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39.第二百三十九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浅贺仁太郎可以为了财产杀死他的亲生父亲。那么,他当然可以为了相类似的理由杀死他的好朋友。永冈明信和阵内千义互相看了看,他们的眼睛里都透出了一些的复杂。

    为了这样的人杀人。他们都替浅贺良次郎感到不值。尤其是永冈明信他这会儿居然有了一种很后悔的感觉。他为什么要请来安倍小姐。如果她没有在这里的话……

    如果没有安倍小姐。浅贺良次郎杀死他的哥哥的事情或许就能被隐藏下去了。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厉害。他们甚至认为他身边的那个小学生还要更厉害一些。

    警方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告了一个段落。警方的人又在距离这家旅店不远的地方挖出了杀害浅贺仁太郎,还有分割他的尸体用的工具。

    他们去抛尸的现场,还有它隔壁的那个淋浴间。淋浴间的浴头直到现在还在滴着红色的液体。一滴、两滴,就这样缓缓的落在地上散漫开来。看着有一种凄厉的美丽。

    只要想到这些液体曾经落到自己的身上。毛利兰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即使她后来又用清水冲洗了身体。但那种遍布全身的并不算浓的血腥的感觉就像是还在身边一样。

    铃木园子则比她稍微好一点。她没有真的接触到那些红色液体。但只要想到那些水也是和这个尸体相连的话,她的感觉就相当的不好。但此刻她还是主要负责安慰看似正常的毛利兰。

    浅贺良次郎在这之前就已经对他们两个,尤其是毛利兰表达了歉意。他没想到今天这里会又有客人。如果按照平时水的用量,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快用到第二桶水。

    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这是毛利兰十分坚定的给出的答案。但无论如何只有杀人是不对的。浅贺良次郎听着她的话诧异了一下,然后就是长久的苦笑。他当然知道啊!

    浅贺良次郎是被逼无奈才杀的人,如果他不杀他,那么死的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了。他不能让他杀害更多的人了。即使他要为此付出足够昂贵的代价。他也绝对不会对此感到后悔。

    他的朋友对他也很好。他可以挽救两个人这就足够了。他就这样看着那两个人。而阵内千义也切实的想过替他把这个罪名揽过来。但这一切在警方找到那些作案工具就宣告了失败。

    就这样,浅贺良次郎被警方的人带走了。在他离开前,他还把他哥哥和他研究出来的关于宝藏的秘密告诉了给了他的那两位朋友。虽然这并不足以让他们找到宝藏具体的下落。

    其实还是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的吧!毛利兰始终是这么认为的。杀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是救人的唯一的办法。但这一切都已经晚了。毛利兰的心里只有为他们感到的难过。

    永冈和阵内拿到这个秘密的时候,他们都面面相觑的。最终他们决定帮浅贺良次郎找到宝藏。他们对这些宝藏其实并没那么大的执着。他们只等到浅贺良次郎出来的时候把这些全交给他。

    他们之所以会来这里寻找宝藏。这全都是因为浅贺良次郎。他们是朋友。即使他那个哥哥很恶劣。这都不影响到良次郎本人。而这次良次郎更是为了他们才犯下这样的事情。

    宝藏的地图是充满着暗号似的东西。浅贺兄弟解开的是中间的一部分。以他们的头脑想要完成这件事似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永冈明信居然找到了柯南小朋友。他让他帮忙看一下。

    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学生啊!柯南小朋友在听到他们的要求后,他立刻装作很可爱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去看了那些令他们所有人都感到头疼的暗号。边看着他边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侦探的好奇心让他对这样的谜题非常的感兴趣。不过没多久,柯南小朋友就被毛利小五郎催着离开了。他们好不容易知道这里的具体方位了。该怎么离开这里的路他们也搞清楚了。

    永冈明信顺势的让毛利侦探帮他们。他在说了一大堆的好话,又承诺了一大笔的委托费之后毛利小五郎已经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他几乎立刻就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委托。

    柯南小朋友还在思考,毛利小五郎也拿过了暗号,不过某位糊涂名侦探他很明显的皱着眉,一副完全搞不清头绪的样子。与他比较起来,某位小朋友看起来很明显的感觉到靠谱了许多。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柯南在思考了一段时间后他的嘴角挂出了一个很笃定的笑容。一直注意着他的永冈明信和阵内千义没有错过这个笑容。他们两个也都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

    柯南小朋友在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以提示的方式让毛利小五郎说出答案。虽然中途说错过两三次。但总算是成功了。当那个正确的提示被毛利小五郎说出来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藏宝的地点距离这里并不远。只要过去前边的那个树林就能到达。于是,他们也就实际的去验证他们的推理是不是正确。而在那个地点他们果然找到了一个有着暗道的地面。

    打开了暗道。下边是一个很宽敞的地下空间,他们又往里边走了一段路程。然后前边又出现了一个石门。由永冈明信操作,他按照刚才得出的密码一下子就把这个门给打开了。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宝藏。他们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一切,这些财宝的价值,不要说浅贺良次郎一个人,就是再多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也足够他们可以很好的生活几辈子的了。

    传说这个宝藏是永冈明信的先祖所藏。他因为认为自己的孩子们都太过无能,所以就把他所有的财产藏在这里,只丢给一个暗号信给他们。当他们能够解开这暗号时他们才有资格继承。

    永冈明信把这件事瞒了下去。他从一开始就说是他意外得到的藏宝图。而现在,当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全家福的时候,他的心里和表情里还是忍不住动容了起来。

    他依然没有资格继承这份宝藏。这里并不是他自己找来的。但他会把这些宝藏送给一个很好的人。他让您的子嗣没有因此断绝。所以送给他您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满吧?祖先大人。

    柯南小朋友恰好看见了那张全家福。照片中的那个男人长得和永冈明信很像。他默默地看了看永冈明信后什么都没说。有些事情,既然当事人不愿意说出来,他也不会干涉他们的选择。

    毛利小五郎的确这一次顺利的收到了巨额的委托费。他们开开心心的离开了这里。如果不是因为迷路,他根本就不会赚到这么多的钱。这一刻他觉得他的迷路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他那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不用说话周围的所有人就都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露出了一个半月眼,而柯南则在心里默默的吐槽,解开暗号的人明明是他才对。

    在离开这里之前,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本来打算邀请伊藤朔月一起的。但她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离开了。是在他们离开去寻找宝藏的时候?柯南记得他在思考暗号时那家伙还在。

    毛利兰的脸上流露出一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他们应该更早问她。他们又解暗号,又去寻找宝藏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伊藤小姐肯定不会等他们。铃木园子则说她本来就是这种来去无踪的人。

    就像是她的基德大人那样。铃木园子就这么花痴了起来。而在一旁的柯南小朋友,他的眼睛只能变成半月眼,他默默的吐槽了一句。这女人还真是随时都会想到基德。

    直到这个时候,铃木园子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她特意安排的这次旅游的地点。豪华的温泉之旅。她一下子就觉得这个旅游一点都不好玩了。之前淋浴的事情显然让她有了一点点的心理阴影。

    柯南小朋友看见她忽然换了一副脸色,他又是拿出了他那副小孩子的声音问她是怎么了。而在她说出的同时,毛利兰的脸色也隐隐的有些不好。不过被她很快就掩藏了下去。

    毛利小五郎立刻停住了车。他回头问向了毛利兰。毛利兰则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表示她没有关系。她甚至还能开玩笑的说,总不能因为遇到一次这样的事情,以后就都不洗澡了吧?

    而且杀人的案件他们已经太多了。最后这一句毛利兰放在了心里什么都没有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的记忆渐渐的变得悠远了起来。好像在新一还在的时候,她的生活就是这样了。

    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小朋友的脸上还是不约而同的写上了担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