卧室。”

    目暮警官这个时候对今泽夏说,请她带他们去一次她的家里。今泽夏终于笑了出来,有些苦涩又有些嚣张的样子。她说:“不用了。是我把她从天台上推下去的。她当时惊讶极了。”

    “那样的表情好看极了。”有一种疯狂的感觉,就这么从今泽夏的脸上浮现了出来。“她从楼上掉下去的时候,那个瞬间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恐惧。原来她也会恐惧啊!”

    “每次出现在别人的面前的时候,她总是一副很开心的让人厌恶的笑脸。做什么都很好。连这个学校没有人能躲的将棋冠军她也能得到。她不知道她的存在让很多人都觉得碍眼。”

    “不许你这么说她。”趁着在场的人不注意,春田正司的拳头狠狠的打到了今泽夏的脸上。今泽夏的脸一下子就肿起了一大块。“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警方的人急忙上前把他拦了下来。而今泽夏她的手捂住了她肿起的那半边脸,她的脸上却罕见的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你才没有资格。是你帮助了我这个凶手杀死了她真正的朋友。”

    是你帮助了我这个凶手杀死了她真正的朋友。春田正司一下子颓了下来。他……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