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21.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啊咧咧。好奇怪啊!”又是那个稚嫩的声音。当目暮警官他们警方的人、还有几个嫌疑人都很自然的看向了他的时候,他们看见柯南在一个小桌子前摆了什么。

    是杯子。目暮警官把头探了过去。高木警官也不解的询问他是发现了什么?柯南小朋友则指着其中一个杯子的位置说。“这是门的位置。”

    然后,他又指了指靠近在他自己这边的四个杯子。他依次的指着介绍了起来。“这是三重野先生当时站的位置。这是吉仓先生、这是鸣宫先生,最后这个是竹泽小姐。”

    说到这里,他把代表着吉仓拓也的那个杯子拿起来,他试着用了好几种方法让他移动到那边代表了门的那个杯子的位置。可是无论他用哪种方法他都经过竹泽和鸣宫的面前。

    人的注意力在被其他事情吸引的时候,他们或许的确注意不到周围发生的事情。但这次的位置是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即使当时没有在意。过后回忆起来他们也还是会有些印象的。

    而且竹泽多喜子并没有那么认真,她的脊椎有些问题,如果一个动作持续的时间太长了她会经常活动一下。所以在这样的距离下。吉仓先生没办法保证他不会被竹泽多喜子看见。

    “所以,我认为吉仓先生不是杀死了三重野先生的凶手。”这是双手插在了裤子口袋里看起来非常有侦探架势的世良真纯。她说:“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与机会放下那根木棍。”

    吉仓拓也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得意的表情。他看着那些个警察说:“我早就说我不可能了吧!”

    警方,目暮警官又让高木警官他们实际的做了几次的试验。事实证明,想要在不惊动那边的两个人的情况下从他的位置走到门的位置,还要再回来。这的确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如果凶手不是吉仓先生。”鸣宫海开始猜测了起来。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竹泽多喜子,然后他发出了一些不可置信的声音。“难道真的是竹泽小姐。可这是……为什么?”

    柯南的嘴角轻微的上扬了一点。他很肯定的说:“不会是竹泽小姐。”

    为什么会这么说?警方那边依然搞不清楚状况。柯南让他们回忆一下刚刚竹泽多喜子查询那些代码时候的动作。他说:“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吗?竹泽小姐并不懂这些代码。”

    人的习惯是很难改正的。即使是有意的想要更改她在那之前也会有一点点的反应时间。但竹泽多喜子当时并没有。她先是快速的翻阅,到最后着急时更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对照下去。

    “如果是用惯了代码的人,他们会很习惯的先找到那些关键词。”柯南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然后,他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灿烂的笑脸,对着鸣宫海说:“鸣宫先生不就是这样吗?”

    刚刚,在鸣宫海也帮忙查询代码的时候,他的确是这么做的。目暮警官似乎是回忆起了这件事来。他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鸣宫海。而鸣宫海他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两步。

    吉仓拓也的嫌疑先被排除了。现在竹泽多喜子的嫌疑再被排除……他就是唯一的嫌疑人了。鸣宫海这一下明显是有些着急了。他说:“或许,或许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这些代码并不难。”

    周围的人依然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他的内心有些崩溃。他说:“我也没有理由杀死老师啊!照你们的说法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那我总也要有杀人的动机啊!”

    “你怨恨你的老师吧!”柯南小朋友这一句话就这么简单的从他嘴中说了出来。他并没有等鸣宫海的辩驳,“从刚刚你和吉仓先生的对话。你也认为是你应该继承他的这项工作。”

    柯南的语气在不知不觉中有些加重的感觉。不过到最后,他终于又露出了孩子似的天真的表情和口吻。“我说的没错吧?鸣宫先生。竹泽小姐她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点专业的技能。”

    “你……”怎么知道?他站在那里愣愣的没有再说下去。接下来,他的语言硬是让他给改变了方向。他说:“老师做出的决定我怎么有不听的可能啊!竹泽小姐她也帮了他很多年了。”

    只要咬准了这点。他们就没办法证实他就是凶手。柯南小朋友看着他的脸不由得皱了皱眉。而就当鸣宫海的心中开始得意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有人说:“你不用再继续装下去了。”

    说话的人又是那个装侦探的小鬼。鸣宫海对这个声音表示已经很熟悉了。他有些僵硬的笑了笑说:“小朋友你在说什么啊?我有什么可装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也希望老师能回来。”

    小孩子的表情总是阴晴不定的。柯南小朋友的表情在下一刻就变得很笃定。他说:“警方的调查调查结果也差不多该出来了。”什么调查结果?鸣宫海的表情里透露出了不解。

    警方的人的确很快就来了。他们根据某个女高中生侦探和某个侦探小鬼的提醒下,在被放置了那根木棍的齿轮旁边找到了一些纤维。而这些纤维被证实和鸣宫海今天的衣服上的相同。

    “这大概是在你放置木棍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衣服上。”这是柯南小朋友的猜测。然后他说这个位置最有可能在他的袖口上。他是不是可以把袖口给大家看一看。

    鸣宫海非常着急的翻了自己的衣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可能这是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然后在他看到他的袖口上的确有一处开线后。他想要掩饰一样一只手就把它给挡住了。

    真相就这样大白了。不论他再做什么,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表达出了这个含义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似的松开了他的衣袖。他说:“都是他不好。”

    “我是他的学生啊!唯一的学生。他怎么可以这么偏心?明明在最开始的时候他都已经答应我了。他怎么可以这样?他都已经不想再管理这边。他都不愿意把这工作交给我。”

    “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女人?专业的技术我比她强的不是一点。她那样的人即使真的开始单独管理这边,我相信这个游乐园的老板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会解了她的职的。她根本就做不了。”

    鸣宫海的表情忽然变得稳定了许多。他说:“就像这次不就是吗?她连我更改了这个机器的程序都不知道。呵呵。甚至连机械室都不去检查。否则她也能早就发现我做的手脚了?”

    “像她这样的女人啊!如果让她负责这里的运转,那也是对游客们很不负责任不是吗?”

    柯南小朋友想要说什么。不过这一次目暮警官比他说的还快。他露出了一种很严肃又有些鄙夷的眼神对着他说出了这一句话:“这里好像就只有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

    这同样也是柯南想说的话。鸣宫海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目暮警官继续说了下去。“你这次才是不顾游客的安全。”如果还有其他人也有靠着舱门的习惯。那这次的伤亡就更严重了。

    “这是那个女人的责任!”这一刻的鸣宫海有一种近乎疯狂的感觉。他的语气里是恨、还有很强烈的怨恨。他说:“如果她提前就好好检查。如果……她主动把这个职责让给我。”

    “即使有再大的伤亡。这也是他们造成的!这是对他们的教训。”他最终这么说道。

    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的表情已经非常的冷漠了。他看着目暮警官他们把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负罪感的鸣宫海带走。吉仓拓也的在看着他的背影的时候还流露出了个有些惋惜的表情。

    “鸣宫说的没错。我真的没有做这件事的能力。”竹泽多喜子流露出了一些苦涩的表情。她本来就要辞职了。这份工作本来就会落到鸣宫的身上。而现在她竟然不知该找什么人接手。

    她想离开这里。从很早以前她就这么想了。好不容易她到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对这里或许还是有一点感情的吧!她垂下了眼眸这么想到。

    竹泽多喜子对柯南小朋友还有世良真纯这两位侦探表示了感谢。如果没有他们。她一定不能得到这么好的结果。而这两位侦探在眼中闪过了一阵怀疑之后,柯南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因为他们是侦探啊!这是他们两个给出的答案。侦探都是想要追查真相的。不过,柯南的嘴角缓缓的翘了起来。他们也并非对什么事情的真相都感兴趣。比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