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48.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止见山和美。这家海底餐厅里的所有人,无论是毛利兰他们这一行人,还是后来赶到的警方的那些人。他们中难免也会有水性不算太好的。海水这么泄下来谁都没法保证安全。

    代田顺子从始至终都只是想保住她自己而已。当眼前的这一切都被别人揭穿了以后,她的表情中更露出了疯狂的感觉。她说,如果能够死去的人越多越好。这样就没人知道她杀了人。

    他们所在的位置仿佛在移动。柯南小朋友隐隐的有这样的感觉。可是他四处的看了看,又什么都异常都没发现。直到大概五分钟过后,他忽然发现了他们周围的环境变了。

    这里不是他们刚刚在的海底餐厅的一层。而是一个一块不算大的浮岛。结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伊藤朔月给撤了。目暮警官确定了一下位置后,他又联络了警视厅的直升机过来。

    海底餐厅已经彻底的被摧毁了。在这座浮岛上他们都可以遥遥的望见那个已经开始下沉了的房子。所幸,那座餐厅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这一次他们不会有更大的伤亡情况了。

    警视厅的直升机很快就赶到了。这座小岛并足以让直升机降落。他们只能把梯子放了下来。然后他们一个人一个人的爬了上去。包括代田顺子。她被警方严密的押着上了这才直升机。

    代田顺子在中途不是没试过逃跑。下边就是大海,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她有足够的自信能让她自己平安。可是,警方的人看守的太严密了。她根本就找不到哪怕一个机会。

    就这样,代田顺子被警方给带走了。毛利兰和见山和美他们也被警方带了一程。当他们下了警视厅的直升机的时候,见山和美给负责他们这次比赛的老师打了电话。说了这边的情况。

    他们已经不可能再继续比赛下去了。有一位队员死亡,另外一位队员涉嫌杀人被警方的人给带走了。他们整个乐队还剩下的人就只有见山和美和他们的键盘手河本裕美两个了。

    毛利兰他们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感到意外。而这个时候,见山和美很有礼貌的向他们鞠了一躬,她表示,她之前误会他们了。她对她的行为感到抱歉,还有谢谢!

    见山和美对灵异的事情懂得不是很多,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步,她已经亲眼看见了这么多的事情,有些东西她还是能够懂得。她知道是他们救了她。救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

    关于他们这支乐队的传说,如果说在这件事真相大白之前,她还对他们抱有怀疑。但现在她是真的信了。这些都只是偶然。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不凡。所以他们总能够赶在最早的时间发现。

    杀人的人是代田顺子。他们的队友。见山和美在心里把这件事又郑重其事的告诉了自己一遍。她最后露出了有些无所谓的表情。她祝福他们的对手。希望他们能够出现在最终决赛的现场。

    现在乐队组没有输过的就只有两个了。见山和美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他们。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或许按照积分算的话,他们保证其他场的胜利还有可能。可是他们一下子也集不齐人了。

    铃木园子首先给他们一个非常有自信的表情。她那自信满满的样子表示他们绝对绝对会获得胜利。见山和美特意看了看伊藤朔月。她什么反应都没有。她笑着说她会去决赛的现场。

    见山和美是和河本裕美一起离开的。在走开了他们的视线范围的时候,河本裕美出声安慰起了她的朋友。而见山和美此刻的眼睛里已经湿湿的。为了比赛,也为了这次悲惨的案件。

    那两个人,她曾经都把他们当成了很好的朋友。即使知道他们中间有些矛盾。但她出于私心还是希望他们都在她的身边。她从来都没想到他们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想到代田还想……

    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这让她很委屈。她的心也觉得很疼。河本裕美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只能望向了天空不自禁的也开始叹起了气来。其实她又何尝想到过?这样的情况。

    毛利兰他们并没有立刻离去。她远远的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直到铃木园子都开始叫起了她。她才有些不确定的说,她总觉得见山小姐很伤心的样子。铃木园子表示她多心了。

    又一次的不战而胜。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很顺利的进入到下一轮比赛,甚至到达决赛的现场。

    诅咒真的存在吗?即使有了见山和美的道歉。毛利兰也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或许并不是他们每次比赛都会出现意外。毛利兰心里很清楚,他们无论去哪里,哪里都会出现命案。

    毛利兰不自觉的拿出了新一送给她的护身符。那个护身符放在手里仿佛就有一种让人特别心安的感觉。然后,在下一刻她似乎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她很坚定的走向了伊藤朔月。

    柯南小朋友当时正看着他的兰。而对于毛利兰此举他完全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看见兰走到了伊藤那家伙的身边。然后,她对伊藤朔月说了什么。伊藤朔月回了她一个笑容。

    “这不是诅咒。”伊藤朔月没有告诉柯南小朋友,她却把这件事很真诚的告诉给了毛利兰。她说这只是一种巧合。如果没有人有杀人的想法。即使一下子来多少个侦探都不会有作用。

    毛利兰愣了一下。伊藤朔月又补充说,就像是你和你的那位青梅竹马。他在学校的时候你们也并不会每天都遇到命案吧?毛利兰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每次的命案都是他们离开学校的时候。

    “这样不就对了吗?”某金发少女的表情是那么的自信和笃定,让人忍不住就要去相信她。她告诉她,那是因为在他们的学校没有那么多想要杀人的人。所以可以这么平安无事下去。

    这一次,毛利兰心中的烦恼终于散去了一大半了。她笑着对伊藤朔月表达了感谢。有时候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毛利兰明明比伊藤朔月要大两岁。而伊藤朔月却能给人更可靠的感觉。

    毛利兰很轻松的回到了原先的位置。铃木园子和世良真纯都对刚刚的事情感到好奇。他们询问她到底和伊藤小姐说了什么。而毛利兰只是露出了个神秘的笑容。对刚刚的话绝口不提。

    在这里的人,除了两位当事人之外,听见他们谈话内容的就只有黑羽快斗了。他也选择了什么都没说。而他的表情中则写满了和伊藤朔月的默契。伊藤朔月也回给他一个默契的眼神。

    柯南小朋友对他们的话题是好奇的。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直在说着他是个死神的家伙,会和他的兰说出截然相反的话来。他现在知道的只有兰的心情又变好了。这对他就足够了。

    这里又是警视厅的外边。他们这一行人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他们没走多远,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这两个住的比较远的就向他们告辞了。这一次的比赛又结束了。他们又有了多余的时间。

    快斗哥哥和朔月姐姐在一起!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小孩子很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他们悄悄的就打算跟踪那两个人去。他们两个这次会不会有什么进展。小孩子都非常的好奇。

    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发现那几个小孩子不见了的时候,他们的头都感到有些疼了。尤其是柯南小朋友。他只能随便的找了一个借口对毛利兰说要先离开一下。还好毛利兰并没有多问。

    柯南小朋友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毛利兰早就感到习惯了。就连铃木园子她也就只有露出了一个半月眼表示这个小鬼总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而世良真纯她只是露着她那可爱的虎牙。

    世良真纯当然知道他和……那个小女孩去做了什么。因为,她几乎和那两人同时就发现了。那几个小鬼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事情。灰原哀。她的笑容有一点爽朗的感觉。

    某位女高中生侦探并没有继续想下去。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已经向前走了一段了。大概是因为发现她掉队了。铃木园子还回头叫了她一声。而她只是笑着快步追上了他们两个的步伐。

    少年侦探团只是几个普通的小孩子。他们想要跟踪的人还不是普通的人。这让他们的行动很快就被那两人发现了。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彼此看了一眼,他们不知不觉就放慢了步伐。

    这几个小鬼……不约而同的,两人都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小孩子的好奇心一向和侦探一样麻烦。这是他们一致的想法。尤其是在他们感觉到某位名侦探也追过来的时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