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26.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柯南小朋友什么都没听到。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他都已经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仍旧无法听到里边发出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声音。他只知道里边的人一直都没有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来了。柯南在发现有人接近的时候就赶快离开了那扇门。这让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没有发现他偷听的事情。他们只询问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柯南他刚刚选择的借口是去洗手间。现在却来了这里。铃木园子露出了一个半月眼,很大大咧咧的就问了出来。而柯南小朋友他在一瞬间就找了一个他找不到回去的路的借口。

    这么说着,他的表情上还有了一些不好意思的感觉。柯南还是个小孩子。这又是第一次来到这座豪华游轮上,所以他会迷路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毛利兰一下就接受了这个说法。

    柯南小朋友被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他们带走了。铃木园子说想去甲板上偷偷风。而在这一路上柯南有意无意的询问了‘妹之山残’的事情。他为什么今天也会出现在这里?

    铃木园子对他们从来就不会有什么怀疑。她很大大咧咧的就把她知道的全部事情都告诉给了柯南还有毛利兰。他们铃木财团过几天会和妹之山财团签署一份合作计划。

    妹之山残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做一下最后的商量。柯南小朋友思考着这个新的信息。可他依然不明白伊藤朔月冒充妹之山残的目的。或许她不是为了铃木先生。而仅是想上这艘船?

    园子在这之前就邀请过她了。柯南思考着,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她不暴露自己身份的登船?

    柯南没有思考多久。因为就在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忽然就又听见了一声尖叫声。这很顺利的打断了他的思考。他第一时间就判断了叫声的来源。然后他一个人就跑了过去。

    这是一个杂物室。发出了这声尖叫的是个中年的女人,她是这艘游轮上的工作人员。是为了把刚刚拆下的‘妹之山残’演讲的舞台放回到这里。结果她竟然看到这里有个死人。

    死者,砂田研也。二十七岁。他也是这艘船的船员。第一个发现了这具尸体的那位中年女性神部彩子她很快就记起了他的身份。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但在上船前这里还没有尸体。

    砂田研也是在游轮上的厨房工作的。他的工作之一就是把做好的食物送到有需要的客人的房间。当和他同在一起工作的同伴被通知了这件事后,那个人说他刚刚还是好好的。

    在游轮起航以后,大概是距离现在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吧?砂田研也才从厨房离开。因为有两位游客叫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而在他那次离开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到厨房里来。

    砂田研也的同伴,三岛昂辉。他说他当时在厨房准备午饭。那时候砂田好像和他说过是哪个房间点的餐了。他记得……“我记得是普三的中桥富美小姐,还有特四的须山崎人先生。”

    刚刚的起航酒会并不是所有人都参加了。这艘游轮上的客人还是有不少对这个不感兴趣的。

    目暮警官的警用直升机很快就赶来了。一到这里他们就立刻投入到了调查之中。中桥富美和须山崎人都表示为他们送饭的船员的确来过。送饭用的餐车都还放在那里。

    “那么当时他来的时候有没有可疑的事情。或者你们看没看到有可疑的人经过?”警方问了他们这个问题。而那两个人看起来也真的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遍。最终他们还是说没有。

    杂物室不是第一现场,这是可以十分肯定的事情。砂田研也的衣服有被拖拽过很长一段距离的痕迹。他的致命伤在头部。比较靠后面的位置。看起来是被人从背后用什么击倒的。

    警方一时之间并没有思路。因为都在一个船上工作,所以这艘游轮上的工作人员都对被害人和三岛昂辉很熟悉。有一个人忽然说出了一件事。他昨天听到砂田和三岛发生了什么争执。

    目暮警官一下子就把目光放到了三岛昂辉的身上。三岛昂辉连忙说,他们只是为了一道菜的做法有了些矛盾。他们都是为了能把食物做的让游人喜欢。他们最后也达成了共识。

    “真的就是这样吗?”目暮警官很怀疑的问出了这个问题。而今天到过厨房的其他的船员也表示他们看见那两个人的时候,他们就和平时一样,他们都看不出那两人曾经闹过矛盾。

    砂田研也的遇害时间……和地点。目暮警官想过沿着拖拽的痕迹寻找。不过游轮的地板被清理的很安静。这次的拖拽又没有对地面造成伤痕。所以想从这里下手根本就无从寻找。

    从游客居住的房间,到发现尸体的这个杂物室。这中间的距离不算远。这段路本来就很安静,如果不是外出的游客是不会走到这里的。而那个时候住在这里的游客该回来的也早就回来了。

    警方在此之前就问过了他们。他们都表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警方的人查看了一下这些房间的构建。他们发现这些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的好。房子里边的人果然不会听到外边的声音。

    如果是在这段路程下手的话。是没问题的。而第一发现人神部彩子立刻就洗清了嫌疑。

    在这之前她一直在收拾演讲台的东西。和她在一起的有很多人。他们都可以证实她在这期间不可能有时间来杀人。如果她在原处杀人,她也不可能在这么人的注意下把尸体移动过来。

    那段路程和这一段可不一样。来来往往的人不计其数。她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怀疑。

    到底是谁?那个人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呢?柯南小朋友也在思考。砂田先生对这个犯人并没有防备。这就是说他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杀了他。这么想着他继续仔细的观察着尸体。

    在最后的时间接触了砂田研也的中桥富美小姐,和须山崎人先生最为可疑。除此之外还有三岛昂辉。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厨房。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也没人可以证明砂田没回去过。

    砂田研也的送餐顺序是先去了中桥富美那里,然后才去了理应更为尊贵的客人的须山崎人的房间。须山崎人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还抱怨了起来。这里的工作人员还真是没有常识。

    他是铃木先生邀请来的尊贵的客人。而那个中桥富美她只不过是蹭到了一张最普通的票才能登船的人。结果这里的工作人员竟然还优先送给她。他点的午餐来的时候都已经有些凉了。

    须山崎人说起这件事来,他的语气里很明显的对被害人砂田研也的抱怨。不过,目暮警官呵呵的笑了那么一下。不会有人就因为这种事情杀人的吧!至少目暮警官他是这么认为的。

    中桥富美对这件事也感到很奇怪。她住的是个普通的客房,她对这点很有自知之明。可她是为了什么才能得到那个人的款待呢?“美丽的女士本来就该受到礼待的。”有个声音这么说道。

    柯南沿着声音就看到了从上方遥遥的看向了他们的那个家伙。他的嘴角抽了抽。如果是妹之山残本人说出这句话他会认为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那个人每一次都会说出类似的话。

    伊藤朔月的声音并不是她平时的那种清脆的女声。她这一次用的声音有些低沉,还有一种略沙哑的感觉。其中还包含着一种温柔的感觉。即使见过妹之山残的人也很容易错认成他。

    柯南小朋友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不过,他此刻也看见了就在她身边的铃木史郎先生。他终于在内心里彻底的放松了一口气。很奇怪的感觉。他明知道她不会伤害铃木先生。

    须山崎人突然有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他当然知道楼上的那个人是谁。刚才他在台上讲的那长长的一段话的时候,他可是在场的。可是他就是不满意。他说:“这和是男是女没有关系。”

    “为女性服务是男人的责任。”‘妹之山残’则很理所当然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送给了中桥富美小姐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这一下,柯南小朋友都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妹之山残了。

    中桥富美忽然红了脸。她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以此来掩饰她已经非常羞涩了的表情。而须山崎人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理智,他说:“我早就听说妹之山的公子是女性的支持者了。”

    “不过,这只是你这么认为。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认为。”他的嘴角带起了一些显得很冷漠的笑容。他转头又对铃木史郎先生说,“铃木先生您的手下就是这么对待您的客人的吗?”

    铃木史郎在笑着,不过他自身就带了一种和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的气场。即使现在已经被问到本人了。他也只是说了个很中立的看法。须山先生和妹之山公子说的都很有道理的样子。

    怎么可以这样!须山崎人一下子气急。他一拳头就打到了旁边的‘墙壁’。他的手立刻冒出了很多的鲜血。而其他人只能互相看了看。他们也不知道情况怎么就发展到这个程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