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20.第二百二十章

    第二百二十章:

    原来是他!!三重野润的灵魂终于知道了杀死他的凶手。他没有像他之前说的那样,就这么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此刻,就在他的周围,在这一瞬间产生了很多黑色的雾气。

    这种雾气中包含着很强烈的邪恶的气息。这股黑色的雾气把他一下子就提到了天空上去。他也借着它冲向了那个凶手那里。而黑羽快斗发现的时候,他再想追上他已经来不及了。

    黑羽快斗很果断的掏出了他的魔术手/枪。他的表情是怪盗基德特有的严肃还有一些……锋芒毕露的感觉。一枚扑克牌在下一刻就准确无误的打到了天上的三重野润的身上。

    三重野润的肩上破了一个洞。这让在后边已经手下留情了的黑羽快斗有些惊讶。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魔术手/枪。又看了看他那边。那个灵魂居然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连停都没停下过。

    带有了怨气的灵魂很危险。他会不受自己控制的随时杀死活着的人。黑羽快斗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沉重。而就在他的魔术手/枪又一次打出扑克牌前,那个灵魂在天上燃烧了起来。

    燃烧的火焰很快就又熄灭了。这个时候天上已经没有三重野润的灵魂,那些黑色的雾气也随着那些火焰消失了。黑羽快斗看向了在他一旁的伊藤朔月。他很轻松的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伊藤朔月的表情淡漠。但黑羽快斗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是她做的。

    被身边的人杀死这种事情的确值得同情。但这不是他再去杀回来的理由。至少黑羽快斗是这么认为的。已经有一个人死亡了。他不希望再见到第二人在他们的面前被人杀死。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小侦探吧!不论是黑羽快斗还是伊藤朔月,他们都很默契的认为,小侦探一定能够找出真相。所以他们也很乐于在一旁围观。而此刻的柯南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东西。

    怪盗基德的扑克牌。柯南小朋友看了看天上,刚刚那张扑克牌掉落的方向,然后又回头寻找了一下应该就在附近的某个人。他的嘴角抽了抽,悄悄的把这张扑克牌放到了衣服口袋里。

    三重野先生写下的程序被更改过这已经可以证明了。警方把嫌疑的目标锁定在了竹泽多喜子的身上。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有这里的钥匙。不论更改程序还是放置木棍都需要进入这里。

    竹泽多喜子拼命的辩驳着,这件事绝对不是她做的。她根本就不会更改代码。她问现场的这些警官们,“你们刚刚也看见了吧?如果我会这些,三重野先生就不用特别记录这些了。”

    “也不能这么说啦。”这是吉仓拓也。他用着一副非常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竹泽多喜子,他说她更有可能是故意表现出来的不会。否则,三重野那家伙又怎么放心把这里交给她?

    “我看那个孩子比你更有天赋。”吉仓拓也指了指那边鸣宫海。“又是那个家伙的徒弟。既然他必须把他的心血交给其他人的人。我也认为无论从哪里看都是那个孩子比你更合适。”

    鸣宫海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紧张和不好意思的表情。他急忙说:“吉仓先生不要这么说啦。我也没那么好。您也知道,我到老师这里才两年多。老师不放心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个家伙我最了解了。”作为很多年的好朋友吉仓拓也很有资格说这句话。他说,“他并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的本事真的比她强,他不可能不把负责这里的工作让给你来完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竹泽多喜子想要解释。但她张了半天的嘴都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而吉仓拓此刻也认为他这是说中了事实。他说:“你果然隐藏了你的水平。”

    隐瞒自己的能力是为了什么?这当然有很多的理由。不过,此刻还能说话这么犹犹豫豫的样子的就只有一种了。吉仓拓也很肯定的说:“果然杀死了那个笨蛋的就是你吧!”

    “不是我!不是!”竹泽多喜子快哭出来了。有什么东西此刻已经到了她的嗓子里,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而最终她说了另外的一件事:“我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我又怎么会这么做?”

    竹泽多喜子瞒着什么事情。她的解释非但没有帮她洗清嫌疑。反而让她的嫌疑比之前还要更大了。警方问她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她只说了一句想要以后好好的相夫教子了。

    宁愿解释不清都要隐瞒的理由。柯南从她的语言里判断出了这一点。他不由得托起了下巴开始仔细的思考了起来。竹泽多喜子忽然说:“能进到这里的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啊!”

    鸣宫海也可以进来。只要她或者三重野先生到过这里以后他都可以进来。有好几次她都只开了门就临时出去了一小会儿,而那段时间留在这里看着这个机器运行的就是鸣宫海了。

    或者吉仓拓也也有可能。三重野先生邀请过他来这里很多次。虽然他来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有她和三重野先生在。但添加这个很简短的程序用不了多少时间他也有机会做。

    警方问了另外那两个人有没有这么一回事。而那两个人也不得不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可是我是完全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程序。”就在最后吉仓拓也还没忘记附加了这么一句。

    更改程序很可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看起来三个人都有可能了。那么他们能寻找线索的就只剩下了那阻挡了那些齿轮的木棍。凶手至少在今天到过这里边的那个房间。

    这一次依然是他们三个都来过这里。那是他们去乘坐摩天轮之前。吉仓拓也先找到三重野先生的地方就是这个房间。而那个时候他们都在对这些设备进行了一次运转前的调试。

    他们并不是一起到的。这是鸣宫海的说法。他是第三个到达这里的人。他记得三重野老师说第一个来的是竹泽多喜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在他前边的竹泽多喜子。

    吉仓拓也来的时候,他们的确是都在一起的。不过那个时候,三重野先生在仪器的前边查看运行状况。剩下的几个人都在他的身后,而鸣宫海和竹泽多喜子靠的较近。他们没注意其他人。

    他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去那个房间。鸣宫海说,他们在后来才发现那边的门没有关严,还是由竹泽多喜子临走的时候才把那个房门关好的。竹泽多喜子也表示她也不知道门什么时候开的。

    在她打开门的时候,那个房间的门好像还是关着的。在三重野先生来了以后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再这之后她就忘记了。她说:“如果我当时进入仔细的检查一遍就好了。”

    那个木棍放置的位置比较偏里测。竹泽多喜子在外边望了一眼什么都没发现。当时的她什么都没怀疑。她最多就是认为可能是因为有风所以把门给吹开了。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

    柯南小朋友说,“说不定以前也是有人进去过。”竹泽多喜子有些不明白的看向了那个发出着很稚嫩的声音的小孩子。而某位小学生侦探解释,那附近被放过很多次的木棍。

    那种木棍他们都认识。至少竹泽多喜子和鸣宫海他们两个都非常清楚。它们就是被放置在那个房间的木棍而放置它的原因是挑开有些掉落的脏东西。这里有些齿轮的位置毕竟是太高了。

    没想到用来清理阻碍物的东西,到最后却被人当成了阻碍物使用。竹泽多喜子介绍根本木棍的长短他们这里总共有十二根。这么说着她准备带着警察们去查看那些相似的木棍。

    那是那个房间的靠近左手的墙角。竹泽多喜子很快就找到了那里。可是那里哪还有什么木棍?不要说十二根了。现在就连一根都没有了。而整个房间里警方也只找到那两截坏了的木棍。

    大概其他的那些早在失败的时候,它们就被凶手带出了这里。这的确是唯一的可能。如果那个凶手想要不那么轻易被人发现他的杀人计划。他也必须把那些都给清理干净。

    试想,如果摆了一堆的被折断的木棍在这里。在这段时间有人进来的话,这个杀人计划也就很难不被暴露出来了。而把它们丢掉的话,这里放着几根木棍,人是不一定随时都会有意识的。

    十二根的木棍。齿轮上那么多的伤痕。这真是一场非常有耐力和毅力的谋杀。某小侦探想。他的眼镜在这一瞬间又泛起了一道猛烈的强光。他嘴角带笑的看向了其中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