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38.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阵内千义的工作是虚拟成像之类的。如果他想要制造出了一个浅贺兄弟的父亲来,这并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当时在场的人已经说明他们只是远远的看见了那个人影。

    浅贺良次郎从外边回来以后,他很快就去了永冈明信的房间。这是柯南在‘无意间’问出来的答案。他们两个一直都在一起没有分开。直到柯南他们找来告诉他们这件事。

    他回来的时间也不足以让尸体变化到这种程度。阵内千义和浅贺良次郎都有杀害浅贺仁太郎的动机。从浅贺仁太郎的反应来看,柯南小朋友有理由相信浅贺父亲的死并不简单。

    是阵内千义得知了这个情况并加以利用?还是浅贺良次郎他自己的报仇?柯南小朋友的视线落在了那两个人的身上。而这个时候阵内千义问毛利小五郎他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凶手是幽灵。这种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已经因为同伴的死很悲伤了。他们不想再一直面对好朋友这残破不堪的尸体。毛利小五郎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似乎的确是这样。

    就这样,几个嫌疑人准备回去自己的房间。柯南小朋友想要阻止,他立刻装出了小孩子的样子表示。“可是,朔月姐姐刚刚跟我说了,这座房子里并没有幽灵啊!”

    柯南小朋友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伊藤朔月。而伊藤朔月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一样她的脸上带有一点不明显的微笑,她很有些无所谓的告诉他们,“就像柯南说的那样。”

    这是真的吗?阵内千义第一个表示出了质疑。安倍小姐的名字他在很早以前就听说过。日本数一数二的阴阳师。还有人说能够让她出面那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可现在……

    “这是一件谋杀案。”柯南、毛利小五郎还有铃木园子三个人同时说出了这句话,只不过后两个人的语气是有疑问的。那两个人纷纷的开始摆出了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思考着这次的案情。

    灵异的事情,毛利小五郎还有铃木园子他们已经不会再怀疑伊藤朔月了。他们已经跟着见识过很多次她的厉害。铃木园子只思考了一小会儿后,她就放弃了,把目光投向了毛利小五郎。

    外人作案的可能性被他们提了出来。他们依然不相信他们之中有人会杀人。但不由自主的永冈明信的目光都看向了阵内千义。他的眼神分明在说:告诉我们仁太郎不是你杀的?

    “我说你们啊!也太容易被引导了吧!”阵内千义边退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说这次或许就是安倍小姐失误了。她没发现隐藏在某个地方的幽灵。你们不是也都看见了吗?

    “我不认为我会出错。”有些冷漠的声音。阵内千义不由自主的看向她的时候,他看见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些淡淡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本身就显得冷漠,还有一种让人感到害怕的感觉。

    这……阵内千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不是凶手。他不是凶手。他的心里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但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两位高中女生也纷纷表示他们相信伊藤小姐的能力。

    “这么说……真的是千义了?”永冈明信不确定的问出了这句话。他们之中,他肯定是没有杀人的。而良次郎也不可能。他和仁太郎是双胞胎的兄弟。从小他们的感情就像是一个人。

    “良次郎先生是不是和你们的父亲长得很像啊?”柯南小朋友双手抱着自己的后脑勺。看起来一副天真又骄傲的样子。而永冈明信则第一个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小弟弟。”

    浅贺良次郎的脸色变了。柯南小朋友很天真的表示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吗?然后他的表情猛的转的严肃了起来。就这么凭空的看起来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说:“你要装成他也不难吧?”

    他们的父亲长得简直和他们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除了他的面容里比他们多了一些风霜的痕迹。而这些化妆起来并不复杂。“这不可能!”永冈明信第一个站出来很坚定的说出这句。

    他是最相信浅贺良次郎无辜的人。这一刻连浅贺良次郎本人都没有他那么有底气。他沉默的站在一旁不说话。而永冈明信拽了拽他的衣袖。他让他解释清楚。他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

    “你们的父亲的死亡并不是意外吧?”依然是那副天真的表情。但他说出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天真。浅贺良次郎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他只说他当时并没有在现场。

    这……永冈明信忽然觉得这些事有些搞笑。怎么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在他的身边就有可能出现这么多的杀人案?这怎么可能。他一副不要闹了的表情说,“侦探游戏不是这么玩的哦。”

    毛利小五郎的拳头又要砸到柯南小朋友的头上。柯南凑巧的往前一走错过了这个拳头。他看向了那边的浅贺良次郎。然后,用一种难以捉摸的语气说:“良次郎先生可没有否认呢!”

    “那么……”永冈明信看了看浅贺良次郎。浅贺良次郎现在的脸色不太好。他说:“如果说良次郎杀仁太郎是为了替他们的父亲报仇?仁太郎呢?他又为什么杀他的父亲?”

    警方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到。他们这里又不能和外边联系。这让柯南小朋友的信息收集的还不够充分。柯南小朋友顿了一下。而这时伊藤朔月却说话了。“如果是因为财产呢?”

    柯南小朋友看向了伊藤朔月。伊藤朔月只把一份资料丢给他后就什么都不说了。柯南小朋友并没有考虑他就开始翻起了那份资料。浅贺的父亲有一个有着很不错效益的公司。

    “浅贺伯父只有仁太郎和良次郎两个孩子。他的财产迟早是要留给他们的。他没必要因此就杀了他的亲生父亲。”依然是永冈明信。他很直白的问出了他的疑问。这件事他想不明白。

    “难道……”永冈明信忽然指向了浅贺良次郎。他说:“难道他连你都想杀?”

    浅贺老先生想要把他的财产都捐给福利机构。在他‘意外’死亡之前,他曾经和一家他经常资助的福利院商量过这件事。不过一切都处于初步设想的阶段。距离定下协议还早得很。

    浅贺伯父是个很好的人。这的确是他有可能做出来的事情。永冈明信问伊藤朔月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伊藤朔月她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漠的笑容表示,这是必要的事前工作。

    既然接下了委托,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准备就直接前来。况且这些准备对她来说又不困难。

    浅贺良次郎笑了。他看向了一直以为最信任他的永冈明信。他说,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暴露。他从一开始就不太希望永冈找阴阳师。但他也有自信不会出差池。

    真正的凶手就是浅贺良次郎。这件事连阵内千义都没有想到。他刚刚看到明信那么激动。他还以为……还以为是明信杀的仁太郎。“你们的关系明明那么好……”他很感慨的说了这句。

    浅贺良次郎的眼睛里有愧疚,他说他的哥哥一直都对他非常好。就连到最后他都没想到要杀害自己。但他不能容忍。他说:“他就像被恶魔附身了一样。他先杀了父亲,又要……”

    “又要……?”你不是说他没想杀过你吗?永冈明信的表情露出了一些迷惑。而浅贺良次郎又一次闭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嘴角还是弥漫着不散的苦笑。“他还想杀你们。”

    扮成父亲的样子吓唬哥哥的人的确他。但浅贺良次郎并没有想到他的哥哥竟然想到用这个机会杀死永冈明信和阵内千义。“这样我们刚好可以把这个罪名推给那个老头子。”那时他说。

    今天就是他们计划杀死那两个人的时间。他们分别分成两路回来。按照浅贺仁太郎的意思是他们两个都从那扇窗户悄悄潜入进来。那边有棵大树他们想要进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浅贺良次郎也是直到今天他才下了要杀死他的哥哥的决心。他没有按照他哥哥说的,而是找了一件他自己的和他哥哥同款的衣服走进了这个旅店。他只要摆出冷漠的样子快速走过就好了。

    当浅贺仁太郎看见良次郎是从门进来的时候,他先是吃了一惊。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他在浅贺良次郎的耳边说出了那两个人现在所在的位置。他甚至把刀子都直接递给了浅贺良次郎。

    浅贺仁太郎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当那把刀子落在了浅贺良次郎的手中的时候,浅贺良次郎猛的就把刀子插到了他的脖颈上。而那时的浅贺仁太郎他只有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