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50.第二百五十章

    第二百五十章:

    因幡真弥没有回家。当织部实名到了她家的时候,她的家里就只有她的母亲一个人。前段时间他们两个的关系变得很好。所以对于她的到来,因幡夫人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织部实名问了因幡真弥的事情。因幡夫人说她不是上学了吗?这个时间不是该在学校的吗?这让织部实名感到一小儿诧异。她立刻改口说因为他们学校放假,所以她以为真弥也……

    这么说着,织部实名还表现出了一些不好意思的感觉。因幡夫人笑着说,这不要紧。她小的时候也经常会忘记这些事情。她问她有什么事吗?等真弥回来她会帮她转告。

    织部实名恭恭敬敬的说,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想约真弥一起去图书馆。既然她今天没放假。那么就算了。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这么说着,她向因幡夫人告了辞。

    其他的人都等在了外边。在见到她出来的时候,‘日之原革’第一个上前询问了她的情况。她有没有看见因幡真弥。而织部实名只能很失望的摇了摇头。真弥她看起来并没有回来过。

    除了这里她还能去哪里?织部实名一下子没有思路。‘日之原革’安慰她,他们一定可以找到因幡真弥的。而这个时候,柯南小朋友抬头看着那边的大树。他忽然露出了一个笃定的表情。

    “真弥姐姐已经回来了。”很稚嫩的声音就这么在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是柯南。织部实名一下子就找到了这个声音来源。她的表情有不解。她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经过之前的了解。织部实名对柯南小朋友的能力有了一定的肯定。他是个侦探。非常出色的侦探。他或许能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事情。而柯南指了指地面上的落叶,还有那棵大树。

    这些落叶是以一种很不自然的样子分布的。今天这附近并没有发生过足够造成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大风。而那棵大树的位置,只要稍微向前一点就能很轻松的到达它前边的那扇窗户。

    那扇窗户到现在还是打开着的。织部实名顺着他指向的方向望过去。她说那扇窗子的确就是真弥的房间。但她有什么必要非要以这种方式回家吗?这一点织部实名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就在织部实名这么思考的同时,柯南小朋友和‘日之原革’那两个人已经爬到了这棵大树的顶端。某个小学生的动作要更敏捷一些。他一下子就从这棵大树上跳到了那个房间里。

    因幡真弥果然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柯南小朋友一进来就看见了她。她正坐在她自己的床上,一副呆呆的样子。她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这副样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任人控制的人偶。

    其他的人也陆续用了同样的方法进入了这个房间。因幡真弥她照样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连织部实名和日之原革站在了她的面前她都没有反应。这让那两个人又不由得交换了目光。

    她跟刚才的样子又不一样。织部实名把这件事告诉给了最后才赶到的伊藤朔月。真弥她刚才是在认真的想要杀了她。她切实的感觉到了,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他们真的没有办法……

    “她只是陷入了自己的思想里了。”伊藤朔月很简单的告诉给他们这一个答案。而这个思想就是能够控制她的原因。伊藤朔月并没有说出这后一句话。还有是什么人控制的她。

    伊藤朔月什么都知道。黑羽快斗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而江户川柯南他则已经搞不清楚了。那家伙总是会这样。只有织部实名更着急一些。她询问这样下去,真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并不会!这是伊藤朔月很轻松的给的她的答案。不过她最好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她的存在会让因幡真弥的思想更加的激化起来。等她清醒的时候,她大概又会变成刚才的样子。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句话是日之原革说出来的。他们本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解决这件事。而这只换来伊藤朔月轻微的摇了摇头。她的嘴角依旧挂着笑意。“这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靠她自己?织部实名愣愣的,她完全没搞清这是什么意思。这一回是柯南小朋友帮她问了出来就这么很自然的仿佛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一样的说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她上次为什么去的地狱吗?”伊藤朔月并没有回答柯南小朋友的问题。她反而就这样抛出了另外一个。柯南小朋友的脸上写满了理所当然。他当然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误会不是已经解开了吗?这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柯南小朋友他理所当然的最自然的反应。然而,他知道……他什么都不再说了。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怨不是能这么容易消除的。

    柯南小朋友的表情里已经是一副明白过来的样子。织部实名却不明白,或许她也根本就不想去明白。她只有把她的问题问出来。为什么?她明明都已经感觉到真弥已经不再恨她了。

    因幡真弥的恨和嫉妒从来都没有消失。只不过因为上次织部实名那么拼命的救她,让她一时产生了感动的想法。而这种感动暂时压制住了那种负面的感情。它一直在试图挣扎出来。

    这个契机,发生了什么令她再一次嫉妒织部实名的事情可以。有另外的人故意对她的感情进行引导这同样可以。而这一次,因幡真弥的情况是第二种。这让她更难脱出这个情绪。

    既然原因在她。织部实名一下子就下定了决心。她不会离开这里。她凑近了因幡真弥的身前。对着她表达她所有的感情。她要唤回真弥。她要努力的唤回她这个最亲爱的妹妹。

    织部实名的声音很轻,很柔。让人听了就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再加上她真情实感的说着这么些的话。这应该可以让因幡真弥恢复正常。然而,因幡真弥的表情却越来越痛苦了起来。

    她的痛苦,织部实名很快就注意到了。她一下子就停止了她所要说的一切。她回头去看其他的人看看他们又没有什么意见。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第一时间就看向了伊藤朔月。

    某金发少女并没有什么反应。看起来就像是她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一样。柯南小朋友这样才又把头转了回来。他自己的右手不自觉的放到了下巴上。他说织部姐姐可以继续试试。

    这或许是因为她的呼唤起了作用。柯南小朋友回忆着刚才伊藤朔月的解释。既然她是她自己的怨恨所纠缠。那么,织部实名的声音或许已经传递到了她的思想里。她正在和自己斗争。

    日之原革也认同了柯南小朋友的想法。织部实名想了想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她一下子又有了动力。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她让她自己的想法可以更好的传达给因幡真弥。

    织部实名说了很多的话。因幡真弥或许是听见了,她在中途有好几次都变得非常痛苦的样子。即使再不忍心,织部实名也继续了下去。直到她一个人静静的说了将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因幡真弥忽然站了起来。这一举动让就在她身边的织部实名吓了一跳。然后,她立刻就关心的向因幡真弥询问她的身体情况。而下一刻织部实名就被柯南和日之原革两个人给拉到后边。

    织部实名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而在她停稳了之后,柯南小朋友指向了那边因幡真弥的手中。那是一把用冰做成的刀。它现在的位置已经是刚刚织部实名她站立的位置了。

    如果她没有被拉开,那把冰刀此刻就会插到了织部实名的心脏上。织部实名有一种很疲劳的感觉。她失败了。真弥没有被她唤回来。她该怎么做才好?她求救的看向了其他所有的人。

    织部实名对柯南小朋友表达了感谢。还有日之原革。他们都很厉害。一下子就看出真弥还没有恢复。柯南小朋友只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脸。因为织部姐姐太关心真弥姐姐了所以才会……

    因幡真弥刚才的表现的确是足够明显了。她眼中的仇恨和嫉妒的感觉,即使是隔着他们很远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看见。日之原革甚至都能直接感觉到她的怨恨。连那把刀都不需要看到。

    织部实名此刻被日之原革护在了身后。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中间那个拿着冰刀的人。因幡真弥也在注意着他们。这个不算大的房间里就这样弥漫着一种大战即将爆发的气息。
Back to Top